新疆棉的中西價值衝突

王欽
·3 分鐘 (閱讀時間)

幾家服裝品牌的抵制新疆棉運動,引發大陸網民的不滿,迅即掀起抵制風潮,當然,接續而來的自然也是西方世界的揶揄和諷刺,彷彿已經成了西方詆毀大陸的慣用套路。

事件的起源來自於澳洲智庫的報告以及個別媒體的報導,這些文字都指向所謂強迫勞動,據說那份報告還出自於華人學者之手,而且引用了大量大陸官方的宣傳報導。亦即,大陸引之作為扶貧攻堅成就的新聞報導和官方宣傳,被他們拿來視作大陸官方壓迫新疆維吾爾族的「鐵證」。換言之,大陸與西方輿論的爭論焦點,並不僅僅是事實層面的認定,更重要的,其實是同一事實基礎上的認知之爭。

西方輿論將大陸地方政府動員維族群眾前往工廠工作,甚至是遠赴廣東打工,視為大陸強制勞動的證據,而這些在大陸看來,則是推進扶貧攻堅的必要舉措,甚至是成功之道。2020年恰好也是中國共產黨宣布全面脫貧的收官之年,大陸上上下下動員起來,推進貧困地區、貧困民眾的脫貧工作,在這其中,絕不僅僅是提供政策支持和經濟扶助那麼簡單。

事實上,大陸官方早已清楚認識到,要想真脫貧,最重要的是扶智加扶志,說到底都是教育和精神層面的東西,而這要比一般的物質支持困難得多,無數大陸扶貧幹部不斷走入貧困戶家中,進行思想宣導和教育培訓,在這一過程中,共有1800名扶貧幹部犧牲在一線工作中,最終也促成了按照現行標準,9899萬大陸農村貧困人口和832個貧困縣的全部脫貧,這當然是人類歷史上一場波瀾壯闊的進步行動。在這其中,既有東中西部的漢族民眾,當然也有邊疆地區的各族民眾,從這個角度看,新疆的鼓勵外出打工,與大陸的脫貧整體戰略,甚至是過去40年來中國大陸的經濟騰飛模式都緊密相關,並無多少獨特性。

也就是說,如果美國人、日本人或者台灣人,真的關心和了解中國大陸這些年來的發展歷程,就會自然而然理解這些所謂的強迫場景,不過是人們為了改變自身命運所必須經歷的痛苦過程,也正是一代人的犧牲付出,才會有下一代的幸福生活。

事實上,這類經驗,台灣人應該不會陌生,1990年代以前台灣的發展騰飛,也離不開一般民眾的努力勞動。當年南韓的崛起,同樣建立在男性勞工的他鄉採礦與女性勞工外出擔任護工的經歷,直到現在,東南亞各國的一般大眾也在重複著後發展國家都曾經歷過的歷程。

西方輿論常常虛偽地站在道德高地,對工人的工作條件和勞動待遇指指點點,殊不知這一切的根源,恰恰是西方世界對於後發展國家的殘酷剝削,如果已開發國家能夠將自己的利潤分享出來,那麼也不必辦那麼多的慈善宴會,養活那麼多的慈善義工,後發展國家的人民自然就能通過自己的勞動,改變自己的貧窮命運。然而現實就是,他們不僅不會這麼做,而且還要傲慢地加以指責。

這種本質性的中西價值衝突,事實上很難實現觀念上的調和,而當這些被用作地緣政治競爭的工具時,那就更加無解,從這個角度看,大陸也是無所選擇,唯有繼續按照既有模式推進發展,也唯有透過發展,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彼此之間的價值衝突,讓西方世界的話語體系無法再無的放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