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一切正常」 外籍網紅拍攝「真實中國」背後,國家宣傳機器發揮作用?

數百萬人觀看了英國巴瑞特父子(Barrett)從中國上傳的YouTube影片,他們參觀酒店與偏僻村莊,在熙熙攘攘的市場品嚐美食,體驗傳統的掏耳朵服務。這對父子是活躍在YouTube上的其中一組親中外籍網紅,他們不僅拍攝影片描述外國人在中國的快樂生活,還會特地回擊西方國家對北京侵害人權、鎮壓少數民族的批評與抵制。

紐約時報》(NYT)13日指出,這些影片雖然看似是很隨意、樸素的自製影片,但在鏡頭的背後,往往是北京當局、國家新聞媒體和其他官方傳聲筒形成的大型國家宣傳機器,外籍網紅的影片宣傳正是中國政府在全球擴大親中信息影響力的一環。

根據政府文件和外籍網紅本人的說法,中國官媒和地方政府會替他們籌畫與出資在中國境內的旅行,國家機器也曾經提出支付金額給他們(有些已經付款)。在官媒支持下,他們可以進入中國當局阻礙外國記者報導的部分地區訪問和拍攝。這些網紅大多數在中國生活多年,並宣稱他們的目標是平衡西方對中國日益負面的報導,也強調是自願拍攝宣傳影片,未受中共影響。

因為您隱私權偏好設定的緣故,目前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但《紐時》認為,即使這些網紅不自認為是宣傳工具,北京仍確實利用他們向牆外更廣闊的世界宣傳。中國使館和官媒運營的You Tube、推特(Twitter)和臉書(Facebook)帳號時常向其數億粉絲分享或轉發這些網紅的影片,創作者因此獲得流量與知名度,也替中國宣傳盡了一份力。

《紐時》還指出,中共為這些網紅的影片帶來流量之餘,「往往都有假帳號大軍幫助」淹沒負面評論。結果就是,最受歡迎的6位親中網紅在YouTube上總共獲得超過1.3億觀看次數,也擁有超過110萬訂閱者。「中國是全球社交媒體上新出現的超級濫用者,」曾在中國社交媒體公司擔任內容審核員的劉力朋(Eric Liu)表示,北京的目標是製造混亂和猜疑,「直到不再有真正的真相」。

「新疆這裡一切正常」?

來自以色列的年輕網紅、歪果仁研究協會(YChina)創始人高佑思(Raz Gal-Or)在北京讀大學期間開始上傳影片,內容從搞笑影片到採訪普通中國民眾或外籍人士,讓訂閱者瞭解外國人在中國的生活。他是中國網友最熟悉的外籍博主,在中國影視網站「嗶哩嗶哩」(bilibili,簡稱B站)吸引400多萬人訂閱。

高佑思今年春天發布的一則影片,內容是他造訪新疆棉花田,並反駁人權組織對該地區強迫勞動的指控。「這裡一切正常,」在和幾位新疆工人吃過烤肉串後,他說:「人們好得很,做著他們的工作,過著他們的生活。」

中國南開大學2019年底公開一份《新疆和田地區維族勞動力轉移就業扶貧工作報告》,一段文字透露打算利用就業計劃稀釋維族在新疆的人口,再透過政治和語言教育達到「同化」維族的目的。今年9月另一份被揭露的機密文件指出,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曾親自命令官員「把所有該拘捕的人都拘捕起來」,並表示中共稱為「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的「再教育營」,需堅定不移地長期運行。

中國始終否認所有指控,也拒絕人權觀察員或記者獨自到當地進行調查。高佑思卻能深入新疆,其影片雖從頭到尾展現了該地區的平和樣貌,但是絕口不提西方新聞報導提到的政府內部文件、來自維吾爾人的第一手證詞和記者訪問,自然也無法對人權質疑做出令人信服的反駁。

他也從未公開提及其家族與中國政府的商業往來,其父親高哲銘(Amir Gal-Or)在他的影視公司「歪果仁研究協會」擔任董事長,根據網站介紹,高哲銘以投資人身分獲得中國國家開發銀行的資金支援。此外高哲銘另一家公司「創新國度」的官網頁面顯示,歪果仁研究協會的客戶包括兩家官媒。

高佑思回應《紐時》詢問表示,歪果仁研究協會與中國官媒沒有「商業合作關係」,創新國度網站上的描述「不準確」。關於新疆影片,他強調沒有任何官方機構提供資金或指導,他只想傳達有關「當地人生活、幸福和夢想」的信息,「我相信,那些認為影片有政治意圖的人才是真的有政治目的。」

也有一些網紅承認接受官方機構的資金,儘管他們聲稱這並不能代表他們為當局喉舌。在中國的加拿大籍網紅阿佩蘭(Kirk Apesland),其個人頻道「南寧鬼佬60」也曾上傳影片反駁中國人權受壓制等新聞。在收到《紐時》的詢問後,他發布了一部影片承認收錢拍攝,但強調這屬於工作報酬。

該影片標題就叫「紐約時報 vs 鬼佬60」,他在當中表示接受過市和省當局提供的免費酒店住宿與旅行資助,他認為這只是支付推廣當地旅遊業的勞動成果。「我做的事情要收費嗎?當然,我在做一份工作,我正在將影片發布給成千上萬的人。」他說道。

英國的巴瑞特父子在上傳的一部影片中說過類似的話:「他們會支付旅行、食宿費用。但是,他們不會以任何方式告訴我們必須說哪些話。」巴瑞特在批評歐美國家對中國的譴責之餘,似乎也試著持平地表達自己在中國的觀察。

在一部介紹在中國進行醫療手術的影片,「巴瑞特老爹」表示他認為中國與英國的醫療系統各有優劣,「在英國,無論經濟狀況如何都能獲得治療,但不好的一點是人們會濫用系統;在中國,令人擔憂的是,沒有積蓄的話會很難獲得醫療,但人們也因此更注重照顧好健康。」

不久之前,網紅加拉特(Matt Galat)以及兩位來自墨西哥的博主曾直播討論他們與中國國際廣播電台合作的西安之旅。加拉特在討論中稱,主辦方要他對沒去過的某處景點發表讚美宣傳,他拒絕了。那次旅行取消參觀一座名山,讓加拉特感到很不滿,他在直播時說:「他們必須加入更多宣傳式參訪。」

鏡頭背後的國家機器

《紐時》指出,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報告指出,中國網路監管機構向一家媒體公司支付了「中國有約」活動的部分資金──約3萬美元(約新台幣83萬元),該活動旨在透過外籍網紅來宣傳中國政府脫貧工作成果。

尚不清楚外籍網紅能通過這類宣傳工作獲得多少收入。但除了金錢,中國政府機構還提供了同樣有價值的東西:數位流量。流量能變現的方式有太多了,YouTube會根據影片觀看次數向創作者提供廣告分成,知名網紅能得到大品牌的贊助或業配廣告機會(好幾位親中YouTube博主已經獲得)。

舉例來說,4月8日,就在H&M等品牌抵制新疆棉不久,高佑思在YouTube發布他在新疆棉花農場的影片。幾天之內,他的影片就被加上義大利語字幕,得到擁有近18萬粉絲的中國駐義大利使館臉書帳號分享;幾周之內,新疆系列影片被至少35個中國使館和官媒社交媒體帳號分享,這些帳號的粉絲總數大約4億。

You Tube想提升網紅透明度

在《紐時》告知中國官媒會向部分親中博主提供免費旅行與資金後,YouTube表示,尚未發現任何證據表明這些創作者「與精心策劃的」大外宣行動有關,並表示將提醒創作者遵守義務。YouTube平時會要求頻道主披露贊助來源或商業合作關係,以便讓受眾知情,

YouTube還試圖對政府資助的新聞機構頻道打上標籤,以此提升透明度。但該平台表示,沒有辦法標記這些媒體員工的個人頻道,這也使得一些YouTube用戶可以掩飾他們為中國官媒工作的事實。例如李菁菁,她的頻道談論中國旅遊與受到西方對抗的地緣政治,但從未提及她在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工作。

影片涉及政治流量更好

加拉特向《紐時》表示,去年中國開始走出疫情之後,他收到不少地方政府和官媒的旅遊邀約,但他的YouTube影片開始變得政治化,他質疑「病毒是否可能來自美國」,並討論西方為何打擊中國科技巨頭華為。

他表示很多涉及政治的內容都比平常的旅遊影片更受歡迎,他也承認,中國官媒的幫忙使他的頻道獲得更多影響力,隨著他參與官媒合作的次數越來越多,這些媒體也會支付費用給他。他拒絕透露具體金額。

今年夏天,他參與了國家電視臺CGTN策劃的新疆行。他參觀維吾爾文化博物館的影片中表示:「對於那些想把中國比作納粹德國的人,我想說一件事,你們覺得二戰前的德國可能存在介紹猶太人文化的博物館嗎?」

自從離開中國後,加拉特的YouTube觀看量下降了。他說,這並沒有令他感到困擾,他的頻道以後應該都不會那麼政治化了。「成為一個談論世界大事的政治發聲者,我並不覺得很舒服,」他說。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笨蛋,不要只會賣潛艦!」星國學者建言華府:經濟互賴比軍事聯盟牢靠,跟印太國家加強經濟關係才是上策
相關報導》 傳播速度快得驚人!Omicron迅速擴散引發憂慮 住院率與死亡數可能暴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