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自由的黑暗時代》阿富汗記者相繼遭到神學士攻擊 大批媒體工作者逃到國外

·4 分鐘 (閱讀時間)

神學士重掌阿富汗,有報導指出神學士正在搜查記者的家,阿富汗的記者與媒體工作者紛紛躲藏起來或出逃國外。阿富汗多家民營媒體已停止營運或減少新聞快報,那些仍營運的阿富汗媒體不得不傳播親神學士的新聞來保命,依舊留阿富汗的記者則相繼刪除過往報導上的署名與社群媒體帳號。

2009 年無國界記者組織(RSF)的一份報告將1996年至2001年的神學士(Taliban)政權稱為「阿富汗歷史上的黑暗時期」,當時除了以召禱與宗教教義為主的廣播電台「伊斯蘭教法之聲」(Voice of Shariah)之外,所有媒體都被禁止。

2001年,神學士政權被推翻後,阿富汗蓬勃發展的媒體被譽為過去20年的重要成就。阿富汗政府的數據顯示,全阿富汗約有248 個電視台、438個廣播電台、1669家平面媒體、119家通訊社。

神學士15日攻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Kabul),神學士領導人最近承諾會尊重阿富汗的新聞自由,神學士發言人穆賈希德(Zabiullah Mujahid)17 日表示:「如果他們(媒體工作者)依照伊斯蘭教法(Shariah)工作,他們將很自由,可以工作,可以自由廣播。」

然而,阿富汗記者與提倡媒體自由的機構對於穆賈希德關於新聞自由的含糊條件感到擔憂,擔心神學士戰士可能會聲稱記者的報導違反了伊斯蘭價值觀與中立性,進而傷害記者。

今年5月,神學士警告,那些撰寫「支持阿富汗情報的片面新聞」的當地記者將「面臨後果」。《日經亞洲》(Nikkei Asia)報導指出,那些媒體權利組織擔心,阿富汗政權更迭正讓該國的新聞自由終結,並將導致那些撰寫報導批評神學士的記者遭到報復攻擊。

記者遭到攻擊

喀布爾淪陷後,有報導稱神學士正在搜查記者的家,指責他們為阿富汗政府宣傳。神學士戰士19日追捕《德國之聲》(Deutsche Welle)一名記者,射殺該記者一名家人,並重傷該記者的另一名家人。

提倡媒體權利的組織指出,神學士針對媒體工作者的威脅與暴力行為正在增加,神學士戰士18日鞭打阿富汗民營電視台「庫爾希德電視台」(Khurshid)記者卡沃許(Ahmad Navid Kavosh)的脖子、肩膀、腰部、大腿、雙腳,當時卡沃許正在喀布爾機場外頭採訪。

阿富汗最大民營電視台「黎明電視台」(Tolo TV)記者亞德(Ziar Khan Yaad)與隨行的攝影師瑪吉(Baes Maji)25日在喀布爾的哈吉雅庫布清真寺(Haji Yaqub Mosque)採訪時,忽然遭到神學士戰士毆打,他們的手機及相機也遭到沒收。

亞德在推特(Twitter)寫道:「我仍然不知道為什麼他們那樣做並突然攻擊我。」

大批記者離開阿富汗

由於阿富汗記者面臨的風險越來越高,8月初以來,大批記者離開阿富汗,為外國媒體工作的阿富汗記者阿里(Ali)對《日經亞洲》表示:「報導指出,神學士一直挨家挨戶搜查與檢查電腦、手機、其他電子設備,在那之後,大多數記者已經刪除網路上的過往紀錄與有價值的數據資料。」

2021年8月,喀布爾國際機場,大批阿富汗難民試圖搭機逃離祖國(AP)
2021年8月,喀布爾國際機場,大批阿富汗難民試圖搭機逃離祖國(AP)

2021年8月,喀布爾國際機場,大批阿富汗難民試圖搭機逃離祖國(AP)

阿里已經躲了起來,刪除個人的推特帳號與臉書(Facebook)帳號,並要求編輯刪除他先前批評神學士報導的署名。他說:「神學士區域指揮官與街頭戰士仍然活在 1996年,根本不懂媒體自由。」

全球非營利組織「保護記者委員會」(CPJ)亞洲計畫協調員巴特勒(Steven Butler)表示,最近神學士戰士對記者的襲擊考驗著神學士「兌現他們允許獨立媒體在阿富汗自由運作的承諾」。他說:「阿富汗人民需要獲得新聞,因此神學士必須學會尊重記者自由報導的基本權利。」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最後一批美國佔領者已在子夜12時離開,阿富汗從此完全獨立。讚美真主,感謝真主」
相關報導》 喀布爾大撤退》全球近百國與神學士達成協議:8月31日之後,阿富汗人民仍可自由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