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透視》兩岸緊張 軍情局不宜輕言裁併

呂昭隆/新聞透視
·2 分鐘 (閱讀時間)

上周,有篇《改革軍情局,別輕易談裁撤裁併》為題的文章投書媒體,引發退休情報員的關注與共鳴,認為現正值兩岸情勢緊繃之時,國內沒有其他情治單位可完全取代軍情局。

上個月,1名署名「局外人」的作者,也曾投書媒體提出軍情局改革意見,主張成立1個外部的調查委員會,研究軍情局是否該與國安局或國防部電展室合併。由於該作者常在前民進黨立委陳昭南所辦《六都春秋》撰稿,引起軍情局內部與退休情報員議論。

軍情局對中共情報業務,是否該分出與國安局合併?讓軍情局成為如英國國防情報局(DIS),或法國軍事情報局(DRM)等專責軍事情報的情報單位?上周出現《別輕易談裁撤裁併》專文,反對此舉並認為,國安局諜報業務曾在民國90年代迭創佳績,也培養出一些情戰實戰人才,但現在無法吸納軍情局龐大人員情報的能量。

至於軍情局與電展室合併意見,《別輕易談裁撤裁併》專文亦持反對意見,認為兩機關專業僅有部分相同,若勉強合併,究應誰併誰?被併的一方是否放棄原有工作任務?如果仍然各作各的,合併有何意義?軍情局是全國唯一專責執行大陸情報工作的單位,即便績效有起有落,若遽予裁撤,恐非國家之褔。

亦有退休情報人員認為,科技情報的確是情蒐重要手段,但人員情報仍無法取代,以美國搜捕賓拉登為例,美國的科技情報水準高,但花了10年,最後還是靠人員情報找到人。

《別輕易談裁撤裁併》專文反省並提出警語,劉連昆案之後,對陸布蒐工作於民國90年代曾再創高峰,軍情局及國安局主責部門功不可沒,此後對岸全面加強反制,有效阻礙了我方工作,尤其近年我仇中反中也激起對岸仇台意識,軍情局因而大失人員發掘接觸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