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透視》拜登上台初期 中美關係可望緩和

孫昌國/新聞透視
·2 分鐘 (閱讀時間)

根據媒體披露,拜登團隊目前正在緊鑼密鼓的組建,對華政策主要智囊成員已經呼之欲出,預期拜登執政初期的中國政策將會和川普執政末期有極大的不同。

川普任內和北京打貿易戰、科技戰,搭配地緣戰略「印太政策」,後期更將美國過去40年實施的中國政策定位為失敗的接觸政策。國務卿蓬佩奧在尼克森圖書館前發表的「新鐵幕演說」,呼應了先前從貿易到人權,從香港到南海,從華為到領館,分別由國安顧問歐布萊恩、司法部長巴爾、聯調局局長雷伊對於「中國威脅」的警示。川普在聯合國大會演講也提出要就新冠疫情全球擴散向北京究責。

這一切都將隨著拜登上台而改變!拜登承繼了一個社會分裂、經濟下跌、疫情失控而政治對抗嚴重的政治環境。可以預見拜登上台前期必將施政優先放在應對疫情、提振經濟、撫平社會裂痕和鞏固盟友體制上。儘管中美還存在修昔底德陷阱的結構性矛盾,但拜登無論從抗疫、提振經濟等角度看,可能都非常需要北京的幫助和配合。

不可忽視的是,美國在川普任內國債如滾雪球般越滾越大,因為大幅度減稅和為應對疫情推出多輪振興方案,恢復了量化寬鬆政策,美國國內急需休養生息,需要一個穩定的外部環境。

目前傳出的拜登外交政策智囊多半都是台灣耳熟能詳的熟面孔,他們是多尼倫、布林肯、萊斯、蘇利文、坎貝爾等人,但拜登在勝選演講也承諾,他的行政團隊會更多元化,因此也可能會讓人耳目一新推出共和黨大老如羅姆尼擔任國務卿或其他重要國安職務。這些人和蓬佩奧、巴農、納瓦羅等人最大的不同,是他們被歸類成典型的建制派。因此,拜登上台初期可能因為內外條件造成中美關係緩和。不過,中美如何超越國內民粹、超越權力結構矛盾,將是雙方最大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