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透視》核廢料放哪推給威權 政府迴避責任

·2 分鐘 (閱讀時間)

核四啟廢,可預見正反意見兩極,但可惜的是這場意見發表會,仍流於口水,不見科學說服。尤其民眾最關心的核廢料處理,身為反方的執政黨,不說明核廢最終處置場如何解決,卻推給「威權時代建立」的歷史結構問題,令人失望至極。

核四有沒有斷層,是不是活動斷層,昨天的意見發表會上,兩邊仍未提出可說服大眾的直接證據。至於重啟要花多少錢,正方黃士修說是500億,官方代表卻漫天喊價,說是3倍、5倍,也流於各說各話。

即使如此,所謂意見發表會,仍要訴諸更多根據與科學證據,交由民眾來作判斷。但官方代表曾文生指責黃士修,說他拿已故前環保署長李應元出來舉例,是消遣對方,但是黃明明只是舉例李應元反核,但也支持公投,卻被暗指消遣死者,這不是口水是甚麼。

核四要不要重啟,很重要一個問題是「核廢料如何處置」。黃士修舉台積電製造晶圓也有廢棄物為例,能不能說服人另當別論。當作為反方的執政黨,卻沒有理由迴避。

曾文生說核廢料放哪是「威權時代人民沒有表達自由」,當年確實是,但現在如何處理,毫無疑問是政府的責任,怎會推給歷史。

官方代表沒告訴民眾的是,台灣已有3座核電廠,累積有幾十年的低放射性、高放射性廢棄物,這些要放哪裡?最後都得有「最終處置場」來作處理,也是新北市長侯友宜一直要中央回應的。

因此問題不在核四產生的核廢如何處理,而是現有核電廠的核廢料,政府最終要如何處理?如果能夠解決,核四的核廢就根本不是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