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威全專欄/促轉立場一致 蔣萬安不受深藍綁架

·4 分鐘 (閱讀時間)
施威全專欄/促轉立場一致 蔣萬安不受深藍綁架【圖 / 菱傳媒】
施威全專欄/促轉立場一致 蔣萬安不受深藍綁架【圖 / 菱傳媒】

施威全/倫敦大學伯貝克法律學校博士

荷鋤握筆的農民詩人詹澈有新作,詩名〈台北自由廣場看鴿〉 ,他寫著:

無數勇敢狂喊自由的人

都已喪命在刺蝟冠冕的訕笑裡

廣場上散落的人群,瑟縮著

以冬天的口罩封住春天的鼻脣

….

從藍色牢籠努力飛向另一個綠色牢籠

也許已被半途細網的陷阱捕獲

被烤成菜鴿放在喜宴或喪禮的餐桌上

曾經在這廣場指揮十萬農民,匆匆已過

恍惚似昨日,高喊自由民主的黨也遊行完了…

歷史的意義,非由政府指定

詹澈在戒嚴時投入農運,挑戰國民黨統治;2002年於1123與農共生大遊行擔任總指揮,對抗民進黨政府。他面對中正紀念堂轉型這樣的時事議題,感嘆主流意識形態只是「從藍色牢籠飛向綠色牢籠」。

藍綠看似對立,本質是相同意識形態下的孿生子,民進黨雖批判威權統治,但面對中正紀念堂轉型,仍是藉著國家機器的介入,企圖用公權力定意義歷史,民進黨依侍國家威權,與國民黨一致。

不管是10萬農民抗議民進黨的遊行,或是作為民進黨人政治階梯的街頭活動,這些聚集早已改寫了中正紀念堂的威權意義,當群眾嘶喊時,誰理會在廣場末端的銅像?蔣中正頂多只是演講者拿來嘲諷的陪襯對象。中正紀念堂廣場設計為長長的崇拜瞻道,企圖彰顯蔣的地位,顯然失敗,中正紀念堂的意義早就被改寫,以政府的力量辦個什麼《自由的靈魂V.S獨裁者》展,當然可以,畫蛇添足而已。

即使是紀念堂內衛兵交接儀式,觀賞的人看的是耍弄槍支,誰把它當成敬禮儀式?又有那個觀賞者會隨著衛兵致敬?

創造歷史的是人民不是政府,政府硬要問歷史功過,結果會很醜陋。蔣中正銅像成為民進黨的提款機,失去崇敬意義,是一例;民進黨設立二二八紀念碑、白色恐怖紀念碑,碑文不敢提社會主義青年與中共組織在事件中的意義,更是遮掩歷史。歷史的意義靠辯論,不是由政府指定。

深藍中了蘇貞昌的毒

立委蔣萬安拋出中正紀念堂轉型為「台灣建設紀念館」,這是他躲不掉的課題,只要從政一天,蔣中正不管稱做英靈還是魅影,都會緊跟徘徊。他的表態,名嘴黃暐瀚說深藍人已氣到發抖,名嘴陳揮文在節目中問聽眾意見,50%以上的揮粉認為蔣將像丁守中一樣,市長選不上。若這些聲音真是深藍選民意見,是因為他們都中了蘇貞昌的毒,蘇貞昌揩蔣萬安的油,罵蔣的深藍群眾是追隨蘇的定調。

深藍群眾未必人人把蔣中正當偉人,關起門來罵蔣,罵得比誰都難聽,但聽到綠營罵蔣,一定挺身擁護。深藍群眾更在乎的是國民黨被民進黨帶著走,蔣萬安的提議與民進黨顯然不同,但蘇貞昌攔截。這議題本是民進黨設定的攻擊節奏,國民黨任一人都難應戰。

討好深藍群眾可以獲得聲量,偏執近瘋狂的立場可以是論文門名嘴彭文正等人的商業利基,但深藍如果可靠,柯文哲根本選不上市長。韓國瑜選總統時,場子熱但結果冷,證明深藍在大選裡不可恃。依深藍的視角看台灣社會,看出去的圖像很扭曲,不是分析選情、決定策略的基準。

促轉人員化整為零

批評蔣萬安者無法否定,面對促轉議題他多次發言,立場一致。之前蔣萬安提促轉檔案史料公開,功過並陳,呈現歷史全貌;去年提案修正《戒嚴時期人民受損權利回復條例》,明定威權統治時期不當沒收人民財產的返還辦法及擴大適用罪名,蔣萬安的立場沒有反覆。

促轉會也是立場一致,只要蔣萬安談歷史,促轉會都會回應、吃他豆腐,「台灣建設紀念館」提出後,促轉會發言人又指名蔣。促轉會握有情治檔案,用來整頓異己,實踐民進黨版的轉型正義,當然不覺得挑著蔣萬安發言有何不妥,就算被動回應記者詢問,也應找到具有法律高度的發言角度。

法律明訂促轉會為獨立機關,依規定要拒絕政治介入,拒絕民進黨政府指揮,但促轉會幾次主動迎合黨派政治。促轉會5月將解散,大多數任用人員行政院已統籌好去處,分散各行政單位繼續執行任務,如此促轉,只是政治,不是正義。

施威全小檔案
施威全小檔案


菱傳媒原始網址:施威全專欄/促轉立場一致 蔣萬安不受深藍綁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