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美鋼琴家劉孟捷 搏命把音樂帶給大家

李欣恬/專訪
·3 分鐘 (閱讀時間)
鋼琴家劉孟捷的父親是籃球教練劉錦池(中),劉孟捷經常借練球場旁的琴,運動員們在投籃,劉孟捷在練琴,成為特別的回憶。(本報資料照片)
鋼琴家劉孟捷的父親是籃球教練劉錦池(中),劉孟捷經常借練球場旁的琴,運動員們在投籃,劉孟捷在練琴,成為特別的回憶。(本報資料照片)

曾因罹患血管炎而癱瘓,瘦到30公斤,靠著堅強意志把琴藝練回來,旅美鋼琴家劉孟捷的人生,像是一個傳奇,鼓舞著每個愛樂者。近期他將再動大手術,他說自己的身體處在一個高度壓力下,被醫生告誡要多加小心,他仍維持日常生活,並完成曲目吃重的協奏曲音樂會,他表示世事再繁忙,只要坐到鋼琴前,就能恢復平靜。

爸爸的籃球場 他的琴房

問:請談談您童年時的學習經歷。

答:我父親是籃球教練,母親是師專音樂系畢業的音樂老師,從小我看到媽媽教琴,引發我的興趣,自動自發地想彈,媽媽算是我的音樂啟蒙,後來也另外找了李金里老師學習,老師給了我很重要的基礎概念,讓我很小的時候,就知道自己要走音樂的路。

我在家裡排行老大,還有弟弟妹妹,我還記得小時候爸媽會帶我們去散步,我很喜歡跟著去,還會去逛唱片行,那時候有趣,我每次都會在唱片行賴著不走,甚至是趴在地上,或許真的很喜歡音樂吧,就想留在可以聽見音樂的地方。

以前家裡沒有辦法買好一點的鋼琴,我就跟著爸爸去籃球場,那裡有一台鋼琴,他訓練球員,大家在球場上投籃,我就在那裡練琴,每天早上6點45分,準時到球場報到,是我成長時期的生活。打籃球是我的興趣,但我真的沒有運動基因。

問:您曾在事業如日中天時,生了一場大病,那段日子帶給您什麼樣的啟發?

練回演奏能力 重返舞台

答:我其實一直都在和疾病共處,最近還要再動一個很大型的手術,醫生說我要很小心,隨時動脈、血管都要爆掉,現在像是一個氣球一樣,到達一個極限。

我其實覺得很奇怪,經歷過那麼多事情,我仍然很難完全休息,仍是得堅持工作下去。25歲那時,我剛剛出道,不只是有大量的演出,還有很多教學工作,行程滿檔,醫生說是操勞過度,造成免疫系統病變,那時很少有人知道這種病要怎麼治療,我很幸運地運用化療,把命救回來,但現在身體要承受那時的化學藥劑。

我生病的時候,從70公斤瘦到只剩30公斤,心臟完全負荷不了,整個人躺在床上,無法動彈。原本也沒有想過,能再重返舞台,剛開始,琴鍵的重量,我的指尖仍壓不下去,讓我沮喪得想哭,但因為真的很喜歡音樂,加上家人和很多朋友在我身旁陪伴我,讓我從一根手指頭,慢慢地和音樂接上線,一點一滴地把手上的演奏能力練回來。

專注人生任務 傳遞信念

問:您現在如何看待生命?

答:我們到這個世界上一定都有一個原因,就我來說,為什麼那麼多次大難不死?可能我有一些任務必須完成,我也只能把我的任務做好,我想,那就是把音樂帶給大家,那是一種療癒的方式,我可以用我的力氣,把音樂帶給大家。

人生最重要的事情完全不是賺錢,這些都很瑣碎,而是傳遞你相信的信念,而人生的考驗都能幫助你在人生的意義上再達到一個高度,我覺得自己很幸運,不管是工作或是演奏,與我學習的學生,我也都珍惜這樣的緣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