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離別如此難過,為何要選擇離開?

愛的培養皿

撰文/ 今周刊專欄作家  李尚龍

 

忙了一年,跨年那天,準備回家看看爸媽,買票是臨時決定的,準備飛機降落回到家敲門的刹那,再跟他們一個驚喜。

可是,父親習慣在沒事的時候給我打電話聊家常,上飛機前,「行蹤」還是露餡了。我趕緊跟爸爸說,別跟老媽說我回家,給她個驚喜。爸爸說,好。

後來我才知道,爸爸掛了電話,就轉身跟媽媽說:「你兒子要回來了……」
父母本來計畫要出去玩的,為了我取消了行程,一個在家做飯,一個去機場接我。

在父親的車上,他裝作很不想見到我的樣子說:「下次來的時候要提前預約,別總是突然襲擊。」

我笑著,隱隱約約看著他的白頭發,忽然覺得,父親老了。

回到家,母親已經做了一桌飯,飯桌上,她不停的問著我:「什麼時候找個女人結婚,什麼時候要孩子,以後去要在哪裡發展……這樣的問題,雖然她知道自己的兒子幾乎從來沒想過。」

母親一直身體不好,之前因為心臟病暈倒過,這次去醫院檢查,一根血管已經堵塞了百分之九十,她不願意做手術,因為怕副作用大,就只能保守治療著。

她在家裡養了兩隻小烏龜,天天陪他們玩。幾乎每次回家,媽媽都會拿著兩隻小烏龜對我說,像不像你和你姐姐。

氣的我把烏龜踢的老高。

母親趕緊把我推一下,說:「這兩隻烏龜多可愛,然後拿著這只縮頭烏龜對我說,來,叫哥哥……」

這些年因為工作,每天除了忙就是忙,去年新書簽售,我跑了二十多個城市。在北京這麼久,慢慢的,對「家」這個字逐漸沒有了什麼太深刻的感覺,總覺得人活著短短幾十年,世界這麼大,應該走的更遠一些,到過的地方,隨處都能是我的家。

我平時穿著隨意,不修邊幅,朋友知道我為人,習慣了我的穿著,慢慢也無所謂了。可回到家,媽媽非要拉著我要去給我買衣服,我討厭試衣服時糾結浪費的時間,於是堅決不去,躲在家裡看書。

媽媽一個人跑出去,給我買了兩套衣服,我穿在身上,忽然發現無比的合身。媽媽看著我的衣服,忽然笑的很開心的說:「看媽媽瞭解你吧,哎,你打扮一下還是能看的。」

我說:「我不打扮也很帥好不。」

我媽說:「你不打扮就像個叫花子……」

母親看著我十分鐘,然後滿意的點點頭,就像一個雕塑家正在欣賞自己剛完成的一件作品,然後她滿意的躺在了床上,過了一會兒,就睡著了。的確,她跑了這麼遠給我買衣服,累了。

我坐在電腦邊上,忽然明白,走的再遠,家還是家,在這裡最安心,最安全。無論在外多強,見到爸媽,就永遠是孩子。

明天,我會回到北京,繼續開始自己奮鬥的日子,想必火車站一定有很多跟我一模一樣的人,假期過後,他們依舊會努力著奮鬥著;雖然不舍,雖然不願分離,但是為了更好的明天,依舊還是會去大城市打拼著。

有人曾經問我,既然分離痛苦,為什麼還要分離。

一次父親送別時的眼神告訴了我全部答案,他的眼角透著淚水,但嘴角是滿滿的微笑。無論是親情、友情還是愛情,現在的分別,是為了讓彼此變的更好;是為了今後不再分別;是為了讓自己變強大後,自己也能張開懷抱給愛的人溫暖。

每次離別,都意味著又一次的成長;每一次遠行,都代表著再一次的曙光。

放心,無論走的多遠,你還會回來,畢竟家在的地方,永遠讓你安心,既然如此,就風雨兼程的走去更遠的地方吧。

 

延伸閱讀
囧星人:父母也是會受傷的「孩子」

 

___________
Yahoo奇摩新聞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