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春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在一年多前,我對日日春的印象不過就是平凡、常見及俗麗。而今,它已成為我家院中最多的花卉,紅與白的花色蓬勃為綠地上彩,無分四季、不論何時,回家總能見燦爛花開,散步時流覽花間,總有新的喜悅。

日日春,別稱長春花,多年生草本,高可達60公分,莖枝細長強健可懸垂;橢圓形葉兩兩對生,陽光裡濃綠生輝。花朵五瓣平展,略大於五十元硬幣,花色以紫紅和純白為基色,園藝品系有鮮紅、粉紅、紅花白心等繁多色彩;花蕾吐露時,瓣片捲旋略顯羞澀,盛開後外觀不見花蕊,雄蕊和雌蕊深藏於花冠筒內,可藉蝶、蛾、蜜蜂等昆蟲傳粉。果莢細長眾多,黑色種子是家院中斑鳩喜愛的食糧。

長時間觀察院中日日春的傳粉昆蟲,發現因為花朵蜜杯淺,中大型蝴蝶口器長並不適合採蜜,小型蝴蝶如小灰蝶和弄蝶,卻可停佇花上,一享繁花盛宴。蝴蝶訪花在日間,黃昏時刻花間來客則是長喙天蛾,這小蜂鳥般的蛾類,飛行移動快速,經常突然自身側衝出,抵達花前再煞停於空中,以疾速振翅的姿態凌空探蜜,討喜模樣是花間流動的美妙風光。

除了花與種子可供養大地生靈,夾竹桃科的日日春汁液雖具毒性,莖葉卻是夾竹桃天蛾幼蟲的食草,在花間取食葉片的天蛾幼蟲模樣很是可愛,大大的假眼搭配天線般的尾突,常是庭園散步時的驚喜。而非洲大蝸牛也喜食日日春莖部,且容易造成植株傷亡。我曾培養滿滿一盆小苗,一隻大蝸牛便將整盆嫩苗食盡。

原產馬達加斯加群島的日日春,性喜溫暖、陽光及排水良好的土壤,耐旱耐平瘠,在我這裡雖然主人經常不在疏於照看,卻怎麼長怎麼好,不過半年多光景,庭院四處已有自生的小苗開了花。但送給朋友的盆栽,卻聽說一一凋亡!疑惑的前去探望,推想原因是遮蔭太過又澆水太殷勤……

日日春因園藝開發色彩繁多,但白與紫紅的原產植株莖粗枝繁且生命期長,各色栽培種植型則較纖細而生命期短。曾經向鄰人要來雙色花型的小苗,裁種之後生長良好,開花鮮艷;姪女見我愛種日日春,也自朋友處採來粉紅花型的種子,播種後也開出優雅的粉紅花朵。我於是採種繁洐,想增添院中花色。隨和的日日春種子萌發率極高,小苗生長也良好,但是,之後開出的花朵卻令人驚訝不已:那花盡皆蛻變成原產的紫紅顏色!第二代種子萌發後出現了「反祖現象」。我不禁莞爾,又一次驗證了書本上曾經讀到的知識…

日日春花朵常開常謝,謝時全花完整落地,朵朵隨風走旋,也是一幕好風景,但清掃落花就成為日常。每週回家,地上落花成堆,揮掃時難免自問:怎會有一種植物膽敢練就花朵日日盛放的適應?哪來如此豐沛的能量呢?或許是這座島嶼的陽光和溫暖,助日日春練成了這門獨到的家族神功。因為生命力如此堅強又恆常花開,所以普遍常見,所以被視為平凡。因為這日日盛開的平凡花朵,我的家院不問人去人來,四時春長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