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女性的從政困境:難以改變的「男主外,女主內」觀念,平權法制與政治環境也尚未成熟

·8 分鐘 (閱讀時間)

自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於2014年誓言打造「讓女性能閃耀發光的社會」以來,女性從政及就業情形一直備受矚目。如今新任首相菅義偉上任,除女性閣僚從原本的3名減少至2名外,安倍時代建立的「女性活躍推動總部」也被降級為政策調查會的旗下組織,一連串的作為讓輿論批評菅義偉根本是對女性賦權政策「關上大門」。究竟日本女性從政的挑戰為何?日本政治史上又為何從未出現女性首相?

女性活躍社會的「開發中國家」

《哈芬登郵報》(The Huffington Post)日文版指出,包含剛在9月接任首相一位的菅義偉在內,日本自明治時期以來總計經歷63名首相,且全部皆為男性。從眾議員的男女比率來看,截至今年10月1日為止,日本女性眾議員僅佔全體的9.9%,在全球190多個有實施相關統計的國家中,排行第167名,名次十分落後,也難怪日本常在女性發展領域,被外界戲稱為「開發中國家」。

究竟日本女性政客為何如此稀少?除與日本大男人主義、男尊女卑的傳統觀念仍留存至今有關外,曾在2015年出選參議員選舉,最後成功拿下愛知縣選區的伊藤孝惠表示,女性參政主要會碰到5道關卡,這5道關卡分別為「堅定意志」、「成為候選人」、「打選戰」、「維持家庭和事業平衡」及「當選後是否能連任」。

不被期待的政治家

伊藤議員表示,她在2015年出選參議員時,其實剛好正在請育嬰假,當時很多人聽到她要參選都很不以為然,認為「女人搞什麼政治」、「一個媽媽怎麼可能邊帶小孩邊從政」,甚至在政黨決定參選的候選人時,也不會用「社會需要女性站出來發聲」等理由,而是會把女性政治家當成「女刺客」,或為了讓表面上看起來「男女平權」,而勉強以男女各半的形式參選。

不僅如此,伊藤議員在當選後,曾因二女兒沒排到保育園名額,父母親又無法天天從老家過來幫忙帶小孩,而帶著女兒到辦公室一起上班,最後遭到民眾或有心人士投訴,批評她「帶著小孩根本做不了議員的工作」、「不要用稅金租來的辦公室帶小孩」等等,據說當時總計收到1500多起抗議意見。

家庭事業難兩全

針對日本至今從未出現女性首相,或女性議員人數稀少,部分意見認為是女性從政實力不如男性,秋田縣選區的女性參議員寺田靜認為,女性之所以在一個組織中無法展露頭角,除與女性多半不會像男性,被賦予建立在「期待」上的工作外,「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觀念也是一大原因。

寺田表示,雖說女性並不是完全沒有升官或進修的機會,但部分女性在實際碰到這些機會時,很常會因女性必須負擔比較多家事、育兒工作,而婉拒難得一遇的大好機會。同時表示受「男主外,女主內」等性別不平等的思想所限,日本女性很容易對自己沒自心,覺得無法在工作和家庭中找到平衡,全都是自身的問題,進而不敢表現自己。

女性政客比率長年低迷

那麼日本政府究竟該如何改善女性從政問題,落實前任首相安倍晉三所提的「女性活躍社會」呢?寺田表示,除英國、法國、挪威、德國等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多數會員國外,同是會員國,且社會風氣仍偏保守的南韓也導入配額制度(Quota System),積極提升女性議員或女性候選人人數。

相對於法國於2000年制定「候選人性別平等法」,宣布各政黨有義務讓議會候選人人數達到男女各半,進而成功讓法國女性議員比率,從原本的1成成長至4成;日本則雖在2010年底通過內閣決議,研議推動配額制度,並訂下在2020年前,將政治家、公務員、管理階層、職員、大學教授的女性比率提升至整體3成的目標,但僅有公務員一度達到25%上下,女性政治家比率則長年維持在1成上下。

日本什麼時候會有女首相?民眾:至少還要20年

由《哈芬登郵報》日文版實施的讀者調查也顯示,有高達8成的民眾認為現今的日本政治環境或相關法規仍不成熟,很難有女性首相,且有半數以上的民眾認為日本政府要想由「女性當家」,恐怕還要花至少20年以上。與《奈良新聞》於今年3月8日國際婦女節時刊登的廣告「日本首位女性首相,咦?還沒出生啊?」(日本人初の女性総理は、え、まだ生まれてないんですか。)相互呼應。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最近7個月,為何日本有87萬女性失業?新冠肺炎肆虐,女性從業者居多的服務業與零售業大受打擊
相關報導》 日本政情解析》接手安倍晉三未達成的承諾 新首相菅義偉如何落實女性賦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