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婚後婦女再就業困難重重的傳統與現實原因

·5 分鐘 (閱讀時間)
鈴木由美子一家人
鈴木由美子全職照顧家庭七年後重新就業

日本社會長期有一支受到過高等教育卻無法步入職場的群體——那就是家庭主婦大軍。她們有很多婚前都曾是職業女性,但如今因為故有的老舊僵化聘僱制度,以及男性主導的企業管理階層,最終無法重新返回職場。

新冠疫情期間,日本女性就業「老大難」的問題顯得更為迫切;與此同時,婚後婦女長期再就業問題則依舊是難以解決。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在任期間推行的「女性經濟」政策,所提出要在2020年底前提高女性就業的最後期限已過,但上述政策大致上未能取得成功。

時至今日,日本議會只有十分之一的女性議員,私人企業高級領導層只有15%的是女性,僅僅只是2020年目標的一半。

安倍晉三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在任期間推動「女性經濟」政策

不過,日本政府仍然堅持安倍提出的女性經濟政策取得成功,並表示日本女性就業率比過去任何時期都來得更高,問題是這些高學歷的女性做的究竟是什麼工作?

許多人相信這項政策只能治標,不能治本,只能解決眼前短期的缺乏就業勞動力的問題,並不能讓日本女性真的在職場上創下一片天地。

過去數十年來,日本有大約60%的女性在生完頭胎之後就辭職在家裏照顧孩子,傳統上女性在家全職照顧子女,男性外出工作賺錢養家被視為美德。

為了提高女性就業率,日本政府推出一連串女性友善的職場政策和家庭福利措施,包括改善托兒制度,要求大型私人企業增加女性高管人數。

政策介入取得些許成效,2019年,只有42%的女性辭職回家帶小孩,25至44歲的女性就業率也推高至77%。

日本職業女性
日本女性就業問題攸關經濟成長

日本職場上許多女性的工作仍然是輔助性的、兼職的角色,而不是領導角色,世界經濟論壇表示,日本女性工資平均只有男性工資的40%。

由美子的故事

和其他許多日本女性一樣,15年前,鈴木由美子選擇離開職場,全職照顧家庭,這對她並非輕鬆的決定。

鈴木由美子的經歷在日本女性當中非常普遍,大學畢業後她投入職場工作,和其他男性同事一樣努力工作,加班加點。

但是和在同一家公司工作的丈夫認識後,兩個人理解到,如果要組建家庭撫養孩子,那麼其中一人必須放棄工作。

當時是2006年,還沒有像現在日本企業提供女性減少工時或彈性工作以便照顧孩子的政策。

鈴木由美子說,「我們兩人的工作都非常忙碌,按照那種情況,我們是沒辦法照顧孩子的。」

鈴木由美子一家人
鈴木由美子希望幫助其他家庭主婦重新就業

超過一半的日本女性大學畢業後進入職場,教育程度幾乎和男性相同,但是一旦你離開全職工作,中斷職業生涯一段時間之後,幾乎就沒有機會再返回原本的工作環境。

鈴木由美子說,「如果你要回去工作,你就只能回頭做那些大學畢業生做的工作,甚至是學生兼差的工作。」

全職在家照顧兩個孩子七年之後,鈴木由美子試圖重新就業,但是那段時間在職場上被視為空白,她連面試機會都沒有。

最後,鈴木由美子選擇進修取得三個職業證照,最終獲得了一個全職工作,現在她從事求職顧問,協助其他許多女性重新返回職場。

日本職業女性
日本家庭主婦重新就業,很大的問題出在日本老舊僵化的聘僱制度

改變傳統

家庭主婦重新就業,很大的問題出在日本老舊僵化的聘僱制度,日本職場上終生聘僱的企業文化雖然到今天已經不再是千篇一律的凖則,但各大企業仍然在每年春天畢業季節時聘僱大學應屆畢業生,提供終身工作機會。

如果你錯過大學應屆的就業機會,那麼就很難在第二年申請工作,生涯中如果出現一段空白,你的履歷表就不會受到僱主青睞。

不過有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始改變傳統的終身聘僱方式,也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決定不進入知名企業,而選擇不同的職業生涯。

凱西·松井(Kathy Matsui)原本在跨國企業高盛集團工作,如果願意應該能夠做一輩子,但是她決定離開高盛自行創業,建立了自己的創業投資公司。

她表示,希望日本傳統的聘僱文化能發生根本改變,因為真正的人才不會甘願一輩子為大型企業賣命,人才需求不夠的時候,僱主自己必須要改變才能找到適合的求職者。

日本上班通勤
凱西·松井希望日本傳統的聘僱文化能發生根本改變

重新就業

辛西婭·臼井(Cynthia Usui)自己就是一個例子,她現在是LOF集團旅館的經理,該集團聘僱許多家庭主婦,單親媽媽和其他在傳統企業找不到工作的人。

她表示,「我覺得企業沒有別的選擇,要成功就需要有多元化的團隊。」

辛西婭·臼井自己全職照顧家庭長達17年,47歲的時候重新回到職場,第一個工作是在自己女兒的學校食堂裏幫忙。

「日本政府投資巨大,重新培訓五、六十歲的男性就業,我希望政府也能投資相同預算在女性和家庭主婦身上,協助她們重新就業。」

對日本整個國家而言,協助家庭主婦重新就業不僅是一筆好的投資,也是有利於日本經濟成長的一項舉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