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色情業受歧視,淪紓困邊緣人

·8 分鐘 (閱讀時間)

作者:Crossing Campus

Netflix 影集《AV帝王》(原名:全裸監督)第 2 季日前上架,辛辣的題材、寫實的鏡頭,一再挑戰日劇的尺度跟底線。上線短短一週,就衝上了「台灣單日排行榜」冠軍,由此可見觀眾想一窺日本色情產業內幕的好奇心。

《AV帝王》改編自本橋信宏的同名傳記著作,描述成人片導演村西透,在 1980 年代的日本殺出一條血路,從書籍、錄音帶、影像,一路在色情產業開疆闢土的傳奇故事。

不過,從劇集再看到現實,日本在經濟泡沫化後,色情業的經營越來越困難,儼然成為了「夕陽產業」。尤其這兩年 COVID-19 的衝擊之下,日本色情業又該怎麼生存?

一再發布緊急事態,「疫情海嘯」衝擊日本成人業

6 月 20 日,日本政府決定解除東京都等 9 地的「緊急事態宣言」。不過,這一年半日本的疫情起起伏伏,風俗業、AV界、成人產業,都發生了驚濤駭浪的變化。

「肺炎帶來的影響,其實是空前絕後的」,對日本色情產業瞭若指掌的一劍浣春秋認為,疫情所帶來的衝擊,使得成人片的營收減少、銷量下滑,嚴重程度甚至遠遠超越 2016 年的「AV強要事件」效應──當時,AV 女優香西咲揭露業界以模糊不明的合約,欺騙女性下海拍攝色情片,此事件後,業界共同設立「AV人權倫理機構」,希望能改善行業現狀。

至於容易發生「濃厚接觸」的風俗店,除了客人不敢來以外,在日本更有所謂的「自肅警察」,會針對疫情期間有可能造成破口的行為大肆指責。一劍浣春秋提到:「某種情況來說,他們(風俗店)是被針對的」,生意也因此一落千丈。

成人片銷售量下滑、風俗店來客減少,整個產業的營收受到很大的衝擊。不過,日本人對於防疫逐漸懈怠,從 AV 界的拍攝狀況也可略知一二。

這兩年間,日本發佈了至少 3 次的「緊急事態宣言」,但成人片的產量卻沒有受到太大影響。「照理來講,在自肅的時候是不能拍成人片的」,一劍浣春秋透露,日本在去(2020)年 4 月發布第一次的緊急事態,片商曾經停止全部拍攝行程,結果造成後續的發片行程大亂。

從此以後,片商火力全開,完全跳脫「自肅」應有的框架,再也沒有暫停的聲浪出現,「但其實他們都偷偷拍。」

AV 銷量受疫情影響,入行人數卻不減反增?

既然都火力全開了,為什麼成人產業卻沒有逆勢興盛?

首先,日本成人片的銷售型態與台灣截然不同。台灣多數觀眾是以「網路串流」的方式觀看影片,一劍浣春秋指出:「日本在這方面發展得非常慢,去他們的電器行,還會有一個區域是賣藍光機的」。許多日本人還是習慣用 DVD 觀看成人片,這也讓成人片產業埋下了衰退的種子。

接著,日本成人片業者長期與當地物販店結合,透過舉辦實體活動,拉抬 DVD 的銷量。最常見的就是舉辦女優見面會,只要現場購買他們的作品,就能得到相對應的獎勵,包括獲得入場券,或者握手、合照的機會。在台灣舉辦多年的台北成人博覽會,也是以「與女優第一線接觸」為號召,每年帶動破億元的商機。

如今,疫情導致各式見面會、博覽會停擺,少了吸引大家購買 DVD 的動機,銷售量自然就大幅下滑。

不過有趣的是,即使銷售業下滑,還是有一窩蜂的「新人」,搶著要擠進 AV 界的窄門。

最大的原因,當然還是因為疫情。一劍浣春秋提到,部分打工族因為娛樂場所關閉、餐廳人力減少而失業,之後也一直找不到工作,接著,又面臨到房租、電話費、國民年金繳不出來的窘境。走投無路的狀況下,最後只能投入成人產業。

供過於求,女優職業生涯變短?

看片的選擇變多,感覺還不錯?但緊接著,又面臨到下一個問題。

成人片因疫情銷量不佳,投入拍片的演員又供過於求,導致每個人在產業的平均壽命縮短。只要幾支作品的銷售數字不亮眼,就會被認定沒觀眾緣,「反正後面還有人,你就回去吧」,職業生涯也被迫告終。

「人太多,其實業界的環境也不好」。AV 女優堀內未果子曾在推特發文抱怨,疫情造成工作量變少,即使接到片約了,預算也跟著縮減,「沒有化妝師,必須自帶妝髮」、「便當縮水成 300 日圓等級的」(約新台幣 76 元)。職業壽命變短、片酬又減少,想要在成人產業生存下去,更是難上加難。

傳統社會觀念影響,成人業想獲紓困「難上加難」

既然成人業者是疫情下的受害者,那日本政府又是如何提供紓困?

近期台灣啟動「紓困4.0」的計畫,也針對不同產業提供協助。去年 4 月,日本政府也因應疫情,推出了 108 兆日圓的紓困方案,並開放性工作者申請。看似是一塊大餅,但實際上看得到、卻吃不到。

性工作者 Mika 在接受《CNN》專訪時提到,申請紓困需要檢附薪資減損的證明,但是這一行都是「檯面下的交易」,依工作狀況領現,每天的工資也不同,根本提不出證明。「我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辦?」Mika 甚至悲觀地認為,日本政府根本沒有打算幫助他們。

成人產業紓困不易,最主要是來自於社會壓力。一劍浣春秋解釋,即使成人片跟成人產業,在一定限度內並不違法,但也不太可能得到政府的支持。尤其性工作者列入紓困範圍後,部分保守派人士相當不滿,認為「政府怎麼能拿人民的納稅錢支持性產業?」

國際壓力也是一大原因。日本近年為了籌辦東奧,積極塑造正面形象。除了更積極查禁非法色情,在日本法律允許範圍內的成人業、風俗業,也因為在意其他國家的看法,暫時被日本政府「冷處理」。

民眾反彈、政府保守,再加上奧運將屆,成人產業就成為了日本社會中的「紓困邊緣人」。

女優公開呼籲「別做這一行」,AV 產業何時能重返榮耀?

1980 年代,是日本成人產業的全盛時期,《AV帝王》中敘述的主角村西透,更是代表人物之一。他利用大膽的題材跟拍攝手法,成為 AV 界的先驅,更締造許多無人能敵的傳奇事蹟。

如今因為疫情、奧運、社會觀感多方面的夾擊,成人產業進入景氣寒冬。銷量及收入下滑等打擊,更讓他們跌入谷底。日本 AV 女優令和玲(令和れい)更在推特發文告訴粉絲,自己已經連續兩個月零收入,並公開呼籲想從事 AV 行業的女性,「不要因為被星探挖掘,就誤以為當 AV 女優能賺錢。」

到底什麼時候,日本成人產業才能從谷底爬起,甚至重現《AV帝王》中的全盛光景?

一劍浣春秋認為,最快也要等到奧運舉辦完、疫情結束才有機會。但他也特別提到,依照日本人「墨守成規」的民族性,即使上述的情況解除了,成人產業或許會再低迷一段時間,「除非有找到幾個特別好的女優出來,或許才有復甦、往上爬的可能。」

長久以來,色情行業與傳統觀念間的矛盾,在日本社會中不斷累積。這次的疫情,也炸出了多數民眾始終不願談及的敏感議題。如何讓成人產業與保守派對話,找出平衡點,甚至讓 AV 產業重返榮耀,都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 從《AV帝王》到疫亂下的真實:日本色情業受歧視,淪「紓困邊緣人」》,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芽龍與黃卡:亞洲「真正合法」的紅燈區,在新加坡
PornHub 的「關鍵報告」:從爆量使用者數據,看後疫情時代的消費新趨勢

作者簡介:

Crossing Campus 前身為「校園天下」,延續「為校園而生」的理念,期待透過全新策展與規劃,把世界帶入校園、讓校園走進世界。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