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連續9年調高國防經費為哪樁?因應中國航母威脅,持續研發「航母殺手」高速滑空彈

·6 分鐘 (閱讀時間)

日本首相菅義偉去年9月走馬上任時,曾表示將繼承安倍晉三的保守主義路線,當日本政府去年底宣布2021財政年度高達5.4兆日幣的國防預算,菅義偉顯然也延續了安倍晉三的強化自衛隊政策。對於連續9年增加的防衛經費,《德國之聲》認為重點在於獲取新型武器,包括研發「高速滑空彈」、新世代戰機,以及購買更多可在輕型航母起降的F-35B,對於尖閣諸島(釣魚台列嶼)的防衛力也將大幅增加。

《讀賣新聞》報導,即便日本的防衛預算年年增加,但中國的軍事經費仍是日本的4倍之多,加上北韓開發的飛彈也對日本國安造成威脅,因此2021財年的國防預算案除了將重點置於發展太空、網路、電磁波等新領域的軍事力量,飛彈開發當然也是重點項目。這次被寫進預算書的「高速滑空彈」(Hyper-Velocity Gliding Projectile),日本政府就編列了335 億日圓(約新台幣91億3800 萬元)。

日本研發多年的高速滑空彈,被視為是對付中國的秘密武器。
日本研發多年的高速滑空彈,被視為是對付中國的秘密武器。

日本研發多年的高速滑空彈,被視為是對付中國的秘密武器。

若從過去的防衛省說帖與美日報導看來,這是一種類似於東風-17的新型飛彈,由載運火箭發射到大氣層後,飛彈部從高空以高超音速進行滑翔飛行,並且在GPS的導引下從事「複雜的飛行動作」,比起現有的飛彈更加難以防禦。

《德國之聲》與《每日新聞》均指出,「高速滑空彈」的研發是針對防衛南西諸島而來,可以擊中進犯日本領海與領土的敵軍。安倍晉三的胞弟、現為防衛大臣的岸信夫指出:「這個地區的安全情況變得更加嚴峻,我們必須作出適當反應。」《德國之聲》認為,岸信夫指的是過去一年中國在尖閣諸島近海屢屢派出公務船與軍艦巡航。

解放軍「山東號」航空母艦正在進行海上演練。(中國軍網)
解放軍「山東號」航空母艦正在進行海上演練。(中國軍網)

解放軍「山東號」航空母艦正在進行海上演練。(中國軍網)

《每日新聞》強調,防衛省在在2018、2019年已經針對高速滑空彈編列了185億日幣、2020年則追加了250億的預算,預計在2026年實戰部署的型號將可攻擊侵略日本離島的敵軍。不過高空滑翔彈還有一款強化飛行速度與射程的「性能向上型」,預計將在2028年完成部署,這款高速滑空彈搭配強化彈頭後,將可貫穿航母甲板、在其內部引爆,癱瘓艦載機的起降功能。

《每日新聞》稱,這種升級版高速滑空彈顯然是針對中國航母而來。解放軍的遼寧號早在2012年服役,山東號也在2019年加入,加上外界研判中國未來將擁有至少4艘航母進行輪調使用,以目前路上自衛隊僅擁有射程約200公里的飛彈來說,無法從距離尖閣諸島420公里的沖繩島發射飛彈防禦。如果升級版高速滑空彈能擁有500公里射程,就可以在不出動戰機與護衛艦的情況下應對敵軍入侵。

在研發多年的高速滑空彈之外,這次日本防衛預算最大筆的項目其實是編列 576 億日圓(約新台幣157億1100 萬元)用於新戰機的研發。《德國之聲》指出,日本的新世代戰機研發得到美國軍火巨頭洛克希德馬丁的支持,日本也繼續購置從直升機護衛艦改裝而來的輕型航母艦載機。日本積極發展航母戰力,顯然與研發高速滑空彈一樣,都是為了應對中國的航母威脅。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美聯社)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美聯社)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美聯社)

改良後的防區外飛彈可能擊中沖繩西南部島鏈(包含釣魚台列嶼)周圍的敵艦。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同時是前首相安倍的胞弟表示:「該地區的安全情況變得更加嚴峻,我們必須作出適當反應。」岸信夫所指的是,過去一年來,中國在有主權爭議的釣魚台列嶼周圍頻頻有大動作。

以攻為守,算攻還是守?

至於針對北韓的軍事威脅,日本正在開發打造兩艘神盾護衛艦與一艘潛艦,以加強與美軍合作的海防系統。這個以海軍為基礎的防禦系統,能夠代替已被取消的陸基神盾系統(イージス弾道ミサイル防衛システム),新的護衛艦將配備有更強大的雷達系統,以因應北韓的飛彈威脅。

川金會、美韓關係。川普與金正恩。(美聯社)
川金會、美韓關係。川普與金正恩。(美聯社)

川金會、美韓關係。川普與金正恩。(美聯社)

不過,這項新的國防計畫,也引發長程飛彈是否合憲的爭議。日本於戰後實施的新憲法放棄一切戰爭行為,僅保有自我防衛的基本國防軍備(如「自衛隊」形式),也因而得名「和平憲法」。 不過,一直以來無法取得共識的是「以襲擊進行預防性防禦」是否在憲法的容許範圍之內?

早在1956年,日本的政治家就與憲法專家就此事交換意見,日本若以飛彈攻擊他國以進行「預防性防禦」是否合法。當時首相鳩山一郎發表了一句名言:「憲法的意思當然不是叫我們只是坐在那裡等死。」不過依目前的情況看來,若日本對北韓進行「先發制人攻擊」,所將引發的問題恐怕不只此行動是否違憲,更有可能在此區域引發更複雜的軍事衝突。

日本海上自衛隊霧島號神盾驅逐艦。(美聯社)
日本海上自衛隊霧島號神盾驅逐艦。(美聯社)

日本海上自衛隊霧島號神盾驅逐艦。(美聯社)

可能破壞美日「劍與盾」軍事分工?

在此戰後和平憲法的憲政框架下,日本與美國於1960年簽訂《美日安保條約》,確立了兩國之間安全互助的關係(即將一國受到的攻擊認定為對另一國的危害、共同維持與發展武力以聯合抵禦武裝攻擊)。由於日本憲法第9條明文禁止派遣軍事部隊至海外,到目前為止,外界普遍認為美日合作是基於所謂「盾與劍」原則。也就是,日方為防禦之「盾」,而駐紮在日本的55,000名美軍則為可以對敵人發動攻擊的「劍」。

對於2021財年的國防預算之影響,專家和軍方一致認為,日本擁有中遠程飛彈恐將影響與美國長久以來的分工模式。 《紐約時報》新加坡國際戰略研究所的安全專家格雷厄姆(Euan Graham)說:「不過這種範例早已在多年前就消失了。」無論如何,日本新的國防計畫所涉及的不只是國內預算如何分配的問題,更牽涉到東北亞的區域安全、乃至於美國在東亞地區的軍事部署。不過這項預算案仍須經國會同意,批准後方會上路。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李忠謙專欄》又見東方主義:不合時宜的「中國通」傅高義
相關報導》 希望盡早與拜登會面 日本首相菅義偉:預計2021年2月訪問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