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首相三強角逐 對華強硬成為共識

·11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中國、日本國旗
美國、中國、日本國旗

日本首相菅義偉(Yoshihide Suga)月初宣佈放棄競選執政黨總裁連任,日本政壇進入激烈動蕩。本月底即將舉行自民黨總裁選舉,之後日本將產生新一任首相。在緊鑼密鼓的競選角逐中,對華政策正成為候選人贏得選票的關鍵。

分析認為,不論候選人是對華鴿派還是鷹派,在目前美中關係緊張以及台海局勢日益嚴峻的形勢下,候選人都傾向以更強硬的態度對待中國,這為已經緊張的中日關係蒙上陰影。

自民黨總裁選舉將於本月17日公告,29日投票。由於自民黨目前在國會中佔多數席位,獲勝者將成為新任日本首相。目前已經宣佈參選的候選人包括前外務大臣岸田文雄(Fumio Kishida)、行政改革擔當大臣河野太郎(Taro Kono)和前總務大臣高市早苗(Sanae Takaichi)。

岸田文雄:抗衡中國是首要任務

岸田文雄
岸田文雄

日本前外務大臣、64歲的岸田文雄在菅義偉辭職前就已率先表示參選,並在近日高調接受媒體訪問時稱,如果當選,會將抗衡中國作為首要任務。此言一出,立即引發強烈反響。

岸田文雄在接受日經亞洲(Nikkei Asia)訪問時說,對北京在外交和經濟方面的攻擊行為「深感震驚」,為了保護「自由、民主、法治和人權等基本價值觀,我們將與美國、歐洲、印度和澳大利亞等持有相同價值觀的國家合作,來反對專制制度」。

岸田文雄還在接受彭博社、《華爾街日報》等國際媒體訪問時針對台灣問題發表言論。 「台灣處在美中對峙的最前沿,」他說,「看看香港和維吾爾族人的情況,我強烈感受到,台灣海峽將是下一個大問題。 」

岸田文雄一向被視為自民黨內的對華鴿派。日本政界原本預計岸田文雄將與菅義偉展開一對一對決,但菅義偉退出競選,令岸田文雄更有望贏得選舉。

東亞國際關係學者林泉忠對BBC中文分析,岸田文雄以往對華表態的力度相對較弱,無論在黨內、社會還是美國方面都認為他「魄力不足」;這次他率先表示參選的一連串動作的確有讓人「眼前一亮」的效果,在黨內贏得許多掌聲,是其競選「成功的第一步」。

岸田在2017年卸任外務大臣後,任職自民黨政務調查會會長,離任後再沒有擔任黨中央的職位。日本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所教授松田康博在BBC中文的訪問中形容,本次總裁選舉是岸田「最後的機會,因此他要把所有的力量集中在競選」。

松田康博還指出,自民黨總裁選舉的選票由自民黨黨員和國會議員各佔一半的比例構成,比一般普選更加需要考慮地方保守派的選票,因此岸田放出狠話一定程度上也是為了「迎合保守派」。

岸田在2012年至2017年期間擔任外務大臣,正值日中兩國深陷緊張關係,他時常處理與鄰國之間的麻煩問題,包括中國與韓國事務。這些經歷也讓他深刻體會到處理外交事務的不易,也影響到他的對華態度,松田康博說。

自民黨內對華強硬「主流化」

2020年自民黨總裁選舉
2020年9月14日,日本東京舉行自民黨總裁選舉,岸田文雄、安倍晉三、菅義偉、石破茂(左至右)等慶祝菅義偉當選。

分析指出,鴿派的岸田轉向並不純粹是競選策略;國際環境的變化令日本執政黨候選人普遍對華強硬。

鑒於美日兩國在安全保障方面的同盟關係,日本的對華政策很大程度上受到美國對華政策的影響。美中兩國的激烈競爭,以及中國在處理南中國海、台灣等事務上的日益強勢,令自民黨黨內正在形成對華強硬的共識。

自美國前總統特朗普2019年發起貿易戰以來,美中兩國就衝突不斷,去年7月,兩國互關總領事館,雙邊關係進入歷史低谷。拜登政府上台後,對華政策在很大程度上延續特朗普的做法,同時更傾向於聯合盟友對抗中國。

拜登總統上任後的一個重要決定,就是表明日本是美國在印太地區最重要的盟友。日本首相菅義偉是首位受到拜登政府邀請到訪白宮的外國領導人。

拜登和菅義偉在今年4月會晤後發表聯合聲明,罕見地表達對台海局勢的共同擔憂,呼應了3月美日外交及國防部長「2+2會談」後,雙方在共同聲明中強調的「台灣海峽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這一舉動被視為美日重新審視對華關係的開端。

除此之外,在中國解放軍日益對台彰顯軍力的情況下,日本也感受到來自台海的威脅。

對日本來說,台灣發生的小規模軍事衝突都可能引發大問題。資源匱乏的海島國家日本需要經海路進口大量能源和糧食,其中最大的進口物資石油超過半數經南中國海運送。如果兩岸發生軍事衝突,海上航線會受到影響。同時,台灣位於太平洋「第一島鏈」上,距離日本沖繩僅數百里之遙,一旦台灣遭受攻擊,沖繩很可能會捲入。

「如今對中國的戒心,對台海議題的高度重視,已經成為目前黨內的主流」。林泉忠說。他認為,岸田如果當選「會比以往強硬,至少不會弱於菅義偉政府」。

另外,釣魚島(Senkaku Islands,日本稱尖閣尖閣諸島)問題始終是懸在中日關係頭上的一把劍。北京在今年年初推出《海警法》,賦予海警船在一定情況下使用武器的權利。這在日本輿論和政壇掀起軒然大波,首相菅義偉表示完全無法接受這一法律。 「這累積了日本對華態度反彈的能量,」林泉忠說。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原定去年對日本進行國事訪問,但因疫情而受阻,此後中日兩國關係惡化。

日本的對華政策還受到美國在印太地區整體策略的影響。松田康博教授指出,拜登政府非常希望重建美日韓三國之間的合作,以抵禦來自北韓和中國的壓力。而岸田在處理與韓國之間的外交事務方面與菅義偉和前首相安倍晉三有所不同,他「對韓國沒有強烈反感,傾向於推動合作」。

在岸田任外務大臣的2015年,日本和韓國之間就二戰中的「慰安婦」問題達成和解協議。但兩年後,文在寅政府撤銷該協議,令日本陷入被動,兩國關係也隨之進入低谷。松田康博教授認為,如果需要改善日韓之間的緊張關係,更需要日本、韓國與美國之間的合作。

「明年文在寅結束任期,今年日本首相換人,此時日本如果出現一個對韓國比較溫和的首相,會變成改變日韓關係的契機,」松田康博說,這一方面也許是美國所期待的。

河野太郎:中國已成安全威脅

河野太郎
河野太郎

另一參選人、58歲的河野太郎也同樣具有競爭力。他目前是行政改革大臣兼負責新冠疫苗接種事務的擔當大臣。

河野太郎畢業於美國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外交學院,英文流利,曾在2017年至2019年擔任外務大臣,2019年9月至2020年9月擔任防衛大臣。他在南中國海和釣魚島問題上態度向來強硬,屢次強調中國的軍事威脅,並表示日本需要加強自身防衛。

河野在今年8月27日出版新書《推動日本前進》(Move Japan Forward)中闡述其在日本安保、能源等領域的政治理念。他認為,為了應對軍事力量急速擴張的中國,應維持並強化日美同盟,並尋求與持有共同價值觀的亞洲各國建立同盟組織。

河野太郎在去年9月的一個論壇中說,「我擔任外務大臣時非常謹慎,沒有說中國是威脅……但作為防衛大臣,我必須說,中國已經成為日本的安全威脅。」

「我們已凖備好保衛我們的每一寸領土,而且我相信,日美聯盟願意為尖閣諸島而戰,」河野還在去年6月說。他當時罕見地公開指認一艘中國潛艇進入日本領海。

松田康博教授說,河野的溝通方式很直接,在日本的政治家裏較少見,但卻是美國最喜歡的類型。「如果像安倍那樣在美國國會演講,一定會大受歡迎」,他說。

「岸田是默默做事的人,與他相比,河野更懂得推銷自己」,松田康博教授說。

相較於岸田,河野太郎還有更多年輕人支持。近日一項民調顯示,在18至29歲人群中,河野太郎獲得了32%的支持率,與岸田文雄獲得的5%相比,具有壓倒性優勢。

如何應對台灣問題

菅義偉宣佈退出自民黨總裁選舉競選
菅義偉宣佈退出自民黨總裁選舉競選。

對中國來說,岸田文雄和河野太郎的表態都不受歡迎。中國一些媒體在岸田強硬表態後發出「還沒上任就如此囂張」的呼聲。官方小報《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撰文稱其「只是嘴上說說而已,不敢對中國發動真正攻擊,這樣做只會淪為美國的炮灰。 」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9月2日記者會上回應了岸田文雄的言論,他重申台灣屬於中國領土,並稱「台灣問題事關中日關係的政治基礎。日方在台灣問題上對中國人民負有歷史罪責,尤其應當謹言慎行。」

在日本和平憲法的框架內,日本軍隊不能主動使用武力解決爭端,只能在受到攻擊時進行自衛。近年來相關法律有所修訂,意味著如果其盟友在日本臨海受到攻擊,自衛隊可以使用武力防衛,並提供物資支援。

美國第七艦隊的基地設在東京附近的橫須賀港,日本南部最大島嶼沖繩島也是美國的重要軍事基地。一旦兩岸發生軍事衝突,美國是否會協防台灣,將影響日本採取怎樣的支援策略。

松田康博說,「中國如果要攻擊台灣,在日美軍和日本自衛隊會首當其衝,很有可能會受到解放軍的攻擊。所以日本要加強防備自己,加強為美軍提供後勤的能力。」

今年三月以來,美國和亞洲各國對台灣海峽的危機感上升了,包括日美2+2會談,日美峰會、日澳2+2會談、G7峰會等都提到台灣問題,相關的聯合聲明在日本受到高度重視。

在拜登政府著力推動與盟國在外交、國防領域的高層對話之際,上個月,日本與台灣執政黨在國會層面上舉行「外交防衛政策意見交流會」,有媒體稱之為凖「日台2+2對話」。

不過,松田康博認為,這一對話「不一定代表日本和台灣之間的安全合作有所進展,更不用說相關政策會改變」。

岸田文雄在近日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隨著中國裝備自己以應對周邊地區的威脅,日本的國防預算可能會繼續增加。松田康博認為這是比較「務實」的態度。

靖國神社「常客」高市早苗

高市早苗
高市早苗

日本前內務大臣、60歲的高市早苗也宣佈參選。

高市早苗經常參拜供奉日本戰爭死難者的靖國神社,稱日本侵華戰爭是「自衛戰爭」。宣佈參選後,她表示將繼續參拜,並強調這是「宗教自由」。這一表態對中國來說極其敏感,上個月中國外交部剛對安倍晉三在二戰結束76週年時參拜靖國神社表示憤怒,稱是對「歷史正義的褻瀆」。

高市早苗還承諾建立一個與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相對應的日本機構,以防止敏感技術信息被洩露給中國。她還支持修改日本和平憲法以及自衛隊向海外派兵等。

有報道指,前首相安倍晉三支持高市早苗角逐。不過,根據日本中央社最近一項民調顯示,高市只獲得3%的支持率,相比河野太郎的31.9%和岸田文雄的18.8%相去甚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