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道中學阿龍教官聆聽、理解和陪伴代替嚴厲的處罰

·5 分鐘 (閱讀時間)
詹宗龍教官(前排中)的國防課很不一樣
詹宗龍教官(前排中)的國防課很不一樣

「稍息立正站好」是5、6年級生對軍訓教官最普遍的印象,臺中市私立明道中學教官詹宗龍顛覆過去教官以生活輔導「教」、「管」的模式,以聆聽、理解和陪伴代替嚴厲的處罰,讓中學的孩子在枯燥的生活中找到愛與溫暖,成功拉近教官與學生之間的距離。

小時候曾經因為上課不認真,詹宗龍教官在學校同學面前挨了老師一個結實的的巴掌,有羞愧、有憤怒;曾經帶著弟弟翹課偷錢,他不喜歡上學,也不愛上課。骨子裡「不乖的血液」詹宗龍教官在高中畢業那年選擇念軍校,他說,那是一段重要並改變自己一生的階段。他說,他在軍校享受了「不自由的自由」。

教官,在學校的任務多以生活輔導為重點工作之一。詹宗龍教官提到,

剛到明道中學擔任教官時,主任教官就曾經告訴他,課怎麼上隨便你,只要管好學生就好,管好學生比什麼都重要。但是詹宗龍教官「不乖的血液」讓他想以不同的方式陪伴青春年少的孩子。他毛遂自荐的加入學思達平台創辦人張輝誠老師團隊,在明道中學推動「學思達」教學法與「蕯提爾的對話」。

詹宗龍教官認為,現在孩子資訊暢通與彼此連繫十分暢通與普遍,也無法以老師是上位者權威告訴孩子怎麼做,而是讓孩子說出自己最真實的觀點與感受,也是培養未來到社會解決問題的能力,要說出來。

他提到一名抽煙的學生,一般的處理方式就是處罰,可是他想理解學抽煙背後真實的原因,可能前一天被趕出家門,一整晚都在流浪,當你理解 抽煙學生的故事後你會覺得抽煙這件事沒那麼重要。

一開始到明道中學任教時,詹宗龍教官說,對學生的不理解,讓他自覺對學生犯了錯。記得那時他曾要求在教室趴睡的學生到教室後方罰站,之後那名學生三年都不和教官說話;後來發現,學生是因為生理期不舒服才趴睡在桌子上,詹宗龍教官當下認為自己錯了。他說,如果知道學生是生理期不舒服,是能接受學生在教室趴著休息,所以不要那麼快的把眼前所看見的事變成沒有思考的話說出來,這是詹教官最大改變,不會直接把情緒反應出來;假設生氣,一定是有意識的生氣,因為為了你好而生氣,不會沒有經過思考判斷而發洩情緒,因為發洩情緒就失去教育的意義。

看在學長張耿榮教官的眼中,詹宗龍教官是不墨守成規勇於追求理想的人。

他時時刻進修,不同於般生輔人員的安於現狀,而是讓自己更進步創新與突破。明道中學從去年起推「蕯提爾的對話」,就是要減少師生之間的衝突。要把每個學生留在學校。

詹宗龍是高二黃聿瑄同學的輔導教官也是全民國防老師,他說,阿龍教官是一位會聆聽學生內心事的教官,分享與家人間的衝突,教官了解後鼓勵踏出去,過去會逃避,知道問題也不正視,教官要她不逃避與家人溝通,也 解決與家人之間問題。他謝謝他在有問題時願意輔導,與家人抗爭過程,也一路陪著幫助,到現到可以解決問題,謝謝他聆聽她內心的聲音,也謝謝他告訴她如何解決。

同樣是高二的張祐慈同學覺得阿龍教官像朋友,不像一般老師很凶;如果學生有困難,他會教學生解決,像是自己一次與同學意見不合,教官也告訴她如何與同學相處之道。

由於不是國英數主科課程,不論是過去的軍訓課或現在的全民國防課,多給人刻板無趣的印象。詹宗龍教官笑說,自己當學生時,印象中上國防課都看電影,諾曼第大空降,第一集看到最後一集。其他的印象就是教官人很好,願意和學生說話,交朋友。

如何讓課變有趣,他覺得應該要從心理學機制「比馬龍效應」來說。用於教育心理學的「比馬龍效應」用於教學,可以讓學生喜歡上這堂課;他進一步說明,國防課,就像是一壺煮沸的熱水,時間久了會冷卻,這群孩子只是冷卻,不是對土地沒有眷戀沒有歸屬,而是冷卻需要有人加溫,他的工作就是為冷卻的水加溫,讓學生重新回憶生在這時代這塊土地是非常幸福的事,所以國防課是以情義為核心, 以故事發展進行,沒有標準答,對的或不對都對,只是你如何說出基礎說服別人,論證你的答案,這堂課是很 有趣的課,範圍很廣泛。

果不期然,透過「學思達」教學模式,以情義為核心的國防課受到學生喜愛。

黃聿瑄,很像在讀一本故事書,讀完故事書要寫閱讀心得,有時書很難讀,有時很有趣。張祐慈,比較不想睡覺,以前都是老師在念課本,但是詹教官的課會談時事,有主題,不會只是課本上的內容。

全民國防課的實習老師陳佳佑看到詹教官國防課很不同,他採學思達教法,學生有很大的成長;他看到學生的作業,從寫不到100個字,到樂於或是積極參與。

明道中學詹宗龍教官透過「學思達」教學模式,學生的學習表現有了顯著轉變,翻轉了填鴨式的教育,成功將學習舞臺歸還給學生!那位,過去被老師賞了一記巴掌的學生,也在110年獲得師鐸獎的肯定。他說,謝謝你,過去那個不服輸的自己,讓他成為更好的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