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生代/大姊管很嚴 鹿希派挨批靠爸嘆不厚道

·3 分鐘 (閱讀時間)
新EP《BLESSED》剛數位上架,鹿希派就預告下半年還會有另一張EP要推出。 (圖/張祐銘攝)
新EP《BLESSED》剛數位上架,鹿希派就預告下半年還會有另一張EP要推出。 (圖/張祐銘攝)

吳宗憲的兒子吳睿軒(鹿希派),近日推出數位EP《BLESSED》,音樂科班出身的他,2019年底自美國伯克利音樂學院畢業,對於頂著天王老爸的光環出道,音樂實力因此被忽視,他直言:「講我靠爸不太厚道,我不只是星二代而已。」未來他只希望用作品,撕掉自己身上的標籤,讓更多人聽見他的音樂。

鹿希派發片後,吳宗憲曾多次帶著他參與大型演出,增加舞台歷練。(圖/台視提供)
鹿希派發片後,吳宗憲曾多次帶著他參與大型演出,增加舞台歷練。(圖/台視提供)

雖然現在以歌手作為終身志業,鹿希派卻說:「沒有任何人學音樂是自己想學。」有個以歌唱起家的老爸,鹿希派和三個姊姊小時候都有接觸音樂,最後只剩他走上音樂之路,「因為很喜歡表演,大概小學五年級就下定決心要做音樂,算是漸漸在舞台上找到自信。」

失言誤事 音樂路卡關

國中上音樂班、高中主修作曲的鹿希派,本想和同學一樣報考臺北藝術大學,此時爸爸卻對他說:「三個姊姊都留學了,如果只有你沒出國見識一下,你以後一定會怨我。」

2018年鹿希派在IG開玩笑要炸掉台北市政府,事後被吳宗憲當眾狠狠教訓一頓。(圖/報系資料庫)
2018年鹿希派在IG開玩笑要炸掉台北市政府,事後被吳宗憲當眾狠狠教訓一頓。(圖/報系資料庫)

在美留學期間,鹿希派開始認真鑽研嘻哈音樂,還會將自己的作品上傳到臉書,「我覺得這是很容易讓聽眾產生共鳴的音樂,也希望我的音樂可以跟別人的靈魂對話,憲哥聽到後問我『要不要發唱片?』二○一八年我就出了第一張專輯《AMBULANCE》。」對於曾有人指他出道是「靠爸」,他認為不太厚道,「我不只是星二代而已,但我會學著接納這個角色,不要想到其他負面的。」

鹿希派透露,全新EP《BLESSED》的歌曲早在二〇一九年就完成,但期間發生「炸市府」的失言風波,一度被迫退出演藝圈,他自嘲就是「出包」了。去年又碰上疫情,發片計畫只能暫時擱置,「畢業回來就想再發片,我比較傻,認為做了音樂就是要跟大家分享,但憲哥和姊姊Sandy覺得我的形象還沒找到定位,也教導我一些演藝圈的眉角。」

對於相隔三年才推出新作品,鹿希派自嘲是自己出包的後果。(圖/張祐銘攝)
對於相隔三年才推出新作品,鹿希派自嘲是自己出包的後果。(圖/張祐銘攝)

真誠創作 不刻意討好

在父親和姊姊的建議下,鹿希派去年下半年開始減肥,並等待發片時機,一路就等到今年四月,「重新來過再出發,這些都是人生過程,也是生命給我的機會。」創作力十足的他,預告下半年將再發行一張EP。

提起新歌〈關燈關門關冷氣〉,鹿希派坦言是大姊Sandy下的指令,「她說我應該寫這樣的歌,才是大家樂見的,雖然一開始不是很願意,但想說挑戰來了我就接受。」對於姊姊今日的成就,他非常敬佩,「Sandy真的很嚴格,對她自己、對我都是,希望我將來能變得跟她一樣強壯精明。」

不過,鹿希派對於音樂,還是有自我的堅持,「我自詡為創作者,會時刻記錄自己的聲音,把情感意象化成為音樂,如果身為聽眾,我會希望這個artist給我真誠的感動,不要特別去寫討好聽眾的音樂,這是我對自己的小小要求。」

對於大姊Sandy,鹿希派心中滿是敬佩,更希望自己將來像對方一樣強壯精明。(圖/中天提供)
對於大姊Sandy,鹿希派心中滿是敬佩,更希望自己將來像對方一樣強壯精明。(圖/中天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