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通過新法防外來干預 恐壓縮言論自由

·5 分鐘 (閱讀時間)
新加坡國會日前通過「防止外來干預法」(Foreign Interference Countermeasures Act,FICA),授權政府可以強制網路服務供應商和社群媒體平台提供用戶資訊,阻擋內容,並移除用來「散播敵意」內容的應用程式。(Pixabay)
新加坡國會日前通過「防止外來干預法」(Foreign Interference Countermeasures Act,FICA),授權政府可以強制網路服務供應商和社群媒體平台提供用戶資訊,阻擋內容,並移除用來「散播敵意」內容的應用程式。(Pixabay)


新加坡國會日前通過「防止外來干預法」(Foreign Interference Countermeasures Act,FICA),授權政府可以強制網路服務供應商和社群媒體平台提供用戶資訊,阻擋內容,並移除用來「散播敵意」內容的應用程式。批評人士擔心,這將對新加坡的言論和訊息交流自由引發寒蟬效應。

星倉促通過新法 防外力干預

新加坡國會10月4日經過長達10小時的辯論後,以75票贊成,11票反對,2票棄權,通過「防止外來干預法」。這項新法允許當局強制網路服務供應商、社交網絡平台以及網站營運者,提供用戶資料、封鎖內容,並移除用於散播「敵意訊息」的應用程式。

此外,凡是被依此法視為「具政治影響力人士」者,都必須披露他們的外國資金來源,並接受相關規範措施,以降低海外干預風險。而且相關上訴並不經過法院,而是交由特別設立的仲裁庭,被裁定違法者可能遭到重罰或監禁。

反對黨與獨立媒體皆表不滿

儘管新加坡朝野雙方都反對外來勢力干預新加坡內政,但這份厚達249頁的法律,從提交國會到表決通過只用了3星期,因此受到新加坡反對黨和獨立媒體人士的批評。他們一致認為,新法案賦予內政部長太大權力,而且法案的推出過於倉促,同時認為相關上訴案件應交由法庭進行司法審查,而非交由政府委任的仲裁庭。

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引述新加坡在野「工人黨(Workers’party)」議員嚴燕松(Gerald Giam)指出,「如果這些嚴厲措施未受到適當限制,可能對新加坡人的言論和訊息交流自由造成寒蟬效應。」

新加坡獨立媒體工作者韓俐穎(Kirsten Han)向自由亞洲電台(RFA)表示,「新法案最大的問題就是,決定一個人或一個組織是否涉及海外干涉的代理人,這個權力都落在政府手裡。我們能向法院上訴的能力特別有限,這個法案其實很容易被濫用。」

學者:新法模糊寬泛 可能顛覆法治

學者和國際人權團體則對新法的用語模糊深感關切。

新加坡國立大學(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政治系副教授莊嘉穎(Ian Chong)向自由亞洲電台表示,「防止外來干預法」最大的問題是,條文不夠清晰、精準,新加坡政府可能利用新法打壓不同政治見解的人士。

以透過法治來促進與保護人權的組織「國際法學家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f Jurists, ICJ)法律顧問Daron Tan向金融時報表示,「『防止外來干預法』不符合人權法律和標準,該法中措辭模糊且太過寬泛,可能被用來過度縮減表達、資訊和結社的自由,以及限制隱私權。而同樣令人感到不安的是,此法意圖削弱法院在審查政府行使權力上所扮演的角色,從而顛覆了法治。」

英國廣播公司(BBC)引述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亞洲區副主任羅伯森(Phil Robertson)指出,「新加坡通過FICA,對社區活躍人士、獨立媒體和反對派政治人物,都構成一場人權災難,因為他們將獨斷獨行的權力交給新加坡政府,以模糊不清的指控稱有外國人涉入,就可以來懲罰任何人」。

羅伯森指出,利用這項法律,新加坡政府可以「封殺他們不喜歡的觀點。這是新加坡再一次,經由訴諸更適合不相信其人民的專制政權的政治措施,來展現他們對民主的信心是多麼脆弱。」

新法有遭濫用的風險

推動新法的新加坡內政部長尚穆根(K Shanmugam)也承認此項法律存在政府權力被濫用的風險,但仍表示,這是當局在應對外部威脅和制衡政府濫權之間,所能取得的最佳平衡。

他保證,言論自由與商業活動只要公開透明,就不會受到新法的約束。

新加坡管理大學(Singapore Management University)法律系教授陳慶文(Eugene Tan)向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表示,「儘管這項新法並非針對記者,但如果他們(新聞)的事業被發現是敵對訊息活動的一部分,就可以適用。」

不過,陳慶文並不認為,這項法律會限制新加坡獨立的新聞業。「我可以理解這是一項合理的擔憂,但只會發生在此法被當局濫用的情況下。」

港府未來修法 可能套用新加坡新法

學者擔憂的對象並不僅限於新加坡,新加坡國立大學學者莊嘉穎說:「新加坡的新法跟香港的國安法一樣,給執法單位和政府行政部門的政務官員很大的解讀空間,所以它們有比較多的活動彈性。」

因此,他認為,香港政府未來就「基本法」23條有關國家安全的立法時,可能會參考新加坡的這套新法。

在模糊的用詞和寬泛的解釋空間下,言論和訊息自由的空間,將無可避免的受到壓縮。

原始連結

更多中央廣播電臺新聞
新加坡獨立媒體針砭時政 拒公開資金被撤銷執照
加強言論管制 網路老大哥現身中亞
不關心基本人權和自由 最後就會連捍衛娛樂生活的力量都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