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把民主抹紅

本報訊
·2 分鐘 (閱讀時間)

無論罷捷結果如何,都是集體民意的展現,支持或反對,都應尊重結果。只是,民進黨在這段過程,定調黃捷若被罷掉,就是《香港國安法》首位DQ(被取消資格)的議員,這種說法不僅暴露民進黨把罷免視為「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政治工具;更是再次消費香港,換取政治紅利。

自從蔡英文藉由「芒果乾」(亡國感)贏得連任,民進黨上下就鮮少對香港問題發出「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濟世情懷。直到近日,眼見黨主席發難搶救黃捷,就看見林飛帆再度從抽屜翻出布滿灰塵的「香港牌」,差點讓人以為他是哪位江湖術士,把香港當咒語,以為只要念念有詞,就能趨吉避凶,春滿乾坤福滿門。

只是,不曉得他是不夠認真,還是存心幫倒忙,明明民進黨喊了好些年「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卻定調黃捷被罷免就是首位成功被以《香港國安法》取消議員資格的民代,形同把台灣地位與香港畫上等號,把國家降為地區。

更令人錯亂的是,幾周前,當桃園市議員王浩宇確定遭罷免,民進黨發言人指控國民黨介入動員,「造成政治對立,非台灣之福」。言猶在耳,當蔡英文在民進黨中常會下達動員令,要求不能對罷捷案坐視不管時,依照民進黨標準,這不也是在製造政治對立、做非台灣之福的事?

結果,民進黨無法以同一套標準譴責蔡英文就算了,還由林飛帆打出「香港牌」動員反罷免,抹紅人民集體行使複決的權力,完全暴露民進黨是把罷免視為「對我有利才叫民主」。

民主民主,古今幾多罪惡,假汝之名以行。民進黨對香港、對民主的聲援,總是讓人不寒而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