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丁左右逢源的國際戰略

·4 分鐘 (閱讀時間)

12月15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俄羅斯總統普丁舉行了領袖視訊峰會,這是在拜普會與民主峰會背景下舉行的對話。普丁稱習近平是「自己珍貴的朋友」,定位兩國關係是「21世紀國家間合作真正的典範」。

12月7日,拜登與普丁進行視訊。其目的大抵有三:第一,建立俄美之間領袖直接對話機制,以確保提供長期有效且持續可靠的安全承諾;第二,確認具體清晰且不容模糊的敏感分歧點;第三,消除外交障礙,確認彼此以平等且相互尊重的態度進行談判。總體而言,雙方認為談判是開誠布公、實質具體且饒富建設性意涵。儘管如此,莫斯科已經改變了外交基調,成為美國兩邊腹背受敵和外交失效的最大障礙。

莫斯科從被動忍讓北約東擴,到主動要求簽字立約保證。俄羅斯強調北約應提供法律承諾,保證不能擴張到烏克蘭,並以此作為俄羅斯的紅線區。北約在波蘭與羅馬尼亞的飛彈防禦系統,已經成為俄國部署中長程飛彈並且陳兵俄烏邊境的理由,這使得歐盟備感威脅。俄羅斯與北約之間的安全困境在於:德法俄堅持諾曼第協商機制和明斯克協議;而美國和烏克蘭並不願意遵守城下之盟,但拜普會顯示,美國並不支持基輔軍事解決頓巴斯問題,以避免和俄羅斯正面軍事對決。

拜普會是各自展現公共外交的戰略傳播場域。一方面,拜登和普丁都需要建立國內外的聲望以利長期執政;另一方面,雙方在烏克蘭問題上是宣傳與反宣傳的巧實力競爭,彰顯彼此擁有相互威嚇與抗衡的軍事實力。事實上,一種以國防自主和武器銷售的軍工合作型態,所建立的新型軍事合作夥伴關係正在亞洲形成。澳英美3國軍事合作與俄羅斯執行的俄印中三角軸心,將呈現印太區域的均勢平衡,而印度正巧妙地扮演一個不結盟和擅於安全避險的區域強權典範。

莫斯科的氣氛顯示,普丁主義正在形成,強調俄羅斯已經恢復大國地位,和美國平起平坐。普丁認為「俄羅斯是否入侵烏克蘭」是一個挑釁的問題,因為俄羅斯要為北約東擴及其部署飛彈做出回應準備,而北約的目的是要分裂俄羅斯領土與族群關係。普丁試圖塑造俄羅斯文化特殊論,以反擊拜登的民主峰會並不能普世解釋俄羅斯多民族的問題及其政策現狀。日前,俄羅斯總統下屬的公民社會發展和人權委員會召開視訊會議,普丁與知名的俄羅斯導演索庫羅夫的爭論引起普遍關注。索庫羅夫建議:「讓不願意和俄羅斯作為一個國家的人離開」,立刻遭到普丁嚴正指出:「說話前要先想想」。車臣總統小卡德羅夫則斥責索庫羅夫的言論是製造民族仇恨和極端主義。這段爭論顯示,俄羅斯有自己多民族的公民社會特徵和人權保障,俄式民主不會讓美式民主來主導普世人權概念而專美於前。

對於俄羅斯處於中印邊境衝突中的角色定位是什麼?俄羅斯外交政策仍然是信守「普里馬科夫主義」,就是堅持執行國際體系的多極政策與建構俄印中三角軸心關係,這反映在普丁上任之後落實金磚國家領導峰會,以及中俄完成接受印度和巴基斯坦同時加入上海合作組織的多邊運行機制當中。在當前中美戰略競合的主旋律下,俄羅斯在烏克蘭邊境的軍事行動,構成了美國亞洲軍事遏制政策的絆腳石。受到美國經濟制裁俄羅斯國防武器出口公司的衝擊,印度順勢提升國防自主生產能力以及落實軍工產品進口多邊化政策。就在拜普視訊峰會前夕,普丁率領國防與外交首長旋風訪問新德里,確認S-400防空飛彈的首批交付,並且穩定了與印度10年的軍工合作訂單。俄羅斯在亞洲建立的俄印中大三邊軍工技術合作市場,應有助於中國緩解澳英美3國軍事合作的壓力。當然,擁有先進武器和天然氣的俄羅斯,距離處於中美之間的樞紐位置也就愈發接近了。(作者為元智大學助理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