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頭號政敵」挺過毒殺,即將回國!納瓦爾尼:俄羅斯是我的國家

廖綉玉
·3 分鐘 (閱讀時間)

俄羅斯知名反對派領導人納瓦爾尼去年8月疑遭人下毒,後來被送至德國柏林接受治療,證實他中了前蘇聯開發的神經毒劑「諾維喬克」,幸好大難不死。納瓦爾尼休養數個月後,13日表示他已買好機票,預計17日飛回俄羅斯首都莫斯科。

納瓦爾尼(Alexei Navalny)說:「俄羅斯是我的國家,莫斯科(Moscow)是我的城市,我很想念它。」他在社群平台Instagram寫道:「對我來說,『回不回去』從來不是問題,這僅是因為我並未離開。我到達德國的時候,躺在急救箱裡,這是出於一個原因:他們試圖殺死我,而我倖存了下來。」

若是納瓦爾尼返回俄羅斯,他將面臨不確定的未來,因為俄國當局已經警告他可能會坐牢。納瓦爾尼先前被控盜用公款,2014年被判處3年半的有期徒刑,並獲准緩刑,緩刑於去年12月30日到期。

上個月,俄國聯邦監獄管理局(FSIN)指控納瓦爾尼違反緩刑判決,並下達最後通牒,要他在去年12月29日之前向莫斯科的一個指定機構報到,否則他將必須入獄服刑。本星期,聯邦監獄管理局向地方法院提出申請,指控納瓦爾尼違反緩刑規定,要求讓他入獄。

此外,俄國的調查委員會已對他提出一項新的刑事訴訟,指控他涉嫌詐欺,將外界捐款轉移至各個非政府組織,包括他成立的反腐敗基金會(Anti-Corruption Foundation)。

俄羅斯知名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8月疑遭人下毒,後被送至德國醫院接受治療,目前已經出院(美聯社)
俄羅斯知名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8月疑遭人下毒,後被送至德國醫院接受治療,目前已經出院(美聯社)

俄羅斯知名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8月疑遭人下毒,後被送至德國醫院接受治療,目前已經出院(美聯社)

44歲的納瓦爾尼表示,聯邦監獄管理局的行為是出於政治動機,並認為俄國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正竭盡全力製造針對他的新案子,阻止他回俄國。納瓦爾尼呼籲支持者17日到莫斯科的機場與他見面。

去年9月,納瓦爾尼從柏林的夏里特醫院(Charité hospital)出院,他13日表示目前自己能做伏地挺身與深蹲,因此幾乎算是完全康復了。

哄騙俄羅斯FSB特務說出毒殺真相

去年8月20日,納瓦爾尼結束助選行程,從西伯利亞托木斯克(Tomsk)搭機返回莫斯科途中,突然身體不適且陷入昏迷,後來飛機在鄂木斯克(Omsk)機場緊急降落。8月22日,他搭專機到德國柏林夏里特醫院接受治療,隨後證實他中了神經毒劑「諾維喬克」(Novichok)。

俄羅斯知名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先前在德國柏林夏里特醫院接受治療(美聯社)
俄羅斯知名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先前在德國柏林夏里特醫院接受治療(美聯社)

俄羅斯知名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先前在德國柏林夏里特醫院接受治療(美聯社)

去年12月,納瓦爾尼虛構身分,佯稱自己是俄羅斯聯邦安全局(FSB)一名將軍的助手烏斯蒂諾夫(Maxim Ustinov),致電FSB負責暗殺他的其中2名特務人員。第一個接到電話的特務立即認出他的聲音,並掛了電話,第2位特務庫德里亞夫采夫(Konstantin Kudryavtsev)卻信以為真上鉤。

庫德里亞夫采夫在電話裡一五一十說出暗殺小組的行動經過,他透露一個偵查小組事先抵達托木斯克,到納瓦爾尼下榻的桑德旅館(Xander Hotel)部署,小組成員關閉了旅館的監視攝影機,接著下毒。

庫德里亞夫采夫透露,暗殺小組成員是將諾維喬克下在納瓦爾尼四角褲的內側縫線。英國《衛報》(The Guardian)指出,FSB特務可能是透過旅館洗衣服務或潛入納瓦爾尼的旅館房間下毒,下毒方式可能是在他的四角褲噴灑或塗抹諾維喬克。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哄騙俄羅斯FSB特務說出真相,「普京頭號政敵」納瓦爾尼:我的四角褲被塗上神經毒劑!
相關報導》 回憶中毒瀕死瞬間 「普京頭號政敵」納瓦爾尼接受BBC專訪:起初完全不痛,但感覺快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