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曇花一現的言論自由(上)】憤怒讓他們找回說真話的勇氣 中國訊息管制暫現鬆動

劉瑞芬
·4 分鐘 (閱讀時間)
新型冠狀病毒吹哨者李文亮醫師病逝後,中國網民自製圖片悼念他。(翻攝微博)
新型冠狀病毒吹哨者李文亮醫師病逝後,中國網民自製圖片悼念他。(翻攝微博)

中國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吹哨者──李文亮醫生不敵病魔過世後,以「我們要求言論自由」為標籤的上千則貼文在社群媒體上遍地開花,並獲得數百萬次瀏覽,這在受到嚴密監控的中國網路上幾乎是難以想像的事,加上某些個人用戶和傳媒也似乎突破管制,直言無諱地公開肺炎疫情的部分實況,讓外界好奇,中國嚴格的訊息控管,是否出現了鬆動?

由於嚴格的審查制度,以及由上而下的訊息管控,中國人在網路上習於謹慎行動,自制且不涉政治,但新型冠狀病毒似乎鬆動了這一切。武漢的眼科醫生李文亮等人感受到一股急迫性,必須把他們所知分享出去,新聞媒體也同樣違逆了國家強調正向的政令宣導式報導慣例,大膽地提供民眾要求的報導。

在中國老百姓因政府防疫失靈而民怨沸騰之際,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1月20日針對武漢肺炎公開表示,「必須引起高度重視,全力做好防控工作」;此後,中國的言論箝制彷彿暫時獲得解放,微博上除了充斥各式資訊外、也出現了讓人眼花撩亂的謠言與陰謀論:包括冠狀病毒是由蛇散播、美國政府研發病毒作為生化武器,或者可以用抗生素、忍冬或尿液預防等等。

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逆權力實驗室」(Counter-Power Lab)主任蕭強接受《紐約客》訪問時表示,這幾年自習近平開始管控網路,並壓制擁有大批追隨者的博主以來,質疑或批評政府的聲量越來越小,直到如今,「這回是輿論首度大爆發。」

微博和微信上流傳的影片內容不乏擁擠不堪的醫院大廳,還有過勞且明顯瀕臨崩潰的醫護人員;微博上,人們貼出家人發病卻無法入院治療,甚至連檢驗也排不上的無奈貼文;很多人直接在社群媒體上求救,甚至公開自己的手機。

總部設於香港的端傳媒和《中國新聞周刊》等傳媒刊出武漢醫生直言不諱的訪談,英國《刺胳針》訪問的中國流行病學家揭露病毒早期傳播的途徑(這些報導也讓許多人相信,中國的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在1月20日幾周前便已得知病毒會大爆發)。從湖北傳出的故事暗示武漢紅十字會並未妥善處理捐款,例如一支影片顯示某位地方官員帶著一箱外科口罩潛逃,因為如今口罩在全球許多地方成了有錢也買不到的商品。

個人或媒體暫時找回說真話的勇氣,香港中文大學傳播學系助教方可成指出,「由於安全至上,如果大家不夠憤怒,他們不會碰觸某些特定議題,但如今人們真的火大了,當大家感受相同時,他們會覺得比較安全,批評的聲音也不會顯得那麼突出。」

方可成樂見針對武漢的初期報導,「我很驚訝地看到一小撮高質量的媒體有能力派出具專業能力的記者報導這類議題,大家盡最大力量打破當局的箝制。」但有鑑於紙媒日益萎縮,加上政府審查的壓力日增,他對中國的新聞業基本上抱持悲觀看法。

即使李文亮的過世在中國引發一波前所未見的哀傷與憤慨,壓制輿論的北京當局顯然仍未改弦易轍。

監控系統未變

李文亮醫師過世後,「我們要求言論自由」的標籤有如曇花一現,數小時之後就從微博消失得無影無蹤,就連關於李文亮死亡的討論,也一併遭到刪除。

蕭強認為日前言論的開放並非因為箝制鬆綁,純粹是民眾對疫情爆發的反應太強烈了,他告訴《紐約客》,儘管近日中國報導和訊息流通相對自由,中國監控資訊的系統並未改變,只是暫時被「蓋過」了。

「審查員很積極,技術也很先進,我看到很多貼文一張貼沒多久就立刻被刪除。」

蕭強的「逆權力實驗室」追蹤中國網民翻牆用的VPN斷線的情況,每每在政治敏感時期,VPN就會被斷線,他們發現,農曆春節前夕發生過一次全中國大斷線,持續了約48小時。

資料來源:紐約客、CNN

更多鏡週刊報導
【曇花一現的言論自由(下)】 中國公民記者深入武漢直擊疫情 卻遭強制隔離
【公主落難記(上)】「好日子結束了」 鑽石公主號豪華假期變噩夢
【公主落難記(下)】開推特玩黑色幽默 郵輪乘客苦中作樂

新冠肺炎全球燒
女台商康復功臣是他 寫「出師表」曝心聲
降價自救 墾丁旅宿折扣戰殺到見骨
重磅!湖北十堰張灣區實施「戰時管理」
廣州1棟樓6確診 疑經電梯或排汙管傳播
上海「錯峰開工」 上班族出動雨衣防疫

相關新聞影音

______________

有話想說?歡迎投稿>>>【Yahoo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