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靠近蒙娜麗莎!Uniqlo與羅浮宮展開四年合作 設計大師Peter Saville將黃金比例用在我們都有的T恤

·2 分鐘 (閱讀時間)

【文/BeautiMode ※原文刊載於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

全球服裝零售品牌Uniqlo於2021年正式宣布與羅浮宮(Musée du Louvre)展開為期四年的合作計畫,本次的深度合作希望讓大眾以更輕鬆的方式,接觸這些大師之作,享受藝術為生活帶來的樂趣。

T恤是表達自我的媒介,透過Uniqlo與羅浮宮的聯名UT系列,把羅浮宮帶到世界的每個角落
T恤是表達自我的媒介,透過Uniqlo與羅浮宮的聯名UT系列,把羅浮宮帶到世界的每個角落

預計於2月5日上市的羅浮宮聯名印花T恤UT系列(Louvre Museum UT),就成為本次合作企劃的開端。

T恤是表達自我的媒介,透過Uniqlo與羅浮宮的聯名UT系列,把羅浮宮帶到世界的每個角落
T恤是表達自我的媒介,透過Uniqlo與羅浮宮的聯名UT系列,把羅浮宮帶到世界的每個角落

女裝系列:聚焦於藝術作品中的女性,呈現當代「多樣性花卉」當代形象
女裝系列由UT團隊原創設計,以大師作品中的「女性」為主題,以帶著神秘微笑的《蒙娜麗莎》、《美麗的園丁》中的聖母以及感性《大宮女》為基底,拼貼精緻花卉圖案,讓藝術人像如花朵般在T恤上生動綻放,休閒上衣同樣以女性為主,透過簡約當代藝術手法,呈現女性多樣化面貌,同時會在2024年前,持續擴大整體羅浮宮聯名系列的產品線。

T恤是表達自我的媒介,透過Uniqlo與羅浮宮的聯名UT系列,把羅浮宮帶到世界的每個角落
T恤是表達自我的媒介,透過Uniqlo與羅浮宮的聯名UT系列,把羅浮宮帶到世界的每個角落
T恤是表達自我的媒介,透過Uniqlo與羅浮宮的聯名UT系列,把羅浮宮帶到世界的每個角落
T恤是表達自我的媒介,透過Uniqlo與羅浮宮的聯名UT系列,把羅浮宮帶到世界的每個角落
T恤是表達自我的媒介,透過Uniqlo與羅浮宮的聯名UT系列,把羅浮宮帶到世界的每個角落
T恤是表達自我的媒介,透過Uniqlo與羅浮宮的聯名UT系列,把羅浮宮帶到世界的每個角落
T恤是表達自我的媒介,透過Uniqlo與羅浮宮的聯名UT系列,把羅浮宮帶到世界的每個角落
T恤是表達自我的媒介,透過Uniqlo與羅浮宮的聯名UT系列,把羅浮宮帶到世界的每個角落

男裝系列:由Peter Saville打造,觀察隱藏在歷史傑作背後的「藝術與邏輯」

本次男裝系列邀請英國知名平面設計師Peter Saville以「藝術與邏輯」為主題打造。這位協助英國百年品牌Burberry創意總監Riccardo Tisci打造品牌全新標準字與Logo的設計師,在80年代初,以革命性的唱片封面設計聞名全球,身為英國獨立唱片公司Factory Records的聯合創辦人,他最為人所知的作品是為Joy Division與New Order樂團打造的一系列專輯封面。早期他便透過流行音樂,吸引了廣泛群眾接觸他的作品,包括山本耀司(Yohji Yamamoto)、Raf Simons、Undercover的高橋盾(Jun Takahashi)、Virgil Abloh等設計師,都曾受到他的影響。Peter Saville在設計界的貢獻讓他在2020元旦授勳時,被授予大英帝國司令勳章。

T恤是表達自我的媒介,透過Uniqlo與羅浮宮的聯名UT系列,把羅浮宮帶到世界的每個角落
T恤是表達自我的媒介,透過Uniqlo與羅浮宮的聯名UT系列,把羅浮宮帶到世界的每個角落

Peter Saville以精緻印花處理方式,強調羅浮宮對藝術品進行分類的藏品登錄編號系統。他著眼於隱藏在這些藝術品背後的邏輯,例如羅浮宮中分配作品的館藏編號,或是許多藝術品使用的黃金比例,並將這兩個元素應用在設計中。羅浮宮8個館藏部門中共有35,000件作品,為了本次男裝系列的廣度,Peter Saville特別從其中4個部門挑選最具代表性作品,如《蒙娜麗莎》(Mona Lisa)、《薩莫色雷斯的勝利女神》(Winged Victory of Samothrace)以及《米洛的維納斯》(Vénus de Milo)等知名作品,透過他的當代藝術手法詮釋。

T恤是表達自我的媒介,透過Uniqlo與羅浮宮的聯名UT系列,把羅浮宮帶到世界的每個角落
T恤是表達自我的媒介,透過Uniqlo與羅浮宮的聯名UT系列,把羅浮宮帶到世界的每個角落
T恤是表達自我的媒介,透過Uniqlo與羅浮宮的聯名UT系列,把羅浮宮帶到世界的每個角落
T恤是表達自我的媒介,透過Uniqlo與羅浮宮的聯名UT系列,把羅浮宮帶到世界的每個角落

>>觀看完整文章

Text、Photo:Uniqlo

【延伸閱讀】T恤是士兵的衛生衣?細數那些從軍隊開始流行的服裝與配件

【延伸閱讀】揭開達文西的人生秘密!《蒙娜麗莎的微笑》畫中主角其實是男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