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費千萬求子 前主播汪用和:沒有血緣,她們卻是最親密的家人

·7 分鐘 (閱讀時間)
曾費千萬求子 前主播汪用和:沒有血緣,她們卻是最親密的家人
曾費千萬求子 前主播汪用和:沒有血緣,她們卻是最親密的家人

晚上8點,當多數人都已下班回家準備休息時,紮著馬尾、身材高挑纖瘦的汪用和這才匆匆而來,既是電台主持人,又擔任鴻海教育基金會執行長,一整天滿檔的工作行程,讓她神色略顯倉皇;但是不到一會兒的功夫,她趁著補妝,5分鐘前急促的步伐已全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從容、優雅的汪用和,在鏡頭前等著攝影師捕捉她的各種風情。

談及汪用和,大眾對她的印象,不外乎是電視台主播、廣播節目主持人,與前立委丈夫周守訓的圓滿婚姻更為人所稱道。她高中念北一女、畢業於台灣大學,祖父是金門防衛司令部副司令官,爸爸則是台大教授、又曾是雜誌社社長,既有能力、家世又好的汪用和,是不少人眼中的人生勝利組。

然而,一直以來堅信人定勝天、努力就有回報的她,卻獨獨在懷孕這件事上,重重摔了一跤。

提到孩子,眼裡就有光

年輕時的汪用和,就和現在多數年輕人一樣不想生小孩,儘管她非常喜歡小孩,從學生時期到出社會,每天回家就只想著陪相差18歲的妹妹、可愛的姪子玩耍,當妹妹的孩子出生時,她更擔起照顧寶寶的責任,餵奶、換尿布樣樣親自來。

對她而言,逗弄、照顧別人的小孩就已能讓她相當快樂,眼裡散發母愛的光環。「我有好多夢想等著我去實現,我為什麼要有小孩呢?」哪怕婚後先生數次向她提起想要小孩,她也沒有立即採取行動。

直到將近40歲,汪用和看著身旁的友人因生了孩子而幸福美滿的樣子,「想要生孩子」這件事才逐漸在她心裡發酵。然而,懷孕卻未如她所想得順遂,邁入中年的她與先生求遍各地名醫、做了數次的試管嬰兒和人工受孕,同時也尋求中醫的治療,吃了各種補藥、民俗療法,甚至也曾遠赴中國,向張三豐嫡傳弟子派系學氣功。

此外,她也開始買起小朋友的衣服用品、看起各式各樣的教養書籍,家中書架上二十來本寫給父母的書籍,更密密麻麻的畫好了重點。「我想做我的孩子,應該會很幸福吧?」彼時的她還沒懷孕,卻已開始期待這份生命大禮的到來。

選擇領養來滿足對親情的渴望

沒想到這一等,就是14年。為了懷孕,汪用和夫妻檔花費了上千萬,好不容易,老天爺終於回應她對孩子的渴望,她的肚子裡正有一個小小生命準備長大時,卻沒想到,就在她「踮腳」一、兩秒的瞬間,那個小小的胚胎,就這麼流逝了。

「我.....」再次回想起那段經歷,汪用和遲疑了許久,記者試圖從那段空白裡辨識她眼裡的情緒,但幾秒後,她就恢復一貫的專業,「我只能告訴自己下次還有機會,我沒有時間傷心了。」

求子14年,她的執著看在先生眼裡,是心疼。直到醫生勸她放棄,她和先生最終轉而求向領養,在歷經繁複的法律與行政程序,以及出養機構所安排的課程後,汪用和夫妻檔終於在兩年多前透過不同的出養機構,成功領養到兩個不到3、4個月大的女嬰。

從兩口之家變四口之家

女兒的到來,不只讓汪用和、周守訓多了媽媽、爸爸的身分,也為這對夫妻的家注入許多轉變。以前諾大的房子裡,下了班就只有她和先生,現在有了孩子後,空曠的屋子如今被孩子的笑聲、哭聲及童言童語聲所填滿。

回到家,迎接自己的不再只有先生,更多了兩位總是一看見自己就微笑的女兒,「突然覺得工作再累都不算什麼了,」提起女兒,汪用和連語氣都變得柔軟。「我們談論的話題,也都總是圍繞在孩子身上,」她舉例,以前要去哪裡玩不須顧慮太多,但現在則會和先生一起討論哪裡適合孩子玩耍。

提及孩子的話題,汪用和不禁偷偷抱怨先生是個沒原則的爸爸,「只要女兒撒一下嬌,他就沒轍。」像是孩子發現 YouTube 除了聽音樂之外竟然還可以看影片,便會撒嬌要周守訓放給她們看,「他覺得影片不過幾分鐘的時間,但我認為孩子今天看了5分鐘,明天說要看10分鐘,父母的原則最後就會被打破,」她笑說周守訓看她,可能會認為她是虎媽。

不特別感性,卻心疼孩子遭遇

50來歲初為人母,汪用和面對「第一個以媽媽身分度過的母親節、第一次被叫媽媽,」她笑說,「我沒什麼特別感覺耶」。汪用和形容自己不是個特別感性的人,被叫媽媽時,也只是單純為孩子會叫人了而喜悅;過母親節時,也只因孩子送了她親手畫的塗鴉而快樂。

然而,對自己的經驗不會有特別情緒起伏的她,卻獨獨會為了孩子而有所波動。

「大女兒剛來家裡的時候,她不哭也不鬧,她才3、4個月大,卻好像沒有情緒一樣,」汪用和低聲說,大女兒的原生家庭帶給孩子一些不好的記憶,再加上剛到新家,對新環境相當警戒,因此前期也花費了不少心思想辦法讓大女兒建立安全感,「我們要讓她知道,我們不會拋棄她,會一直愛她,」她的語氣盡是心疼。

慢慢的,大女兒這才會哭、會笑也會鬧了,雖然此後,又是另一段讓崩潰有時、疲憊有時的育兒時光了。「孩子哭我就找原因、孩子不吃東西我就想辦法,」哪怕沒有血緣,但正是這樣日夜的相處與照顧,一點一滴建立起她們的羈絆,「不是一見鍾情的愛,也不是驚天動地戲劇性的愛,」汪用和說她們的愛,很平實,來得不急也不徐。

「看到她們抱著自己笑、頭靠在自己肩上,說著童言童語時,又或是看著她們從小Baby慢慢長大、長高,內心就會好滿足、好快樂,」汪用和說儘管女兒什麼都沒做,但光是她們「存在」這件事,就讓她充滿喜悅。

從另一個肚皮出來,但依然愛妳

目前大女兒3歲、小女兒2歲,汪用和已開始試著和大女兒解釋她是被領養的這件事。

「我會告訴她,她是從另一個媽媽的肚子裡生出來的,雖然不是我親生的,但我還是很愛妳。」

儘管大女兒未必能理解這番話的意涵,但是可以確定的是,她知道媽媽愛她。

夜幕低垂,採訪終於結束。她和記者並肩走在空無一人的巷子裡,分別的路口處,路燈恰好映照出她的身影,雖然看似形單影隻,但她知道,未來無論到何處,她都不再是一個人,「回到家裡,她們又要衝上前來抱我了,」她向記者揮了揮手,臉帶笑意的說。

更多親子天下文章

終止懷孕的那天:35歲的我和6個月的妳,初見即永別

加入親子LINE好友,有機會抽中免費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