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批美國佔領者已在子夜12時離開,阿富汗從此完全獨立。讚美真主,感謝真主」

·3 分鐘 (閱讀時間)

「最後一批美國佔領者已在子夜12時離開,阿富汗從此完全獨立。讚美真主,感謝真主。」

----阿富汗神學士(Taliban)發言人穆賈希德(Zabihullah Mujahid

2021年8月31日,阿富汗最後一批美軍從首都喀布爾的國際機場起飛,結束這場美國在2001年10月7日發動的戰爭。7269個日子,阿富汗神學士從執政者被打成游擊隊,一度瀕臨潰散,但還是能以農村包圍城市,以嚴酷的意識型態與紀律戰勝文人政府的貪腐無能、「美國佔領者」的天真傲慢,最後一步一個血腳印奪回政權。

越戰末期,南越(越南共和國)在美國撤軍之後撐了2年多;1989年2月蘇聯紅軍撤離阿富汗,其扶植的政權撐了3年多。相較之下,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今年4月宣布撤軍時間表,神學士5月發起全面攻勢,3個月後打進首都喀布爾(Kabul),奪回19年前失去的政權。

更別忘了,神學士前輩「阿富汗聖戰士」(Afghan mujahideen)擊敗了蘇聯紅軍,神學士擊敗了美軍與北約盟軍。阿富汗窮山惡水養出來的游擊隊,讓兩個超級強權的十萬雄師鎩羽而歸,為軍事教科書寫下經典案例。

但馬上得天下者未必能治天下,神學士1996至2001年第一次執政是一場災難,奉行最保守的伊斯蘭教律法(sharia),將阿富汗打造成一個高壓、封閉的神權國家,壓制與迫害女性、少數族裔、少數教派不遺餘力,包庇「基地」(Al-Qaeda)等恐怖組織,不僅劣跡斑斑,而且血跡斑斑。

如今神學士卷土重來,除了戰士在戰場上風捲殘雲,領導階層也頻頻在國際媒體露臉,做出各種外界樂見的承諾,全力塑造比以往溫和、包容、開明的形象,並與「基地」等恐怖組織割袍斷義。有人稱他們為「神學士2.0」,相信他們這回願意加入國際社會,獲取經濟援助、重建與發展的資源,打造一個「正常國家」。

但,神學士仍然言必稱「伊斯蘭教律法」,而且完全壟斷其詮釋權,而且顯然對民主運作、選舉機制、自由媒體、公民社會毫無興趣。換言之,重新建立的「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或許會換湯,但恐怕不會換藥,女性、少數族裔與少數教派或許會有一些呼吸的空間,但掐在頸子上的一雙手隨時可能出力。

此外,「基地」只是削弱,並未消失;後起的恐怖組織「伊斯蘭國–呼羅珊」(ISIS-K)這幾年大肆活動,企圖將阿富汗打造成實現其「哈里發」(caliphate)夢想的出發點;神學士本身也有激進派系(尤其在鄉村地區),對領導階層的轉向未必服氣。

8月26日,喀布爾國際機場發生自殺炸彈客恐怖攻擊,近200人罹難,包括13名戌守機場的美軍。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這是慘痛的失敗、也是未兌現的承諾」最後一架C-17從喀布爾機場起飛,美國宣布完成阿富汗撤軍!
相關報導》 兩個阿富汗人的故事:他曾長住德國卻被遣返等死,他撐到最後一刻逃出喀布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