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社群.有存在感? 一指登山家之死 留問號

林佳妮
·5 分鐘 (閱讀時間)
劇照/公視主題之夜Show 提供
劇照/公視主題之夜Show 提供

你今天PO了嗎?生在這個被稱為「人人都是自媒體」的時代,您每次PO文後,會心心念念著按讚數嗎?沒有把未讀訊息的勾勾消掉就會覺得不舒服?或是看到臉友的出遊照,便希望自己也能PO點有趣的照片,讓大家「聞香」?這些症頭有可能是被社群媒體綁架了!《公視主題之夜Show》本周播映一部日本NHK製作的紀錄片,影片聚焦「一指登山家」栗城史多,他因為長期在網路上分享與直播登峰過程而成為名人,卻也因為一再挑戰聖母峰失敗而逐漸失去眾人的喜愛跟觀眾,因此產生焦慮。透過他的成名與死亡,探討社群媒體對個人與公眾帶來的影響。

紀錄片《PO到死》:「請保佑我,別讓我滑倒。好,上路吧。」

一個日本年輕男子帶著攝影機,拍攝自己攀爬聖母峰的峭壁,現在的網紅都該叫他一聲「前輩」。

紀錄片《PO到死》:「不論你在哪裡,澀谷都在日本東京。」

人們在網路上不間斷地表現自己,實踐尋求存在感的「凡人夢」。

紀錄片《PO到死》:「我還是想被注意到,一看到有人點閱按讚,令我感到安心。」

紀錄片《PO到死》:「它證明了我的存在。」

而栗城史多Po上網或是開直播的內容,是他攀登世界七大洲最高峰的過程。

紀錄片《PO到死》:「雪崩。」

其中包括八次挑戰喜馬拉雅山脈的聖母峰,直到2018年5月的最後一搏。

紀錄片《PO到死》:「挑戰攀登聖母峰的栗城史多,昨日證實死訊。」

台灣觀眾或許記得兩年多前「一指登山家」失足喪命的死訊。

劇照/公視主題之夜Show 提供
劇照/公視主題之夜Show 提供

「一指登山家」正是栗城史多,因為他2012年在第四次挑戰聖母峰時嚴重凍傷,必須截掉九隻手指。當時,他的粉專當時瞬間衝出5600則留言的新高,十則中有九則鼓勵他重新上路。而剩下的一篇就是批評、謾罵和訕笑。在他Po上粉專的影片中,等待截肢的他,用僅存的一根完好指頭敲打鍵盤回覆留言,是這樣的情勢讓他騎虎難下,將他綁架推向更極端的征服路徑嗎?

日籍政大廣告系學生 小林千乃/映後論壇《社群媒體讓我們都更敢嗎》:「可能日本人比較在乎別人的眼光,所以就可能他就,原來是不用爬那麼危險的路,但是一直在(面對)批判、批判、批判,然後不會...不能被別人肯定自己的存在。」

當然不是只有日本人容易被社群媒體綁架。《公視主題之夜Show》播出這部NHK紀錄片,試圖還原栗城的成名之路,來釐清他與社群媒體間的關係。

紀錄片《PO到死》:「人們已經看栗城的報導將近十年了,大眾媒體總是報導勵志的故事。然而作為反撲,有網友提出反對意見,『他們都只呈現好的那一面』。」

其實在日本,栗城是一個爭議性的人物。他出生北海道,高中畢業懷抱編劇夢來到東京,現實卻是只能靠打零工餬口。

紀錄片《PO到死》:「當時我真的漫無目的地生活。」

劇照/公視主題之夜Show 提供
劇照/公視主題之夜Show 提供

接觸登山改變這個原本一事無成的平凡年輕人,他透過網路播出這些極端體驗。

紀錄片《PO到死》:「我現在在喜馬拉雅山了,我將和大家共享這片美景。」

栗城從2009年開始打出「共享冒險」的口號,在打動許多人心的同時,他也面臨許多正統登山家與登山雜誌批評他匹夫之勇。媒體越是關注,他越是成為網路論戰的標靶。

紀錄片《PO到死》:「他被批評得體無完膚。他為什麼要繼續?這傢伙到底是為了什麼?」

當他第四次嘗試失敗並凍壞九根指頭那段期間,粉專一個月內有超過三萬則回應;然而隨著一次次挑戰失敗後,他所受到的網路關注度不斷下滑。

紀錄片《PO到死》:「不太好,體溫39度,好熱。」

身體尚未痊癒的「一指登山家」,在2018年五月,選擇一條極為困難的攻頂路線。

紀錄片《PO到死》:「他是不是把自己逼到死角了呢?我還是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栗城死後,網路上一度出現他執意挑最難的路徑走,是刻意尋死這樣的揣測,曾和他在登山時相遇的台灣登山家呂忠翰在映後論壇上認為不可能。

多次締造台灣首次無氧登頂紀錄登山家 呂忠翰/映後論壇《社群媒體讓我們都更敢嗎》:「:「他最後會死掉,對我來說它是個意外,因為他只是不舒服要『下車』,那他可能不小心腳絆到,墜落那就死掉,對我來說。」

當他在海拔八千公尺的高山上涉險犯難,執意實踐凡人夢時,他「共享冒險」的粉絲或反對者在舒適圈內敲著鍵盤,無論他們是心神嚮往栗城化平凡為不凡,還是不苟同他的輕率或是魯莽,或者只是見不得人好的酸葡萄,各自有面對社群媒體的自處之道。

紀錄片《PO到死》:「這就是我 栗城史多的人生。」

更多 TVBS 報導
長高了!中.尼兩國宣布:珠峰高度8848.86m
當赤手登峰成為人生 情感大戲也如攀岩起伏
攀岩列東京奧運項目 中國吹攀岩運動熱
家在最高山.下山求學 寄宿學校:雪地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