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誰能看清全局阻止悲劇《無恨意殺人法》直視邪惡的真相?

·7 分鐘 (閱讀時間)
兇殺案示意圖(照片來源:Getty Creative)
兇殺案示意圖(照片來源:Getty Creative)

死亡帶來恐懼,更令人恐慌的是──不明不白的死亡。當無差別殺人案讓我們的理性一點一滴流失,有誰能看清全局,阻止悲劇一再重演……

五年前,律師余雲智因一樁隨機殺人案而痛失愛妻,凶手卻在獄中自殺身亡,犯案動機成謎,也在余雲智心中烙下難以抹滅的傷痛與疑惑,並接受心理師諮商。五年後,心理師突然來訪,委託他擔任遊樂場隨機殺童案凶手的辯護律師,「難道你不想藉此了解無差別殺人者真正的犯罪動機?」幾經掙扎,余雲智決定接下挑戰,深入真相。訊息一出,社會輿論負評排山倒海襲來,但辯護工作並不順利,凶手的精神狀況始終沒有好轉,連基本溝通都困難重重,甚至在二審中,凶手更突然當庭改變自己說法,口出瘋言:「我要被判死!」不久後,高雄街頭發生一場警匪駁火追擊,犯人持槍奮力逃亡,過程中余雲智的助理也意外受波及中傷。余雲智從警察朋友口中得知,就在殺童案前後,社會上接連出現數起街友遭槍殺的案件,犯人各異,但凶器線索卻都指向同一把槍。

余雲智開始懷疑,這些看似不相關的無差別殺人案,幕後可能有更大的陰謀......一心只想追索無差別殺人者犯案動機、阻止悲劇重演的他,能否直視邪惡的真相?

===鏡文學《無恨意殺人法》搶先看===

今天是女兒欣欣的六歲生日,妻子已經於餐廳訂位,特別叮囑岱華要準時回家。他下午可以在家睡一覺,然後傍晚帶妻女去餐廳吃日式料理,替女兒慶生。想到這裡,他不禁拿出手機,滑起妻子為女兒拍的生活照。

欣欣平常很活潑,從公園滑梯溜下來時的燦爛笑容,正好映在鏡頭上。

「華哥,你在偷看前世的小情人呴。」

阿隆不知何時站到他背後,笑笑地說。

「羨慕啊?等你有小孩就知道了。小孩長得快,到了叛逆期就不認父母了。」岱華把手機收回口袋,同時藏起笑容,又說:「我現在不好好珍惜跟小孩相處的時間,以後機會就難得囉。」

「我才不要像華哥一樣,早早二十五歲就結婚生子。一個人單身,無牽無掛,多快活呀。」

阿隆比岱華小四歲,平日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不過他跟著岱華一起辦案,該做正事時還算認真。

「說什麼單身的,你不是有女朋友?上次我看你臉書貼了一張合照……」

「分了啦!」阿隆說得很輕鬆。

「這麼快?」岱華皺眉。

「如果怕單身會寂寞,養貓養狗還比較好。」

「你又沒養過,是在好什麼好的?」

「走丟了、生病死了,心情不會難過那麼久吧。」

「屁啦,你又知道了?不管是人、是寵物,都是當成自己的家人在對待的,長期相處下來,要是哪天不見了,或死掉了,怎麼可能不會難過很久!」

阿隆正要開口辯駁,桌上的內線電話忽然響起,他只好把話吞回去,接起電話。「新興分局偵查隊……是……是的……」阿隆睜大眼,表情變得嚴肅,沒多久便將話筒遞給岱華。

岱華接過,隨口問阿隆:「怎麼?」

「前金分駐所的警員通報勤指中心,要我們盡快過去處理。」

「什麼案?」

「殺人命案。」阿隆答。

岱華心想,今天中午不能準時下班了嗎?

通報隊長之後,岱華帶著阿隆前往現場,預定和另兩名出外勤的偵查佐在命案地點會合。

事發於蹦蹦龍電子遊藝場,位置在六合二路上,近中華三路交口。

岱華看到門口停了兩輛警車,一台救護車正要離開。

他下車後,簡單觀察了周邊環境。遊藝場旁邊是旅舍,對面是郵局,加油站和高雄銀行前金分行各別立於郵局的右左兩側,和六合夜市有段不算太遠的步行距離。一般來說,這個地段晚上的人潮較白天多,但由於今天是星期六,騎樓上往來的路人不少。

遊藝場共設兩層樓,一樓的自動門出口有兩處,均朝向大馬路。

偵查佐俊哲一見到小隊長岱華,便快步走來。

「現在什麼狀況?」岱華問:「幫派、還是小混混打架廝殺?」

「都不是。華哥,死者的遺體在一、二樓交界的廁所裡。」

「凶手在哪?」阿隆掃視四周。

「不知道,應該是逃了。」俊哲像是吃壞了肚子,臉色難看。「我已經打去法警室,請值勤的檢察官帶法醫過來相驗了。」

「我先去看看。」岱華的腳步沒停,要俊哲引路。

「華哥,你們要有心理準備,現場……很慘……」

「斷手斷腳、噴血濺血的場面,我哪個沒見過。」

「不是的,華哥。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是誰對死者有仇,會對他做出這麼殘忍的……」俊哲話沒說完,鼻腔呼出了沉重的氣息。

「知道身分了嗎?」

「是。死者是男的——只有小學五年級。」

岱華在一樓通往廁所的入口處定住腳步,訝異地再次確認:「五年級?」

俊哲點頭,然後指向兌幣機旁的一個小男生。

男孩駝背坐著,直愣愣地低頭望向地板,一下子雙手握拳,眼神又變得非常緊張;另有一名女員警坐在他身邊,邊說話邊拍他的背,試圖安撫男孩眼中的焦慮。

「那位小弟弟叫王辰光,同樣五年級,」俊哲說:「死者是他的朋友。」

岱華不發一語,眉頭起了幾條皺紋,再起步朝廁所方向走去。

廁所的入口有一名男警看守,他的背後已經貼上黃色的封鎖線。他見岱華出示刑警證,立刻讓開通路。岱華朝裡面仔細看,男廁外面是一小座洗手台,踏進去兩、三步,可見到小便斗位於內部的側邊,再向前兩步即是一間帶門的隔絕空間,門板雖然闔著,卻從門底的縫隙飄散出一股死亡的氣味,一般人皆可感知到那不安的氛圍,更別說是岱華這樣敏銳的刑警。

《無恨意殺人法》於鏡文學網站連載中,欲知下回請點此>>>https://bit.ly/2OmuvzP

《無恨意殺人法》於鏡文學網站連載中
《無恨意殺人法》於鏡文學網站連載中

你可能還想看>>>

偶然與巧合…意外堆疊出惡的結果 他們不是真的惡,卻《離惡那麼近》

「他們都說你死了」《約好了,不說再見》看見過世的人就是病了?

你,能用一生照顧他嗎?《恆河沙等身布施》離開與留下間兩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