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核伊核 拜登怎解

劉國興
·3 分鐘 (閱讀時間)

拜登執政後是否推出不同於川普的新政,已成為眾所關心之焦點。就台灣而言,除台美中三角關係是重點外,川普任內投入極大心力與時間處理的朝核及伊核兩個區域性問題,因事涉東北亞安全及全球油源供應,亦與台灣息息相關,拜登將如何處理?

今年10月10日凌晨北韓閱兵,高調秀出美國最忌諱的新型洲際飛彈及潛射飛彈,形同為川普競選賀倒彩,雙方博奕春夢一場終告結束。據統計,至本年8月止,因新冠疫情影響,北韓與主要貿易國中國進出口數額較去年同期均大減70%,僅剩30億美元的儲備亦幾用盡,加上2007年以來最大水災使農作欠收,如今貧窮程度實不亞於2018年初極缺銀兩之時。閱兵新武器亮相,只徒顯強弩之末罷了。

10月22日川普與拜登最後一場選前辯論,拜登稱金正恩是「流氓」,並稱金須承諾棄核是與其見面的先決條件。金被稱為流氓頗為嚴重,意味著至少歐巴馬時期為人詬病且毫無作為的對北韓「戰略忍耐」策略不再。川普執行並有效的「最大限度經濟施壓」,足令北韓一窮二白並使核武發展難以為繼,政策將被保留。

伊核方面,2018年5月川普退出,由聯合國安理會5強加德國與伊朗簽署限制伊朗核武發展的「聯合全面行動方案」(JCPOA),並陸續對伊朗也加碼實施「最大限度經濟施壓」。川普退出JCPOA的理由頗具理想與前瞻性,只是曲高和寡。退出理由有三:該協議是延緩伊核而非棄核;對核武載具的導彈發展未作限制;解凍的伊朗資產並未用於原訴求的民生改善,而用在加強支援中東數國反以色列、反遜尼派政府的勢力。美國單方面退出的行為被其他簽約國視為程序不正當。

伊朗在美國退出JCPOA後,雖局部少量恢復生產重水,但始終未逾越足夠核彈試爆的水準。看來伊核問題很可能在繞了一圈之後回到原點。拜登願重返JCPOA,顯示頗為珍惜歐巴馬的國務卿凱瑞當年能糾合俄、中,達到現實派認為談判可能獲取的最大成果。

拜登的朝核、伊核策略走向對台灣有何影響?朝核方面因金正恩無財力繼續搞核武,拜登就無需作策略更張,固守原具上風的「最大限度經濟施壓」即可,位於東北亞的台灣相對安全。伊核方面,美國將重回JCPOA,表示伊核問題再度緩和,美伊擦槍走火可能性降低,我大宗原油及液化瓦斯輸入必經的荷姆茲海峽可望轉趨平靜。(作者為退休大使、世新大學新聞系兼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