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專欄-歷史會記住這一天這個黨和這群人

·3 分鐘 (閱讀時間)

2020年11月18日這一天,NCC七位委員一致通過中天新聞台不予換照,雖然這是早已經知道的結局,但仍令人感到痛心。就在十月底聽證會結束後,本專欄就已斷定中天是關定了,因為民進黨不僅容不下反對與監督的聲音,更牽扯到民進黨內的利益,而且民進黨認定了即使關掉中天,也可以控管社會的反彈。民主化後的台灣,竟然會出現政府關掉新聞電視台的處分,真是歷史的最大諷刺。

在一個民主社會中,NCC有權管理新聞台的換照這件事,本身就不合理,因為新聞自由是支撐民主的第四權,它的天職不僅是站在政府的對立面來監督政府,在地位上也應該與政府等同齊觀,豈有讓政府插手管理換照之理。可以說,NCC此一權力是台灣民主化後尚未清除的威權遺毒,如未清除,也不宜濫用。沒想到民進黨這個自認為推動台灣民主有功的政黨,竟然會利用此一遺毒來封殺新聞自由。看來,民主化也敵不過權力腐化的誘惑。

這一次NCC所舉的理由,不僅荒謬,而且是雙重標準。在我人看來,這是先做了關台決定再來找理由,可是又找不到具有說服力的理由,因為任何的理由在民主憲政原則之下都站不住腳,於是只能讓一些學者昧著良心,用荒謬的理由來掩飾謀殺民主的作為。

NCC決定不予中天換照的主因為內控與自律機制失靈,說得白一點,就是大老闆蔡衍明介入新聞處理。這個理由大概是他們能想到的最好理由了,但這個理由恰好也說明了處分中天完全是政治操作。不曉得NCC能否舉出當前新聞台中,有那一個是老闆沒有介入新聞處理的?無可諱言,現在新聞台各有立場,假新聞也是各台都無法避免(故意或非故意自己心理清楚),如果按照NCC的標準,這些新聞台都應該關掉才是。

NCC認為中天的內控與自律機制失靈,似是而非。固然新聞台要自律,也要他律,但不論自律、他律,都沒有政府的角色,也不勞政府來判斷。民主政治下的新聞自由,也可以說是一個言論的自由市場,民眾才是最終的裁判。簡單地說,遙控器就在民眾手上,但不在政府手上。NCC拿這個當理由,無異扮演媒體太上皇的角色,只是民主政治之下,豈能容忍媒體有太上皇存在!

最讓人訝異的是,不論是公聽會的學者,或者是NCC委員,幾乎皆具有學者背景,他們對於新聞自由與民主的關係應該十分熟稔,可是他們完全迴避此一面向的考量。他們應該了解,如果考慮此一面向,中天就沒有不予換照的理由。他們可能當官上癮了,忘了這樣一個決定,將會為自己在歷史上留下扼殺新聞自由的臭名。這些學者以自己的良心來維護官位,讓人想到顧炎武的那句話: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不幸的是,在民進黨政府內,這已經是普遍現象。

這些學者為何一當官就先繳掉自己的靈魂?因為民進黨有如撒旦,而他們就成了浮士德。民進黨只在乎權與錢,只想要永遠執政,只論輸贏,不講道德。至於民主,在他們看來,只是一個用來美化自己,欺騙人民的假象而已。蔡英文日前說:升官發財,請走別路,現在聽起來真是天大的諷刺,因為民進黨正是升官發財的終南捷徑。

最後,再說一次,歷史會記住這一天、這一黨和這一群人。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作者清道夫,台灣資深媒體人)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