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專欄-美國真想有效防疫 應去大陸取經

·4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衛生部長阿札爾9日訪台,由於其身分特殊,任務複雜,又規避正常防疫程序,引起諸多爭議。其實,美國真想要迅速控制疫情,應該是去中國大陸取經,而不是到台灣走馬看花。

就事論事,在川普上台後全面遏制中國大陸,而民進黨政府又奉行「聯美抗中」路線的狀況下,近年來美台關係確實有所進展。美國通過許多「友台」法案、增加對台軍售、並且強化與台灣實質關係,互訪官員層級提高,就是其中重要一環。阿札爾是首位訪台的美國衛生部長,也是六年來首位訪台的美國內閣成員,更是1979年兩國斷交以來,訪台層級最高的美國內閣官員之一。

按照阿札爾的說法,美國與台灣已建立極為重要的長期合作夥伴關係,特別是在公共衛生領域;他指出,台灣一直是國際社會裡透明、合作與協作的典範;而且與某些其他實體相比,台灣極具透明度。他並強調會代表川普,跟台灣公衛人員、醫護人員和專家見面,討論應對新冠肺炎、全球公衛和美台夥伴關係。

如此冠冕堂皇的談話,當然只是阿札爾訪台的部分目的。事實上,阿札爾此行台美各有盤算!台灣希望藉阿札爾來台取經,突顯台灣在防疫工作上領先全球,同時以來訪官員層級提高,證明美台關係更加良好;而美國則希望台灣能提供更多的醫療資源協助和防疫經驗,為焦頭爛額的川普加分;更重要的,這是美國挑釁中國大陸諸多策略中,最廉價的一招,希望能夠激怒中國大陸。但從大陸外交部和國台辦的反應看來,台美當局的算計顯然落空。

真正值得探究的是,美國究竟能從台灣學到哪些經驗?對美國已經失控的防疫,能發揮多大的作用?平心而論,台灣的防疫確實不能算差,在全球排名應該可以列在中上,對美國的防疫當然有參考價值。不過,美國真想迅速、有效控制疫情,與其跟台灣合作,不如向大陸取經。

理由十分簡單。美國現在是全球疫情最嚴重的國家,現有確診人數達到二百三十餘萬,累積確診超過五百萬,死亡人數超過十六萬,都是全球之冠。台灣固然做得不錯,但只有二千三百萬人,而美國則有三億二千九百餘萬人,台灣人口還不到美國的7%,台灣經驗對於美國未必有用,成功作法的可複製性也顯然不足。目前全球人口超過一億的十三個國家,其防疫的成敗經驗,其實才是美國最值得借鏡的參考。

 在這些國家之中,除了日本之外,印度、印尼、巴西、巴基斯坦、奈及利亞、俄羅斯、墨西哥、菲律賓、埃及等國,疫情雖比美國稍好,但幾乎都是重災區,公衛條件、資源既比美國差,防疫作為也毫無可觀之處;至於日本,在解除「緊急狀態」後,疫情又快速蔓延擴大,全境陷於烽火,自救都來不及,哪有什麼閒暇幫忙美國?

美國唯一可以求助的,顯然只有中國大陸。中國大陸是全球疫情最早爆發的地區,也一度是確診人數和死亡人數最多的,但在短短兩三個月的時間就已穩定控制疫情,截至目前為止,大陸現有確診只有二千出頭,是上億人口國家中最少的,治癒率達92.44%,也是十三個國家中最好的,甚至比台灣的92.06%還要高。

美國可以從中國大陸學習的地方比比皆是。信手拈來,中國大陸對於各地零星爆發的疫情,能夠迅速調度資源人力,集中控管,像是北京新發地、新疆烏魯木齊和遼寧大連等地,疫情很快控制,就是典型的例子,美國當然應該求教;又好比川普一再以美國是全世界檢測最多的國家洋洋得意,但美國的檢測既慢又貴,量能不足,更不普及。相對的,大陸的檢測能力已經由三月初的每天一百二十萬份,進步到現在的四百八十四萬份,最高一天實際檢測量達到三百餘萬份,具備核酸檢測能力的醫療機構近五千家,檢測技術人員達三萬八千餘人;總體檢出率已達95%以上,檢測時間不斷縮短,最快的三十分鐘就能得出結果,累計全大陸已進行一億六千餘人次檢測。這些不正是美國迫切需要改進加強的嗎?

 顯而易見,中國大陸防疫的成功經驗,才真正是美國取經的對象,但美國卻反其道而行,這自然是美國疫情越來越嚴峻的重要原因。 (作者汪誕平,台灣資深媒體人)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