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專欄-美選後新局 不要有不切實際期待

·3 分鐘 (閱讀時間)

這一次的美國選舉,可能是台灣民眾最關切,也是政府介入最深的一次大選。很明顯,台灣與世界背道而馳,高度支持川普,這一點英國民調機構YouGov在選前發布的調查即可證明。在歐亞15個國家或地區中,唯有台灣是支持川普的地方。至於民進黨政府,則是與川普政府一搭一唱高唱反中調子,甚至主動開放美國萊豬進口。老實說,台灣對美國大選所能發揮的效應是徵乎其微,民進黨政府心中最期盼應該是川普連任之後能夠繼續相挺。只可惜,民進黨打錯了算盤。

從民進黨的作為來看,它是一個沒有風險意識的政黨。這一次美國大選,各種民調都顯示拜登將贏得勝利,如果民進黨政府有風險意識的話,就不應該如此明目張膽的表態。或許民進黨認為,反正現在反中在美國已經是兩黨共識,或者說是美國當前的政治正確,即使拜登當選,風險有限,但是如果川普連任,民進黨政府就可以獲得更多支持。日前民進黨中常會中有一報告,據媒體轉述,報告曾提及,在拜登時代,台美更有機會,反映的大概就是民進黨此一思維。

無可諱言,當前美國已形成一種對中強硬的共識,但在此一共識之下,拜登還是與川普會有很大的不同。不客氣地說,如果說在川普時代都無法簽署雙邊貿易協定(BTA)及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TP),更別提拜登時代了。川普在處理國際事務上,呈現幾種風格:(一)不尊重體制內的專業意見,而是充滿了個人唯利是圖且不可測的特色;(二)無視盟友之價值;(三)無視遊戲規則之價值,因此可隨時撕毀協議,隨時可退出國際組織;(四)把民粹帶進了國際事務的處理。然而,這個時代已經結束了,除非美國崩潰,否則川普出局已成定局。

拜登是在體制內長期歷練出來的政治人物,他在未來的中美關係上,雖然仍然會在某些議題上維持強硬的立場,但他不會採取與中國大陸幾近全面對抗的態勢。換言之,在某些議題上,拜登會選擇與中國大陸合作,例如氣候變遷、北韓、伊朗、核不擴散等議題。拜登更不會像川普那樣以民粹手法來處理美中關係,而是更尊重體制內的專業意見。川普主政之下處理美中關係及台海問題,讓不少專家捏了好幾把冷汗,這一切在拜登時代都將如風消逝。

由拜登及其幕僚團隊過去的發言來看,他們會更謹慎處理中美關係,強硬之餘也追求合作,由此可知,美中關係的調整勢將縮小台灣的空間,這個空間就包括了簽署雙邊貿易協定(BTA)及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TP)。更何況台灣押寶川普,拜登團隊可是清清楚楚看在眼裡。可以確定的是,拜登政府一上台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調整美中關係,而不會考慮任何可能進一步惡化雙方關係的作為。換言之,拜登想要尋求的是機會,而不是對抗,在這個基調之下,美國固然還是會挺台灣,但如果是BTA或CPTTP,那就是不切實際的幻想了。 (作者清道夫,台灣資深媒體人)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