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點評--關注傅高義對兩岸關係的警語

·4 分鐘 (閱讀時間)

以精研日本和中國問題為著的國際權威學者傅高義(Ezra Feivel Vogel)最近接受台灣「遠見」雜誌專訪時,建議蔡英文總統不要只聽信美國單方面的聲音,也要重視大陸所釋出的信息並仔細解讀其意涵,以帶領台灣走到正確方向。他提醒說,大陸對台灣問題正在失去耐心,「不會留到下一代去解決」,「(台灣)要非常小心」。
 
人們經常引用大陸第一代領導核心毛澤東於上世紀七十年代初與尼克森總統和季辛吉討論兩岸關係時所說「我們可以等一百年」,來證明解決台灣問題不應是大陸最迫切的任務。然而,所謂一百年並非絕對的數字,關於此點,第二代領導核心鄧小平於1974年11月在北京和季辛吉會談時就解釋過,「一百年只是象徵性說法」。季辛吉回應表示,「我當然也了解這一點」。
 
須知,當年陸美雙方的首要議程是關係正常化,所以大陸要讓美方不用擔心大陸急於處理國家統一。其次,台灣在兩蔣時代的大陸政策始終是中國必須統一,兩蔣也都是堅定的民族主義者,所以大陸完全毋須顧慮會出現台獨的情況,就不必急於解決台灣問題。甚至到李登輝當權時期,他仍主張國家統一、兩岸都是中國人、「台獨是數典忘祖」;縱使他言不由衷,但是這些言論對於避免兩岸攤牌仍然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至馬英九時期,他雖未恢復李登輝的國統綱領,仍因原國民黨主席連戰已實現國共和解,以及馬認同九二共識,所以兩岸關係走上前所未有的和平發展階段。然而,如果兩岸對話都是「只經不政」,那麼兩岸關係的本質問題就會一直得不到處理,自不符大陸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預期目的。這並不等於大陸期待在馬英九任內談判統一議題,而是認為雙方的政治問題不應永遠擱置。
 
李登輝即曾面臨他的對手江澤民於1995年1月提出「作為第一步」,雙方先就結束敵對狀態進行談判。1998年10月,李的代表辜振甫與對口汪道涵在上海開展了兩岸首次政治對話。務實地看,兩岸之間的政治問題終究無法永遠迴避,至於時間點是早是晚?是加快到位還是緩步漸進?則與台灣執政者的動向有密切關連,例如台獨就恐招來武統,急獨就將造成急統。當前蔡英文執政下,正是遭逢此種馬英九時期所無的挑戰。
 
大陸現領導核心習近平於2013年10月在峇厘島會見曾任馬英九副手的蕭萬長時曾說,「兩岸長期存在的政治分歧問題終歸還是要逐步解決,總不能將這些問題一代一代傳下去」。至2015年11月的新加坡馬習會,更是史無前例的兩岸領導人政治對話。其後台灣的政黨輪替及否定九二共識、推行「去中國化」,重新刺激了大陸的「統一緊迫感」,使得雙方緩步漸進處理政治分歧的時間和空間均遭壓縮。
 
習近平於2019年元月的對台政策講話,不僅重申兩岸政治分歧不應一代一代傳下去,而且首度提出探討「一國兩制台灣方案」。顯然大陸針對民進黨執政及其台獨動作不斷,反而以對統一議題加快到位作為因應。況且習近平任期已確定從2022年秋起獲得延長,他「這一代」處理統一議題的責任也隨之增大。眼下的形勢是台灣愈獨,大陸就愈統;傾獨拒統的一方和遏獨促統的另一方還剩下多少妥協的餘地呢?台灣執政者煽動起來的反中仇陸民情,更使得兩岸的餘地空前窄化。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