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國珍》叫我「珍」就可以

·3 分鐘 (閱讀時間)
朱國珍》叫我「珍」就可以
朱國珍》叫我「珍」就可以

【愛傳媒朱國珍專欄】第一屆台灣房屋親情文學獎徵文比賽,在去年十月份落幕,原本在今年一月底舉辦的贈獎典禮,因為疫情嚴峻而取消。

但是,「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延後至五月八號舉辦的贈獎典禮,剛好在母親節前一天,使得這個以「親情」為主題的書寫更加增添無限暖意與溫馨。

這次我除了擔任複審委員,同時也受邀主持贈獎典禮。「親情」書寫最動人的部分就在於真情流露,我也以此作為頒獎典禮的定調。

活動從台北藝術四重奏的優美弦樂揭開輕快序幕,接著貴賓致詞。貴賓很誠摯地感謝主辦單位與評審委員,因為慎重,因此一一點名所有幕後英雄,當唸到評審委員名單時,貴賓也貼心表示按照姓名筆畫序,第一個被唸到名字的評審委員是「王國珍」!

王國珍?霎時我也傻眼了!台下有人悄聲說:「朱國珍」⋯⋯但是貴賓可能一時之間會意不過來「王國珍」與「朱國珍」的差異,他無辜又無奈地望著主持人,我只有不到三秒鐘的時間隨機應變,希望立即解除尷尬。於是我趕緊接話說:「總裁,叫我『珍』就可以⋯⋯」

這個梗其實來自於英文的 ”Just call me Jane”!通常我們向初識的外國友人表達善意時,都會這麼說。這樣的自我介紹翻譯成中文就是「叫我『珍』就可以。」

然後台下就笑翻了!貴賓繼續鎮定地完整唱名勞苦功高的評審委員們,但是我們可能都有一個內心小劇場,把這些名字默默召喚為「君」、「梓」、「堯」、「安」⋯⋯

這個小插曲實在太有趣了,於是我忍不住和好朋友們分享,其中一位王姓友人將這件事解讀為神的啟示,他認為我將來有一天真的會姓王。

這次換我一下子會意不過來,腦筋轉了半晌才發現:「你是說跟你姓喔!」王姓友人笑得很開心,又講了一次:「姓王很重要。」

老實說,當貴賓念成「王國珍」的第一時間,我還真沒聯想到是姓氏,而是,僅憑聽覺上的「諧音」莫名其妙聯想到另一種名詞,類似褒姒、妲己之類的亡國妖姬。或許,也因此才會急中生智說出叫我「珍」就可以,成功化解危機。

我常覺得小說家主持節目容易有風險,因為屬於創作者的腦就是一座密密麻麻的蜘蛛網膜,正常人腦也有這個部位,可是小說家的連結往往不太正常。

然而,當我能夠把「風險」轉變為「風趣」的時候,又覺得所有的不正常就像磁鐵一樣,是可以負負得正的。

這麼一想,突然間又強烈的心靈雞湯起來!人生所有的遭遇都是負負得正,那麼,美好的未來肯定能夠指日以待!

作者為大學講師、作家、廣播主持人,曾創下連兩年獲林榮三文學獎雙首獎記錄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截圖。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