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立倫的為與不為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國民黨新主席朱立倫走馬上任,新的治理團隊輪廓已見清晰,也拔擢了年輕的一級主管,凸顯出國民黨想要擴張青年選票的企圖心,搭配國民黨立院黨團對行政院長蘇貞昌持續進行杯葛。朱似乎想藉由多面向的操作向外界宣示「朱立倫已然蛻變」,並作為重返執政之路的起手式。朱雖企圖心滿滿,但是面對現今內外環境皆不利的情況下,要重整國民黨的腳步、重拾戰力,或許仍得將「兩個必須」與「兩個不必」了然於胸。

第一個必須,則是必須和張亞中的深藍在兩岸關係的論述上尋求妥協,或是讓自己的兩岸論述能和社會有個對話的基礎。畢竟朱立倫當選票數並未過半,緊追在後、且被朱定位為深藍的張亞中只輸他兩萬多票,可見深藍對朱及其兩岸觀點是不埋單的;而朱的兩岸論述亦即傳統「九二共識」,自從被民進黨刻意連結「一國兩制」後,在社會票房也萎縮,一來一往,朱的兩岸論述陷入了不被社會及深藍族群埋單的雙重困境,更無法突破民進黨所建構不利兩岸關係互動的氛圍。 但路線向深藍調整或許可能將路愈走愈窄,迎合「反中」只能當小綠,如何開闢第三條路重啟社會對話,再藉以說服深藍,或許是朱的當務之急。

第二個必須,則是國民黨在制衡戰略及戰術上必須翻新。近期立院黨團不斷杯葛蘇揆,雖是席次不足之下的無奈之舉,但杯葛久了兵疲馬困,反而會被蘇貞昌反操作,其他在野黨未必聲援,是以制衡方式必須改變與多元。 猶記張亞中在選舉時提出,將募資3億新台幣成立「正義基金」,或許就會是個不錯的嘗試。畢竟透過獎勵敢於揭發政府違法貪汙行徑的舉報者,藉由以往讓陳水扁政府倒台的揭弊經驗,給予黨中央及立委這些爆料作為奧援,對於聚焦媒體討論、議題設定的效果,或許遠比肢體杯葛來得有效。

至於第一個不必,便是不必刻意討好年輕人而拔擢年輕人。朱這次啟用子弟兵凌濤出任文傳會主委,希望還有「千百個凌濤」,似乎朱也認為此舉能號召更多年輕人;問題是,當朱不斷強調此事,反而讓人覺得凌濤的「工具」性質愈明顯,亦即朱只將此當作一個策略在使,要不就是想建構年輕人來國民黨「更容易當大官」可和民進黨PK的印象。

殊不知,年輕人是否認同你的關鍵,在於朱團隊是否能聽得懂他們的話,了解他們內心深處的需求。基於此,與其形塑「青年樣板」,還不如將青年關心的議程納入問政的優先順序。

第二個不必,則是不必再設置聊備一格、妝點酬庸意味滿滿的「副主席」。畢竟國民黨早就不是家大業大,以往執政規格的規範,現今不合時宜早就應該揚棄。民進黨作為執政黨也沒有副主席的建置,國民黨在野已久,竟「百官設置」的儀節僚氣仍存,令人瞠目結舌。朱若有guts就應將這不合時宜、封建八股的條文給修掉,或像江啟臣一樣擺明不設副主席,才更能讓社會認同。(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廣告學系專任教授兼系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