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立倫能救國民黨嗎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
(圖/本報系資料照)

國民黨改選出新任黨主席後,目前看來相關節奏尚稱明快,朱立倫重掌黨務,黨主席提前於5日交接,迅即發布人事布局,積極推動本月下旬罷免陳柏惟及年底四大公投,一切似乎又熱起來了。但許多仍對國民黨存有期待的人不禁想問:國民黨真的能夠痛定思痛?2024還有勝算嗎?

從國民黨這個百年老店的沉痾與習性,以及過去數不清令支持者痛心失望的紀錄來看,答案似乎心照不宣。但事在人為,所謂「花若盛開,蝴蝶自來」,如果光是希望民進黨作法自斃,自怨自艾卻不長進,終究只會夢醒人散;反過來,若能發揮自己的條件與能量,努力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永遠有翻轉未來的可能。

朱立倫其實也是個老品牌,不僅歷任民選的立委與縣市首長,也曾任黨主席,還選過總統,幾乎該做的高位都做了,就只差最後一步。台灣人對朱立倫也很熟悉,他的個人條件優秀、黨政資歷豐富,而且從政以來一直是黨內有意培養、外界看好的政治明星,如今也仍年富力強。但他最大的爭議也被烙印的盲點,無疑是所謂「機關算盡,反誤了卿卿性命」,在國民黨聲勢看衰的這幾年間,他在應該出戰的關鍵點上選擇了「持盈保泰」,加上又揹了「換柱」的罵名,導致他的政治「人設」難以提升。

老品牌能否做出新形象、新口味,這不僅是朱立倫個人最後一次的突破機會,也考驗他能否超越老派國民黨自私自利、因圖謀個人權位,機關算盡反被唾棄,最終導致黨與個人一起葬送的宿命。

國民黨當前的目標應該在強力監督,贏得選舉,才能重返執政,實現理念路線,如果夸夸其談,輕重不分,必將事倍功半,白忙一場。國民黨最常被批的是抗爭不夠強硬,但時代在變、民意的口味也在變,時空環境有異,一味模仿民進黨當年抗爭的狠辣,不但會被抗爭老手的民進黨反制,如今也可能會引起民意的質疑甚至反感。與其過度抗爭、招式用老,如何凸顯監督的創意與技術、制衡的耐力與深度,而非只是追求抗爭的激烈度,的確需要與時俱進。

朱立倫能夠勝出張亞中乃至江啟臣的長處之一,在於他的黨政歷練與地方人脈,讓別人動不了的,到他手裡能發揮應有的力量。如何結合立委黨團和執政縣市長的資源與戰力,不再各自為政,讓黨機器重新凝聚黨的有機力量,成為真正統合進退、效能加倍的戰鬥體,便是他能夠使力重生的關鍵。尤其應讓黨籍直轄市長與立院黨團幹部成為當然中常委,並大幅度縮減徒具形式的直選中常委,才能使黨的決策精準發揮真正的效能。

台灣民主政治發展至今,人的因素往往超越政黨,民進黨因執政固然享盡優勢,卻也揹上包袱,用人唯親、特權橫行、雙標霸道等所作所為,民眾早就領教多矣。而國民黨雖然中央在野,但在地方執政上卻有不少表現出色的首長。在人才魅力方面雖是民進黨的傳統強項,但在執政暴露缺點與「蔡蘇體制」的壓抑下,也很難再說領先國民黨多少。

展望2024大選,反綠陣營其實是出頭者眾、可戰者太多,朱立倫如何透過機制、智慧與手腕,整合出最適切的戰鬥體,這才是真正的本領、終極的難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