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強不想再幫習近平背「政治黑鍋」

三立新聞網
三立新聞網 setn.com

文/張宇韶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日前公開稱讚地攤經濟、小店經濟是就業崗位的重要來源,「是人間的煙火,是中國的生機」,這種說法隨即引發輿論高度揣測。因為正當習近平高舉經濟路線的「國進民退」的必要,同時宣稱中國初步實現小康社會的成果時,李克強的說法無疑甩了總書記幾耳光,因為個體戶與私營企業恰是中國改革開放之初的產物,三十多年後竟要走回市場開放初期的老路豈不諷刺?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人大發布《政府工作報告》。(圖/翻攝自CCTV YouTube)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人大發布《政府工作報告》。(圖/翻攝自CCTV YouTube)

再加上現在李在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及「中國還有6億人,只有1000元的收入」,而且隻字不提今年經濟成長的官方預期數字,是否意味中共黨史上的「兩條路線」鬥爭正在上演中,只是這次表現形式較為隱微不這麼赤裸而已?

平心而論,李克強自然有道理對習近平的政治作風不以為然。李是典型中共栽培的政法菁英,雖然沒有顯赫的家世背景,但由於與胡錦濤同是安徽同鄉,再加上都具有共青團背景,若不是薄熙來樹大招風讓中共元老感到不安,最後選擇根正苗紅且個性看似厚重溫和的習接班,李克強本來也有機會接下大位,這種微妙的心理因素大抵只有研究中共黨史與權力政治的人稍微可以體會。

此外,習近平掌權後遂進行一系列權力集中的作為,不論是透過栗戰書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經由王滬寧在意識形態上大搞政治崇拜,並讓王岐山成為打擊政敵異己的執刀手,都讓習近平打破了中共黨內集體領導的潛規則。

2020中國兩會。(圖/翻攝自CCTV YouTube)
2020中國兩會。(圖/翻攝自CCTV YouTube)

就以黨領政的權力分工而言,總書記與總理向來存在「體制」的關係,亦即一把手負責黨務與軍權,國務院負責政策的實行,這也是昔日「江朱」或「胡溫」體制存在的原因。對於李克強來說,由於習的擴權反倒使自己成為改革開放以來相對弱勢的總理,不僅「體制」關係不復存在,更常讓自己成為有責無權下的背書角色,心中的不滿其實不難理解。

去年美中經貿大戰火熱之際,中國已經面臨經濟衰退與社會矛盾增溫的問題,為了避免黨內出現挑戰習或妄議中央的耳語 ,習近平在兩會召開前夕還透過宣傳部門先打「中國仍會未來出現黑天鵝與灰犀牛」的政治預防針,然後再祭出「不准黨內出現高級黑低級紅言論」修築言論防火牆。李克強雖然在彼時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經濟六穩與保六點目標,但也悲觀暗示中國人民「準備過十年苦日子」。

最有趣的一幕是去年五月李克強去山東視察時,他主動詢問物價上漲的看法,竟有位民眾直接抱怨水果漲了好幾倍,李不可置信問了幾次都得到同樣的答案,本來這種政治不正確的畫面應該被國務院網信辦與新聞辦給刪除,沒想到卻直接經由新華社報導轉載全國媒體,許多觀察家評論這就是李克強給習近平難看的「棉裡藏針」或「高級黑」的一手。值得注意的是,去年中共召開四中全會提出「強化治理能力」時,習刻意把嫡系副總理胡春華提升為「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組長一職,具體負責執行推動扶貧脱貧相關政策,此舉被視為稀釋李克強的權力的重要訊號。

習近平與李克強。(組合圖)
習近平與李克強。(組合圖)

其後,香港反送中爭議與武漢肺炎爆發果真成為習近平的突發事件,李克強肩上同時扛下防疫總指揮與脫貧致富的兩大政治目標。明眼人人都看得出來這種顧此失彼的方針才是今年兩會延期三個月的關鍵,言下之意,如果中共黨內沒訂好調藉以取得黨內共識,就不可能讓李克強在全球輿論的檢視下提出政府工作報告,說明中國當下防疫成果與未來經濟發展的評估。

諷刺的是,李克強完全沒提及GDP增長數字,這是中國1994年以來採用此一經濟數據以來的例外,六億人每月收入未及一千人民幣的說法更讓習近平的「脫貧工程」臉上無光,只好通過黨媒求是雜誌進行滅火,稱中國已經完成建設小康社會的目標。

深入觀察,這種總書記與總理間因為認知差異產生的路線分歧其實不多見,因爲政治鬥爭通常發生在派系與高層之間,再不然就是一把手不滿接班人的思想作風問題,毛澤東與林彪或是鄧小平撤換胡耀邦與趙紫陽多屬這類性質。

李克強未必有想要奪權的政治野心,但不願替習近平背所有的政治責任與黑鍋的可能性應該才是真實狀態,畢竟國務院總理才是在一線工作的人,也只有他清楚中國當下經濟衰退與社會矛盾的實情。

《作者簡介》張宇韶,政大東亞所博士,曾任陸委會簡任秘書,現任兩岸政策協會副秘書長。

更多三立新聞網報導
中硬推惡法…美國出手制裁習近平個人?川普回應了:沒思考
六四31週年…讚習近平曾談民主 馬英九:令人印象深刻
113名記者遭關押!無國界記者再轟中共:新聞自由的天敵
當心!習近平跟李克強開戰 黃創夏:恐殃及台灣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