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拍戲不順發脾氣 卻讓威爾史密斯一秒愛上他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6年前來台灣宣傳時,威爾史密斯在記者會上喊著要跟李安合作,沒想到6年後真的一起拍出了《雙子殺手》。重回台北的記者會上,威爾史密斯認真的說:「感謝台北讓我美夢成真!」還說應該用「Taipei Makes Dream Comes True」來宣傳台北才對!

威爾史密斯記得當初被李安找去討論合作《雙子殺手》時,發現李安的辦公室已經把他早期所有演出的作品,從電視影集《新鮮王子妙事多》、獨立製片《六度分離》、動作片《絕地戰警》的片段通通都剪接出來,找出各式各樣威爾史密斯年輕時各種角度鏡頭,「變成了一個博物館!」

記者會還沒開始,威爾史密斯就成功成為焦點人物。
記者會還沒開始,威爾史密斯就成功成為焦點人物。

然後李安嚴肅地坐在螢幕前研究年輕時的威爾,當下讓他以為李安應該是他的超級粉絲。不過李安是讓威爾重看年輕時的演出,對他說:「這個角度是最棒的,你注意到你的眼神傳達出內心的靈魂!」接著威爾就模仿李安講話的那個柔和語調:「但是你不要再給我演《新鮮王子妙事多》這種搞笑路線了!」

實際合作過後,威爾覺得李安最厲害的地方,就是知道如何指導演員,「像是打開演員的開關,他花很多時間瞭解你,知道怎麼引導你前進。我想這就是導演跟演員合作的樂趣,導演像是指揮家、演員像是樂器,激發你演出導演內心的想法。」

威爾史密斯透露和李安合作緣起6年前的台北行。
威爾史密斯透露和李安合作緣起6年前的台北行。

李安則笑說:「導演的工作就是讓演員們以為我在做這樣的事情,導演就是假裝知道演員的內心深處。老實說,演員跟導演的關係像是在打禪七,只有心知肚明,只有對方感應到。這很有意思,因為你跟家人、愛人都沒有這樣關係,只有跟演員可以這樣,對表演體會有這樣的抒發,是很特別的關係。我也跟太太、家人抱歉,我最好的都給演員。」

威爾史密提到戲外跟李安的連結,「我們跟父親的關係很相似,我想這讓我們有所交集。」他解釋剛開始認識聊天,想要摸清楚彼此的差異或相似,「發現父親跟兒子的關係其實有很多形式,在我們各自的人生上。」威爾的兒子傑登也入行,李安的兒子李淳也投身演戲,不約而同都要在父親的盛名底下走出自己的方向。李安則說兩人都是各自進入電影圈,在大眾眼中都是功成名就了30年,「而我們如何在大眾面前生活,保有私密的部分。」

《雙子殺手》台北記者會用書法做結尾。
《雙子殺手》台北記者會用書法做結尾。

《雙子殺手》的劇情有複製人,威爾史密斯必須跟年輕的自己對打,他說:「這是比較複雜、比較高難度,拍戲時你看不到另外一角色,等到8個月後才看到那個部分,你會很驚訝、也很害怕。那些特效打造出來的片段,是百分之百的數位人物,可是舉手投足不是我、偏偏長相又是我,真的很驚奇。」經過這次嘗試,他覺得對這樣的電影科技打開了可能性,「也許我下部片不用我自己演出,用數位特效作出來就好了!」

另外一個讓他感受良多的部分,就是年輕版的威爾史密斯,讓他發現年輕人才有的純真眼神,「我現在51歲,人生的經驗會在你的眼神、舉手投足上呈現。我們一直思考如何把『世故』拿掉,重現年輕人的熱情純真。這與中年的我完全不同,對於很多事情沒有看透的感覺。」李安則在一旁打趣說,「我希望現實中可以用MIB的記憶消除器,威爾就可以變成年輕不懂事的他!」

威爾史密斯和李安第一次合作,但兩人的兒子都出來拍戲,讓他們很多話聊。
威爾史密斯和李安第一次合作,但兩人的兒子都出來拍戲,讓他們很多話聊。

另外威爾也爆料生氣的李安是什麼樣子,話說某天拍戲時什麼都不順,「他覺得很不好受,一大早就來跟我抱怨。」然後威爾就模仿李安講話溫溫的樣子,「威爾,我再也無法忍耐,我現在很生氣。」威爾當下內心的想法是,這算是哪門子的生氣,這樣太溫和啦,「所以我就說,『抱歉,你太溫和了!』」威爾說這就是讓他愛上李安的瞬間。

記者會最後安排讓3人提筆寫書法,完成書法名家張炳煌的大作,威爾分配到筆畫最簡單的「子」,所以他不斷地重複講中文「子」,還說:「我不會寫,但我知道書法是怎麼回事!」當李安在寫書法時,他還搶過主持人曲愛玲的麥克風,當場幫李安做旁白,讓氣氛超嗨!


更多鏡週刊報導
威爾史密斯被讚「行走的派對」 李安等6年緣分終於到了
威爾史密斯抵台度週末 超親民作風兼當網紅
《雙子》挑戰召集令 近距離與李安、威爾史密斯互動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