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指名打鐵店2】為專注燒鐵 他不怕鐵屑嵌肉、火星烙膚

呂明潔
·3 分鐘 (閱讀時間)
蔡慶隆10歲開始接觸打鐵,火星烙膚是家常便飯。
蔡慶隆10歲開始接觸打鐵,火星烙膚是家常便飯。

創立於1934年的慶隆犁頭店位於南屯老街,主要販售自製的鐮刀、鋤頭和菜刀等鐵製用品,整條街的水溝蓋與橋墩隨處可見犁頭店3字,記錄著清康熙時拓墾此地,農具製造店興起的發展盛況,蔡進永補充:「這裡是南來北往必經的補給站,又叫犁頭店街。」

南屯老街曾是打鐵重鎮,蔡慶隆的二哥在此起家。他回憶:「我阿兄去斗六學手藝3年多,就回南屯創業。」蔡慶隆出生於台中清水,上有8個哥哥、2個姊姊,10歲喪父,身為老么的他沒有受盡寵愛,國小沒畢業便跟著年長24歲的二哥工作,小小年紀就得4點多起床挑水、生火,他清楚記得「那是民國33年(1944年),美軍空襲日本統治的台灣。」86歲阿公的記憶力和口語表達勝過很多年輕人。

蔡慶隆(左後)10歲跟著二哥(右後)學藝,二哥過世後,姪子與姪女(前排)皆無意學習打鐵,他便接手至今。(蔡慶隆提供)
蔡慶隆(左後)10歲跟著二哥(右後)學藝,二哥過世後,姪子與姪女(前排)皆無意學習打鐵,他便接手至今。(蔡慶隆提供)

受日式教育的蔡慶隆只說台語與日語,還會用LINE傳照片給記者,模糊舊照中,他與二哥拿著鐵鎚,笑容燦爛,但二人共事時間極短,「我16歲,二哥就往生了,伊後生(兒子)學不來,我不怕艱苦,就扞(操持)這間店。」

打鐵確實是辛苦活。他拉起褲管,腿上斑斑白點,都是火焰烙印的戰績,「鐵燒得很熱,鐵鎚打下去都會噴火星,這攏系被火星噴到欸,不會流血,臭焦而已,以前我都拔絲瓜葉,打碎來敷,哈哈,涼涼啊,跟貼撒隆巴斯的道理共款啦,痛嘛著忍耐啊。」因長期出力,他腰骨第四節歪掉,手臂和腰背長期貼著撒隆巴斯。

存到點錢,蔡慶隆才買了條長的兵仔褲(軍褲),「還是會燒破,彼時陣我媽媽幫我遮補遐補,攏補到3、4層。」蔡慶隆並非不怕燙,工作時他全神貫注於燒鐵的溫度,根本無暇顧及皮肉痛,「看火色就知道幾度,要眼明手快,溫度到就趕快拿出來,不然過火鐵會熔,溫度不夠,鋼和鐵合不起來,會裂開。」

打鐵伴隨鐵屑紛飛,蔡慶隆皮膚常嵌進鐵屑,他卻不以為意,直到十幾年前做心臟瓣膜手術才順道取出。
打鐵伴隨鐵屑紛飛,蔡慶隆皮膚常嵌進鐵屑,他卻不以為意,直到十幾年前做心臟瓣膜手術才順道取出。

燙到還算事小,鐵屑嵌進血肉,蔡慶隆也不理會,「16年前我去換心臟瓣膜,醫生檢查後告訴我皮膚裡有很多鐵屑,就趁手術順便拿出來,以前想說袂痛就不理它。」硬漢阿公彷彿他打的鐵,堅不可摧,16歲代替二哥掌店,他自願照顧二嫂與姪子的生計。

「賺錢我會交給二嫂和阮阿母,我靠阿母給零用錢,反正我嘛免開錢。」孫子蔡進永也說阿公重感情,「這店是二伯公放給他,他不忘本,也很照顧人,之前我阿嬤借娘家親戚近百萬也沒拿回來,阿公知道人家不好過就算了。」直到蔡慶隆20多歲成家,姪子也開始工作,二家經濟才分開,他也將原本無名號的打鐵店取作「慶隆犁頭店」。


更多鏡週刊報導
【李安指名打鐵店3】不甘成夕陽產業 他做窗花、菜刀抗時代變遷
【李安指名打鐵店4】打造價格破萬花紋刀 李安《少年Pi》請他打造道具
【李安指名打鐵店1】千度高溫下揮汗打鐵 他工作必著迷彩服、防毒面具

更多生活相關新聞
寒流害的 大台北自來水變黃
金門大旱 50年來最嚴重 高粱枯了
高鐵驚爆積欠2.5億加班費 員工哭訴:5年了
北宜區間測速一路兩制 重機族想改道
地震前兆研究 「有望拼湊出大象」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