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金馬電影大師課授課 導演只是工頭、「拍片像乩童神靈附身」

青年日報社
·8 分鐘 (閱讀時間)

記者王丹荷/綜合報導

金馬主席李安導演今(20)日現身2020金馬電影大師課授課,與新生代青壯導演林書宇、程偉豪、黃修平、黃綺琳進行對談。面對台上新導演與台下電影工作者崇拜眼光,暌違臺灣許久的李安笑說:「好久沒看到這麼多人!從2月一直被關到現在。」他謙遜表示:「大家應該有問題想問答案,其實我也沒答案,只有比大家更豐富的經驗。」

李安表示,電影是有機體,拍電影愈來愈困難,隨著觀眾電影愈看愈多就愈世故,創作者招數只好愈來愈複雜,所以他勸新導演「青春無敵,要珍惜剛開始階段,因為愈拍要愈證明自己,這條路無止盡會讓人害怕。」他從《少年PI的奇幻旅程》開始產生困惑,進而對電影全新型式產生信仰,「就像摸索另一個媒體,好像身處另一個世紀。不知該分享已知還是未知的事情。」

導演林書宇好奇李安自前3部作品後,為何不再自編自導?李安笑說:「這問題可以講2天。」他自認不是好編劇,主觀意識很強、一變再變,會讓編劇很痛苦,「《少年PI的奇幻旅程》弄到4百稿就不再計數,也曾有名編劇弄2稿就不歡而散。」因為尋找完美,編劇更像是工具而不是目的,而且「拍了30年電影,好像在拍同一部片。」

面對黃修平導演提問,作品完成初稿常覺得不是自己預期,李安安慰大家:「我拍了好幾部才體悟,我不是主人,只是服務作品,只是作品的奴隸。」他笑說大家都是工人,導演只是工頭,更表示電影有電影神,而「拍片像乩童神靈附身,上身完、拍完就很虛,有這信仰認知才能電影路走得比較長遠。」眾人聞言爆笑。

導演程偉豪好奇李安是否曾說3幕劇的第1幕最重要?李安自認「不擅長布局,所以要花很多時間把事情說得清清楚楚。」但即使《斷背山》很感人,還是被很多人覺得開場太長,「前面沒那麼長,後面怎能那麼感動。」他透露有次奧斯卡辦導演座談,談到最痛苦的事情,馬丁史柯西斯等大師一致表示:「片廠愈來愈不想給導演足夠時間拍第1幕!」李安很無奈:「大家平常浪費那麼多時間,怎麼看電影多花5分鐘就受不了?」

《金都》導演黃綺琳談到是否曾猶豫「拍不好不如不拍?」李安表示:「最怕熟悉的題材,新的東西反而想嘗試。」「拍同樣路數的家庭劇會很不安,心理想要冒險!」李安舉例自嘲:「電影拍壞不會要你的命,像我上次那部拍壞了,我還在這邊跟大家講話,賠了多少我都不敢問。」引來眾人大笑。

李安補充:「是否從此就失敗不能當導演?這種安全感需要靠冒險來獲得,是一種驅策力。」李安又舉例曾試過高空彈跳,「當時只想敢就可以,但反而不敢跳傘,至少要有1條繩子拉住。」他稱讚導演黃綺琳「妳能拍出《金都》,不須擔心這問題。」

前2部片慘痛經歷,讓李安有不同心態看待影評與觀眾反應,「觀眾買票進來,他是無辜的,你要在乎。在下次拍片,你要當成經驗。」至於影評?「影評是另一種動物。」現場眾人爆笑,他笑說:「《斷背山》大家稱讚,我就覺得有道理,但上部片被影評罵,我就覺得影評在講什麼東西。」他肯定影評還是有其價值,但要平常心看待。「影評今天捧你,明天可能會把你毀掉,他會設想一個東西,不符合他設想就會罵,他有自己的出發點。因為大家都在寫的是Review,不是Critics,如果你要為了這而拍片,他不領情也是白搭。」

黃修平導演好奇《喜宴》拍出壓抑,這是自覺的人生體會?李安表示,他其實是《理性與感性》才發覺有這議題,他笑說「壓抑大概是因為自己是Nice Guy,希望妥協與平順自然就會壓抑。」再讓現場爆笑,但他亦表示「不能一直壓抑,觀眾不見得會期待你進步,你要跟觀眾的期待心理去搏鬥。」他再度舉例前作壓抑經驗,「忍受失敗、嘲弄與打擊,不成功是很難受的事情。就像宗教領袖形象破滅不再被大家跟隨。」他又笑說65歲可以退休了,但要繼續下去就要去挖掘,面對不同新的挑戰。

導演程偉豪好奇李安為何執著120格、3D、4K的極致影像追求,李安說:「不服氣,其實這是完全不同的新媒體,就像百年前的電影無法跟舞台劇比,數位影像顆粒比不上膠捲質感,其實是不合理的比較,完全不同的心理活動反應。」他表示自己已經無法看一般電影,「幻覺世界沒有了」,他疑惑人的腦筋差異很大,感覺自己被當成異教徒,「砸毀神像、燒了教堂,所以被大家追殺。」他覺得電影院是充滿儀式性的神殿,想追求電影做到更強,理想狀態是電視播2D版、電影院放3D版,訴求不同魅力。

談到如何指導演員,李安表示:「一要見多識廣、二要適應力強。」他笑說自己是學表演,「本來想當演員,跟演員比較近,當男主角還拿過大專組最佳男主角獎。」眾人鼓掌,畢業後還學了好幾年表演,「有人是演而優則導,我是演還沒有優就導。」他認為不管好演員或壞演員,導戲就是個有機過程。

也因為不太願意換掉演員,李安還曾被女副導說:「婦人之仁」,他說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其實「演員就是想討好導演、希望得到導演肯定。」導演功力就是掌握他們表現與需求,把所有演員放在一起,讓大家分享參與這個創作。

被問到是否曾被資方強迫接受演員卡司?李安自認幸運沒遇過,不過曾經被女王蜂面試過1次,「在《理性與感性》,我是被雇用的導演。編劇女主角艾瑪湯普森先跟我見一面,這應該是面試我吧。」他笑說他後來推薦凱特溫絲蕾,大家都喜歡,他在這部片才懂明星概念以及如何妥協,「關鍵是Give and Take、有捨有得,不可能百分百都你的想法,所以爭取在你重視的部分,留下屬於你的作者印記。」

李安笑說這也是導演基本功:「明明是別人想法,但要感覺是自己恩准別人使用這想法,塑造大家在合作的假象。不要硬碰硬。」是否固定有合作對象?「有人喜歡一組人合作一輩子,但我喜歡換,至少2、3部就換。工作人員要新血,吸收成長,吸光了再去吸其他人。」李安補充:「跟資深的合作然後把他破壞。」現場再度爆笑。

2020金馬電影大師課繼7月邀來侯孝賢團隊的6位大師開講,11月11日至20日進行的第二梯次由金馬主席李安領軍,邀請英國電影大師暨坎城金棕櫚獎得主肯洛區、威尼斯金獅獎得主洛伊安德森與和他的監製約翰卡爾森、金球獎最佳外語片《纏繞之蛇》導演安德烈薩金塞夫、《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監製文森馬拉瓦爾進行視訊授課。金馬影后楊雁雁、香港金像獎最佳美術指導得主文念中,也來到臺北現場開班。去年才開辦以小班制進行的「金馬電影工作坊」,除了有日本名導是枝裕和再度來台,日本金像獎最佳美術得主花谷秀文、揚名好萊塢的電影食物造型師李宛蓉也傳授他們的專業。

黃綺琳(左起)、黃修平、李安、林書宇、程偉豪2020金馬電影大師課合影。(金馬執委會提供)

李安導演分享電影創作的各種經歷。(金馬執委會提供)

金馬主席李安現身金馬電影大師課與新銳導演精彩對談。(金馬執委會提供)

2020金馬電影大師課。(金馬執委會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