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華觀點:有時鼓吹從天而降的英雄,就是踐踏隱身於世的凡人

李華
風傳媒

最先預警新冠肺炎疫情的牙科醫師李文亮之死,令不少人悲憤不已,他留下的那句:一個健康的社會不應該只有一種聲音,依然讓人深思。知識份子大聲疾呼我們這個國家經此一疫能夠鳳凰涅槃,我們不知道頂層設計能否有此決心。不過,我們仍然期盼未來在中小學的課本裡有介紹這位「不是從天而降的英雄,只是挺身而出的普通凡人」的小篇章,傳遞給下一代的不是對李文亮的頂禮膜拜,而是他說的那句話以及一個公民應有的責任感和正義感。

邱吉爾是英國最富盛名的一位首相,他在任內領導英國取得二戰勝利,他在2002年BBC所作的100位最偉大的英國人中排名首位。就是這樣一位英雄式的人物,在英國二戰後的首次大選中卻失掉了首相的寶座,當時有記者採訪邱吉爾:「你在二戰中戰功卓著,卻失去了首相寶座,這是否意味著英國人的忘恩負義?」邱吉爾肯定地點了點頭,說:「是的。」但他接著說了一句名言,「但是,Ungrateful characteristics is a great nation(忘恩負義是偉大民族的特點)」。這句話後來又被引申為:「對他們的偉大人物忘恩負義是偉大民族的標誌。」

通過這個故事,人們大多看到邱吉爾的胸襟豁達,而沒有看到後面的西方自由主義傳統。邱吉爾被趕下臺,是因為自由社會害怕「超人」的產生。英雄產生于社會失衡狀態,超人產生于英雄,英雄是可以接受的,但僅僅是在失衡狀態———如二戰中。在社會平衡的狀態中英雄如果繼續被推崇,英雄主義的後果便是超人的產生,超人是誰?希特勒是超人、史達林是超人。超人的出現會帶來獨裁甚至極權,這是自由社會所擔心的,所以理智保守的英國人在戰爭結束後制止了超人的產生。這是自由社會的一種防範機制:要防範惡,先防範有可能趨向於惡的善。因為在自由主義看來,政治的目的不是促進善,而是防範惡。

2020年2月7日,香港民眾在街頭弔念感染武漢肺炎病逝的醫師李文亮(AP)
2020年2月7日,香港民眾在街頭弔念感染武漢肺炎病逝的醫師李文亮(AP)

2020年2月7日,香港民眾在街頭弔念感染武漢肺炎病逝的醫師李文亮(AP)

相反,共產主義的中國不管社會處於失衡和均衡狀態,都會對英雄和超人孜孜以求。中共建政之前,毛澤東被共產黨人捧為中國人民的大救星,奪取政權後,繼續接受人民的頂禮膜拜,搖身一變偉大的舵手、人民領袖,也一手釀成了中華民族史上最深重的磨難。儘管毛已經去世多年,民間對的造神運動依然如火如荼,一些中國農村地區的寺廟都為毛塑了偶像、上了排位,他儼然已經在另一個世界封神,接受萬世的香火。在農村地區的廟會遊行中,毛的畫像依然會出來打頭陣,老一輩的人美名其曰:「開天闢地」,毛的地位一下追上了神話傳說中的盤古。

今天的共產主義中國又在塑造一個可以和毛比肩的偉大英雄,也不可避免地走向了惡。在外界看來,中國官僚集團在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的反應和十七年的非典相比,並沒有太多進步,我們依然能看到故意隱瞞、拖延和卸責的官僚作風有過之而無不及,更為罕見地一幕是從上到下相互踢皮球。今天中國的政治體制和十七年前並沒有太大差別,唯一的變化是中央權力結構的變化,首先中央集體領導變為「兩個維護」或「定於一尊」,其次以往「隔代制定接班人」的慣例被廢除,再者國家主席的任期不再有限制。以上這些變化都是在為超人的出現做好了充分準備,而限制惡的機制卻在不斷瓦解。

中共憲法雖然明文規定:「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宗教信仰自由。」但是近些年來,這樣自由在不斷萎縮和瓦解,正直敢言如李文亮、許章潤、陳秋實的人處境如此艱難,汲汲營營、狡兔三窟如楊瀾、張維為之流卻如魚得水。

面對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共延續了一貫以來喪事喜辦的傳統。在國內疫情沒有結束、國外疫情持續蔓延的情況下,中共宣傳部門近期緊急編輯製作了名為《大國戰疫》的新書。書中毫不掩飾地讚揚偉大領袖的「親自領導,親自部署」,彰顯了中共領導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顯著優勢。

當年被官方譽為「抗擊非典第一功臣」的中科院院士鐘南山又出山了,《大國戰疫》一書中自然也少不了關於他的濃墨重彩的一筆。這次還多了一位抗擊新冠肺炎的功臣,她是習近平主政浙江時期的老部下─李蘭娟

在官媒的抗疫宣傳中,他們兩位獲得了頂級的流量,毫無意外地成為抗擊疫情的學術權威。1月18日傍晚,84歲的鐘南山從廣州出發趕往武漢。人民日報在官微發佈了一張鐘南山在普通車廂仰面打盹的照片。2月20日人民日報同樣在官微發佈了李蘭娟臉上的壓痕的照片。這兩張照片都令不少中國網友動容。

習近平主政浙江時期的老部下─李蘭娟,當年抗SARS,今日則是抗擊新冠病毒的「新英雄」(中新網)
習近平主政浙江時期的老部下─李蘭娟,當年抗SARS,今日則是抗擊新冠病毒的「新英雄」(中新網)

習近平主政浙江時期的老部下─李蘭娟,當年抗SARS,今日則是抗擊新冠病毒的「新英雄」,她的臉頰有著口罩深深的壓痕。(中新網)

在民間,他們說什麼,社會大眾就信什麼。有網友仿照秦瓊、尉遲敬德兩位門神的形象製作了「驅邪將鐘南山」和「鎮魔將李蘭娟」的圖片,他們在一些人心目中早已成為神一般的人物。

大概因為對二人登峰造極式的造神運動引發了一些人的反感與反思,中國網路上也出現了對他們的批評聲浪。有人在8年前的一部紀錄片《中國人物》中,發現鐘南山的兒子鐘帷德褲腰間系著耀眼的愛馬仕皮帶,隨後網友指責其利用父親的權勢開公司牟利,鐘南山平時節儉樸素的形象也受到牽連。另一位元李蘭娟,在上海病毒研究所宣佈雙黃連口服液對新冠病毒有抑制效果後,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這只是體外試驗有抑制效果,並沒有臨床療效。」但是沒過幾天,她的團隊也宣佈兩味西藥有抑制效果,實際也是體外試驗,而外界質疑她和兒子旗下都有數家公司,涉嫌圖利。

不過也有人護神心切,就有自媒體文章為他們抱不平,文章聲稱:「在中國,能把瘟疫『腿』打斷的,有兩位老人。一位是鐘南山,另一位是李蘭娟。我本以為疫情當下,對於他們人們只會感激和敬佩;至少,不會詆毀。但事實告訴我的卻是:有些人就是以汙名化英雄為樂。」 文章還稱讚:「李蘭娟院士,是國內唯一的傳染病學院士。」最後抒情地寫道:「一個沒有英雄的民族是不幸的,一個有英雄卻不知敬重愛惜的民族是不可救藥的。」

其實,如英國這樣的自由主義國家也沒有否定英雄的作用,他們否定的是對英雄的頂禮膜拜和全盤接受。一個英雄輩出的民族不應該是守著祖宗牌位固步自封,而應該有最起碼的批判精神。如果當初最先預警疫情的是鐘南山,而不是李文亮,結局又會如何呢?李文亮和鐘南山的差別在於,一個是默默無聞的牙科醫師,另一個是大名鼎鼎的抗非典英雄,我們理所當然地會更信任後者。但是中國有這麼多的人口,這麼大的國土,這麼複雜的國情,難道靠著幾個英雄人物就能力挽狂瀾?況且英雄有時也會力所不逮,英雄也是人,是人就不會是完美無缺的。

大陸網友仿照秦瓊、尉遲敬德兩位門神的形象製作了「驅邪將鐘南山」和「鎮魔將李蘭娟」的圖片。(網路)
大陸網友仿照秦瓊、尉遲敬德兩位門神的形象製作了「驅邪將鐘南山」和「鎮魔將李蘭娟」的圖片。(網路)

大陸網友仿照秦瓊、尉遲敬德兩位門神的形象製作了「驅邪將鐘南山」和「鎮魔將李蘭娟」的圖片。(網路)

身在抗疫第一線的李蘭娟,還不忘關心明星的高工資。她稱:「在這次疫情之後,希望國家給年輕一代樹立正確人生導向,高薪留給德才兼備的科研、軍事人員。希望控制娛樂圈所謂的『明星』動則上千萬的片酬。只有少年強則國家強,為祖國未來發展培養自己的棟樑之材。」

這些話聽起來很高尚,仔細一品,卻暴露了李蘭娟的無知和私心。明星高工資是市場化的產物,是整個娛樂產業的問題,政府要做的理順市場機制,而不是粗暴限價。李聲稱將高薪留給德才兼備的科研、軍事人員,明眼人都能看出來這是為自己邀功,事實上像李這樣的中科院院士本來就享受各種國務院津貼,還可以自己成立公司或開院士研究站,他們的薪水其實非常可觀。

這次抗疫的功勞是否都歸功於科研人員呢?其實不然,中國的科研人員沒有研究出瑞德西韋這樣的有效藥物,相反的,還釋放出某某藥物有抑制效果的消息來發國難財。李蘭娟大概忘了,真正為病患前仆後繼的是一線的醫生和護士,他們穿著厚重的防護衣,連長什麼樣都不為外界所知。一些初入職場的年輕護士,為了上前線抗疫,剪掉了自己心愛的長髮。一些醫護人員,下班後脫掉防護衣,全身濕透。他們一定比動動嘴皮、發發論文的科研人員要更辛苦。

有時鼓吹那些從天而降的英雄,其實就是在踐踏隱身於世的凡人。一個不迷信英雄,尊重所有凡人的社會才是有希望的。在諸如中國、朝鮮這樣的共產主義國家,領袖、英雄的雕塑和紀念碑永遠以宏大震撼的形象矗立在城市街頭醒目的位置,筆者在澳洲卻發現, 那些平凡如斯的婦女、小孩,甚至小貓、小狗都會被塑成雕像,不是因為他們有多麼轟轟烈烈地壯舉,而是因為他們身上樸素的社會責任感和正義感。

*作者為流亡海外寫作愛好者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謝青龍觀點:新冠病毒疫情下的人性考驗與生命思索
相關報導》 蘇南觀點:如何防武漢肺炎感染?勤洗手或戴口罩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