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國門關閉時間延長 外籍人士苦等 企業轟回到德川幕府鎖國時代

·4 分鐘 (閱讀時間)

日本延長嚴格的入境禁令,影響到持有長期工作或留學簽證的東南亞勞工。(圖片來源/flickr)

日本繼續實施嚴格的入境限制,準備赴日打工的外國人被阻擋在海外的時間越來越長,有些人耐心等待,不失去希望,但另外一些人對東京邊境管制的不滿情緒越來越高漲。

Kokorono Siji是印尼萬丹省的職訓機構,培訓準備前往日本從事護理等各領域工作的印尼人,但是由於大流行的限制,該機構仍有36名學生排隊等待入境日本,多數學生已經通過日語檢定考試,拿到技術實習生的「特定技能」簽證。

拉哈尤熱愛日本文化,嚮往日本工作

「從小就喜歡日本文化,尤其愛看《美少女戰士》等日本動漫,從小就夢想有一天到日本工作。」拉哈尤告訴《日經亞洲評論》。這位24歲的年輕女性已經通過茨城縣技術實習生看護人員的考試,但是現在已經等待約2年,還是無法入境日本。

「家人默默支持我,所以,等待2年,對家庭經濟造成非常沉重的負擔。我都已經犧牲那麼多時間和金錢,現在反而不會急著想去日本。」拉哈尤(Atik Rahayu)說。

日本11月8日開放邊境3周後,11月30日又關閉邊境,禁止外國公民、外國商務旅客、學生和技能實習生入境。

日本關閉邊境到2月底

今年1月中旬,日本政府宣布禁止外國公民入境的命令延長至 2月底,因為東京試圖減緩omicron變種的傳播。

拉哈尤赴日工作推遲2年,害她和家人最近被村子鄰居嘲笑,他們笑說:「想去日本工作?別作夢了。」她說兩年的等待,對她和家人造成很壓力,但她不氣餒說:「赴日工作永遠都是我的夢想,然後我會帶家人過去,我不會放棄赴日本工作計畫。」

日本技術實習生方案為外國勞工提供80多種職業類別的在職培訓,幫助外勞獲得技能,也緩解一些行業嚴重勞力短缺的情況。

從2019年4月起,日本政府開放14個行業給有工作意願的合格外勞,對他們發放「特定技能工人」的居留簽證。

成功申請赴日工作者8成是印尼和菲律賓人

日本已在8個亞洲國家進行能力測試,成功申請者已超過2萬3千人。按行業劃分,護理、農業和食品業是最常見的工作場所。

在印尼,成功申請者不到13,000人,在菲律賓約5,500人,這兩國佔總數的近80%。但他們當中,有很多人到現在都未能以技術實習生的身份進入日本。

John-Ivan Labayane 是馬尼拉Lead Training and Business Solutions職業學校一名學生,他已經通過日本技術工人指定考試,獲得療養院的工作機會。

「就算我已經等了這麼久,我也不會改變我的目標,因為比起照顧北美或歐洲老人,我們菲律賓人照顧日本老人,體力上較能負荷。」

亞洲年輕人體力有限不適合照顧歐美老人

工作之餘,他被日本的文化和社會吸引,「當然,在日本工作會很累,但日本有很多值得期待的事情,這讓我忍受了等待。」Labayane在等待準備去日本的時候住在父母的家裡。

Lead 另一名學生 Karen Nielzen Berlanga也被困在馬尼拉家裡,她已經通過指定考試,準備前往東京一家醫療機構Fukujukai工作。

她真的很想盡快去日本,但不是每個人都認同她的決心。由於日本的邊境仍然關閉,她一些朋友已經決定去其他國家。

自疫情爆發以來,日本的入境禁令經常受到等待入境的外國人批評,其中有人上網譴責日本政府的決定;其他人說他們去日本工作和學習,又不是去觀光旅遊。

優衣庫執行長柳井正憂日本國力下降

推特上一位評論家建議,「外勞繼續對日本緊迫盯人,施加壓力。」移民新聞帳號一條留言指責日本說,南韓從未拒絕國際留學生的簽證。

一些日本商界領袖也表示反對關閉本國邊境。

電子商務巨頭樂天的執行長三木谷浩史在推特發文批評嚴格的入境限制,把這種禁令比喻成數百年前德川幕府的閉關鎖國政策。

快時尚品牌優衣庫母公司迅銷執行長柳井正指出,「我們僱用的海外大學應屆畢業生無法進入日本,這可能導致日本的國力下降。」

更多信傳媒報導
烏克蘭情勢》俄羅斯暫承諾不動武也不撤軍 集結在烏邊境17萬俄軍成最佳籌碼
本土+21、境外+43》指揮中心公布過年防疫守則、首批輝瑞口服藥今抵台
朱立倫打破「用人唯親」傳言 王育敏、鄭照新之後又有1強將歸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