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香港代表團歷史佳績和未能擺脫的政治陰影

·7 分鐘 (閱讀時間)
Bronze medallists Doo Hoi Kem of Hong Kong, Lee Ho Ching of Hong Kong and Soo Wai Yam Minnie of Hong Kong on the podium
香港乒乓球女子隊首度獲得奧運團體賽獎牌

上星期,當中國香港奧運代表隊的擊劍選手張家朗在東京奧運會第三個比賽日奪得男子花劍項目金牌時,對這個已經25年沒有在奧運會上奪得過金牌的城市來說,是一個難得的榮耀時刻。

「他贏的那一刻,我們呆住了,」香港體育新聞網站體路(Sportsroad)創辦人徐飛這樣向BBC中文回憶當時在她辦公室裏的情景,「然後有些同事喊了出來,聲音都在顫抖了。」

她說,張家朗和游泳選手何詩蓓(Siobhán Bernadette Haughey)在東京奧運分別奪得一金兩銀的一周,其網站瀏覽量"比平時多了十倍",Instagram帳戶多了1200萬的互動和留言。

張家朗在八強戰中一度只差一分就會落敗,但連得7分反勝,並在隨後的比賽中連勝,一舉奪金。

徐飛說,張家朗在短短一天比賽裏的逆轉是一種很大的鼓舞。

Gold medallist Cheung Ka Long of Hong Kong celebrates on the podium
張家朗奪得香港25年來首面奧運金牌。
Lee Ho-ching Soo Wai Yam Minnie and Doo Hoi-kem of Hong Kong celebrate after winning the Table Tennis Women
香港創下奧運參賽史上最佳成績。

「我作為香港體育記者,很開心看到市民開始知道怎樣去看一些比賽,知道運動員的名字,也知道他們無論贏或輸,都在背後奮鬥的故事。」

不過在張家朗站上東京最高領獎台的時候,在香港一所商場內看直播的人群卻有不同的反應。

在現場直播的大屏幕上,頒獎儀式響起《義勇軍進行曲》時,有些人開始發出噓聲,然後多人齊聲呼喊「We are Hong Kong(我們是香港)」,蓋過中國國歌的聲音。網上流傳的視頻片段顯示,人群中有人展示殖民地時期的港英旗。幾天后,香港警方宣佈拘捕了一名男子,理由是涉嫌侮辱國歌。

Cheung Ka Long of Hong Kong celebrates after competing
Cheung Ka Long of Hong Kong celebrates after competing
Fans of Hong Kong swimmer Siobhan Haughey watch the live broadcast of the Tokyo 2020 Olympic Summer Games women
在香港商場內看直播為香港選手打氣的民眾。

而在女排、乒乓球等其他項目上,每當中國隊伍被擊敗,商場圍觀的人中會出現歡呼聲,顯然地,他們把對近年政治的不滿,發洩在運動比賽當中。

這與2008年北京奧運形成強烈對比,那一年,香港愛國情緒高漲,不少港人揮著國旗支持中國隊,京奧完結後,中國金牌代表隊來港,這些明星運動員備受全城關注。

流亡英國的香港活動人士羅冠聰也憶述他在2008年北京奧運與家人一同為中國隊打氣,但他指出近年「一國兩制」的「崩壞」,港人正與「中國夢」更疏離。

他說:「由感到自豪到感到厭惡,當中所經歷的轉變是一場悲劇,更是代表著一個政權的淪落以及醜陋。」

在東京,香港代表團創造了他們在奧運會上的最佳成績,已經奪得5枚獎牌——超過此前69年參賽史上的總和,表現超出了大部分人的預期。

張家朗在上周的金牌,是香港代表隊25年來的首面奧運金牌。在他奪金之後的幾天,何詩蓓在200米和100米自由泳奪得兩面銀牌是奧運游泳項目的首兩面獎牌。8月5日,香港女子乒乓球隊和空手道選手劉慕裳先後在乒乓球團體賽和奧運新增的空手道女子個人形項目上奪得銅牌。

在社交媒體上,香港網民把運動員得獎感言中所強調的努力和堅持,投射在爭取民主的運動上。例如,金牌得主張家朗獲勝後說:「之前一直打得不太好,高低起伏大,到後來想,再退也不是辦法,上前打打,搶回主動……大家要堅持,不要這麼容易放棄。」空手道選手劉慕裳則說:「很希望大家要相信自己,好好裝備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再有機會,當機會來到,你要有兩手凖備,你才可以發揮到自己最好。」

參加奧運羽毛球混合雙打銅牌賽的謝影雪說:「目前很多香港人可能感到不開心,充滿負面情緒……我覺得運動員在奧運會贏得獎牌,會給香港人帶來一些希望和喜悅。」她和搭擋最終輸給日本對手。

伍家朗球衣事件

Ng Ka Long of Hong Kong in action during the match against Lino Munoz of Mexico.
羽毛球手伍家朗首場賽場須自備球衣上陣。

香港在這屆奧運的突破,佔據眾多新聞頭條的同時,卻未能擺脫近年來籠罩在這裏的政治陰影。

本屆奧運會香港運動員受場外政治因素影響的最突出例子是羽毛球手伍家朗。這個世界排名前10的香港球手在男單第一場比賽中身穿一件黑色球衣,只印有「Hong Kong China」(中國香港)的字樣而沒有特區的胸前標誌。由於黑色衣服是香港示威者經常穿著的顏色,他因此受到了親北京政客的攻擊。

「如果不想代表中國香港,請選擇退賽!」建制派政黨民建聯成員穆家駿在一條臉書(Facebook)帖文中這樣「強烈遣責」伍家朗。

身在東京的伍家朗不得不在網上回應,解釋稱他原本的贊助商在奧運前合約到期,自己是因為沒有獲得贊助而須自備球衣出賽,特區標誌則是因為沒有得到官方授權而無法印在球衣上。香港羽毛球總會承認事件是溝通出現問題,隨後通過香港代表隊官方贊助商提供印有區徽的球衣。

穿著新球衣的伍家朗在第二場比賽中不敵危地馬拉選手凱文·科登(Kevin Cordon),止步於首圈賽事。他接受訪問時承認因為感受到壓力而影響發揮,並在談到這起場外風波時說道:「說沒有影響是假的。」

建制和民主陣營均有人批評穆家駿的言論,認為他要為伍家朗落敗負責。穆家駿在輿論壓力下道歉。

Ng Ka Long of Hong Kong in action during the match against Kevin Cordon of Guatemala.
伍家朗在第二場比賽出局後表示,自己受到很大壓力。

奧運「熱潮」

除了當前政治氣氛下出現的雜音外,伍家朗的事件似乎再一次反映了香港運動員沒有受到足夠的尊重。

經濟相對發達的香港作為獨立參加奧運會的地區,在世界體壇當中的存在感卻並不強,很長時間以來,體育在這裏常常給人不受重視的印象。

Bronze medallist Mo Sheung Grace Lau of Hong Kong holds her medal.
香港選手劉慕裳奪得東京奧運空手道個人形賽銅牌。
Mo Sheung Grace Lau of Hong Kong competes.
劉慕裳在比賽中。

已退役滑浪風帆選手李麗珊在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上奪得香港歷史上首枚奧運金牌時曾經略帶意氣地在電視鏡頭前表示:「香港運動員不是垃圾。」

之後每次有香港運動員在國際比賽中取得成績時,李麗珊當年那句話都常常會再次被媒體和網民引用。

即使在奧運奪金多年之後,香港不少職業運動員仍然要在資金不足的情況下追求他們熱愛的體育項目並爭取成績,因為只有在亞運會或奧運項目上有獎牌成績的項目能夠被列為"精英"級別,從而獲得全面資助。

《南華早報》在2018年的一篇報道中曾引述香港一名職業棒球員指,香港運動員是「沒有得獎就沒有認同」。

Silver medalist Siobhan Bernadette Haughey of Hong Kong, China who set an Asia record holds her medal at the Women
香港第一個奧運會游泳項目獎牌得主何詩蓓。

徐飛則表示,香港在近些年這方面已經有改善。她表示在她剛入行的時候,香港民眾根本沒有很多途徑去了解本地的運動員,但是隨著香港選手在國際比賽中取得成績,她表示希望未來會更好。

在香港單車選手黃金寶在2006年亞運會奪得兩面金牌後,香港興建了將軍澳單車館,一些資助和獎勵項目也在不同的運動員取得成績之後陸續開設。

Lee Wai Sze of Hong Kong in action.
在東京衝擊獎牌的場地單車選手李慧詩。

徐飛表示,這個是需要「一人走一步」的事情:「商界走一步,政府走一步,我覺得公眾都有責任走一步。」

張家朗、何詩蓓等選手在奧運會上的成績,至少會給香港一個短期的鼓舞。

「真的希望不是奧運期間才有的熱潮,」她說。

今日推薦奧運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