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奧的代價2》福島核災未解 輻射值仍超標

·2 分鐘 (閱讀時間)

【苦勞網特約編輯陳韋綸/綜合編譯】2013 年,時任日本首相的安倍晉三為了爭取奧運主辦權,誇口福島第一核電廠的局勢已經受到控制,「我保證現在和將來東京的安全都完全不成問題,我正在負責著手徹底解決污染水的程序。」然而,長期追蹤日本核災善後工作的綠色和平卻表示,福島核電廠與周邊範圍至今仍存在核能警示。

綠色和平德國辦公室資深核能專家蕭恩.伯尼(Shaun Burnie)指出:「...超過 100 萬噸的污水,以及多達 880 噸的熔核廢料,目前仍未有可靠的解決方案」。包括除汙工人與福島居民遭遇的核輻射污染、被撤離居民的人權等問題也仍待妥善處理。

本屆奧運中,日本當局在福島安排了棒球與壘球兩項體育賽事,奧運聖火傳遞綠線也經過福島縣數個鄉鎮。但根據綠色和平在 2019 年 11 月的實地監測結果,發現在聖火傳遞起點、鄰近福島第一核電廠的楢葉町足球訓練中心「J-Village」、位於傳遞路線上的大熊町,以及福島市中心等地都存在多處輻射熱點。靠近福島市中央車站的一處輻射熱點,測得的輻射值是核災前背景環境輻射值的 137 倍。即便按照日本政府修訂後的標準,某些地區的輻射水平依然偏高。參與調查的伯尼直言:「日本政府利用東京奧運,營造福島核輻射問題已受控制的假象。」但根據調查結果,「日本政府宣稱的『福島一切已回復正常」並非事實。」

綠色和平長期監測的結果,令安倍當年「核災得到控制」的承諾,如今更像是為了爭取主辦國際大型賽事來粉飾核災的謊言。與奧運相關的粉飾行徑,惹議的還不止這一樁。就在 23 日奧運開幕式前夕,國際奧委會(IOC)主委巴赫(Thomas Bach)前往二戰核爆地點的廣島和平紀念公園獻花,宣稱是要表達「體育實現和平」的精神,卻遭核爆倖存者與民間團體批評,奧運會無視東京正面臨新一波疫情、確診數創半年新高的危機。現年八十多歲的二戰核爆倖存者木戶季市向《衛報》表示,奧委會強行要在疫情期間舉辦奧運,只是為了「達成自己的目的」、「奧運的重點在於為國際奧委會賺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