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風漸起 國際權力洗牌

陳國祥
·3 分鐘 (閱讀時間)

歐洲疫情陡升之際,美國染疫與病歿狀況變本加厲,川普總統不問不睬,整天忙著翻盤大計,用盡心思與力量企圖推翻選舉結果。先前獲罪而獲他特赦的前國家安全顧問佛林對他感激涕零,建議頒布戒嚴令逼迫幾個搖擺州重新投票,川普對此妙論聞之大喜,竟召集各方人馬琢磨此計。

戒嚴?有沒有搞錯,如果真要戒嚴,也要針對每天超過20萬個確診病例且每日死亡人數超過911恐怖攻擊的新冠肺炎,哪裡能為了死不認輸的川普個人鳥事戒嚴?這就是新冠肺炎所照見的美國實相。不止美國,歐洲諸國抗疫的表現都不及格,比起他們所謂「專制獨裁」的中國更不可以道里計。

歷史正在翻轉。西方不亮東方亮,中國因疫趨強與西方沒落的腳步正在加速。中美戰略競爭態勢明朗化之際,中美抗疫競爭的初步成績優劣對比強烈,歐美國家相對於中國的制度優越感減弱了,對所信價值觀的危機感增加了,他們的舊世界已然變色。同時,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自顧不暇,紛從世界舞台淡出,尤其是美國自棄領導地位,造成世界公共衛生「治理赤字」,因而不斷退出國際事務空間讓中國填補。疫情考驗各國的體制優劣,也考驗國際格局與影響力,東風顯已壓倒西風,國際強權加快重新洗牌,中美共同領銜的新時代翩然降臨。

疫情席捲全球,所引發的經濟衰頹衝擊前所未見,還正持續擴大中。疫情造成世界百年未有的大變局,世界秩序正進行歷史性變遷,西方崛起並稱霸數百年的格局加速轉手。疫情也加速新科技發展與新工業革命,所催生的新科技與新業態蓬勃發展,給工業與網路科技新興大國提供臨時性機遇,對工業老牌大國的地位則構成威脅。新冠病毒深刻影響世界與人類的未來,一個嶄新權力格局的世界正胎動中。

有人把人類的歷史一分為二:「新冠前世界」與「新冠後世界」。前後世界的主要差異首先是西方的「品牌」光環失色,權力和影響力加速從西方到東方的轉移,在全球化無法歇止的去向上,世界將如新加坡前外交官與學者馬凱碩所說,疫情加速早已開始的轉變,從以美國為中心的全球化走向更加以中國為中心的全球化。在這青黃不接的過渡期中,瘟疫沒能使人類團結起來,也沒有停息國際政治的博奕,反而強化了民族主義,國家之間的利益之爭變得更加激烈。

各國政府在這場疫情中的表現,儼然是在為自己在「新冠後世界」中的地位投注,由此而為已經被病毒搞亂的世界添亂。病毒改變了國內治理,也改變了大國競爭模式。對外與對內雙重考量的結果,封閉國境挑戰了全球化後人民自然流動及國家疆界模糊的基本概念。

疫情過後,國內外互動即使正常化,多數國家的經濟復甦也曠日廢時,什麼V型或U型反轉不易出現,即使L型(急劇下滑,隨後停滯)也很困難,比較可能會是I型狀,金融市場和實體經濟直線下落,久久才能反彈。經濟學家魯比尼早已預言:「現在我們正處於比嚴重的金融危機還要糟糕的邊緣,在某些情況下,我們可能會陷入另一場大蕭條。」美麗舊世界一去不復返,尤以歐美為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