枋寮醫全院537人PCR全陰 研判另有感染源

·2 分鐘 (閱讀時間)

枋寮醫院疑是屏東雙枋Delta病毒株「感染平台」?院方特別在官網說明,秘魯祖孫一直待在急診室外有專屬廁所的「獨立空間」就診並採檢,從未進到內部,雙方不可能接觸。

屏東縣府疫調發現,枋寮果農夫妻近期多次共同騎乘機車至枋寮醫院看門診,在六月十日至十六日,之前的三名枋山鄉確診者及秘魯祖孫共五人,也曾先後到過枋寮醫院急門診,足跡出現重疊。

秘魯祖孫十四日上午十時四十六分至晚上八時二十六分到枋寮醫院就診,果農夫婦同日上午十時二十五至十一時零六分在枋寮醫院神經外科門診,為「同一時間,不同空間」,另枋寮果農夫妻曾和兩名枋山確診者十六日上午在不同科別門診,時間也不同。

不過,縣府前天再度釐清枋山群聚案與果農老夫妻的感染途徑,衛生局再深入比對,新調查發現案一四四○七與案一四八一六曾經在六月十六日上午同時在門診大樓一樓,分別掛「胸腔內科」及「神腦神經外科」的門診,兩科的候診室是共用相同的空間。

而案號一四四○七原來的疫調資料中,自述十六日早上是陪同號一四四○九搭救護車到枋寮醫院急診,但疫調人員請其努力回想後表示,當天因為覺得胸悶、喉嚨不舒服,有自行從急診走到門診,到胸腔內科掛號看診。

枋寮醫院副院長謝仲思說,秘魯祖孫從被救護車載來採檢到離開都是待在急診外的「篩檢獨立空間」就診並採檢,兩對確診者足跡有重疊,但雙方不可能接觸,研判另有感染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