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觀點》共諜案詭影重重 國軍高層豈可只是「絕無不法」?

·4 分鐘 (閱讀時間)
鏡週刊爆出國防大學校長張哲平上將捲入「史上最大共諜案」,張哲平發表聲明駁斥此項報導。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片)
鏡週刊爆出國防大學校長張哲平上將捲入「史上最大共諜案」,張哲平發表聲明駁斥此項報導。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片)

[新頭殼newtalk] 鏡週刊爆出國防大學校長張哲平上將捲入「史上最大共諜案」,再次引發台灣人民對中共滲透的嚴重關注與不安。這之前,張哲平擔任國防部軍政副部長,在軍頭中,排名在國防部長、參謀總長之下的第三位。他有兩次晉升參謀總長的機會,一次是2020年1月2日參謀總長沈一鳴飛機失事不幸遇難時,但是當時由黃曙光上將接任;最近黃曙光退休,他又失之交臂,由陳寶餘上將接任。這次張哲平不但沒有接任,連原來擔任的國防部副部長職務也失去,轉任國防大學校長。原因終於曝光,就是高層知道他捲入共諜案而不適任。至於去年沒有接沈一鳴的職務,高層是否已經知道,則不清楚了。如果知道而繼續留任軍政副部長職務,則顯然也不妥。

張哲平昨日發表聲明駁斥此項報導,對於「捕風捉影、穿鑿附會」說法感到非常遺憾,他本人嚴守保密要求及廉政規範,絕無不法言行,相關單位若有需要他本人親自說明疑義,將全力配合。

鏡週刊的報導是說他捲入諜案而被調查,並沒有說他就是共諜。因此問題在捲入之說是否確實。所謂捲入,根據報導,主要是在馬英九時代馬總統開門揖盜時,他與共軍化身港商謝某經其他退將邀約在台北餐聚多次,他的太太到香港也與謝某餐敘,可見私下一定有音訊來往,成為私人朋友,否則到香港怎麼找到他?

張哲平有無洩密,我們沒有證據不能亂說。我們姑且相信他的說法,嚴守保密要求及廉政規範,絕無不法言行。但是他身為軍中高層,怎麼可以隨便與來歷不明的境外勢力的港商接觸?而且不但事後沒有向上級報告,還讓自己太太到境外與謝某會面?起碼是失去必要的警覺。如果自己失去警覺,我們能夠相信他會要求部屬與學生保持對敵人的警覺嗎?那麼他是否適合擔任國軍的高層職務?

記得馬英九時代的國防部軍政副部長夏立言應邀與中國來的親戚餐聚,也受輿論批評,張哲平怎麼會不知道?而且不但餐敘,還有後續,就更加不應該了。

即使張哲平現時沒有被吸收,但是如果出現關鍵時刻,例如共軍入侵台灣時刻,謝某突然來一個電話,要他「陣前起義」,並且答應給他許多優厚的條件,如果那時國軍處於劣勢,面對昔日友人的照顧,他會無動於衷嗎?

最近因為做《百年香港與中共百年》的節目,看了一些資料,揭示國共內戰時候,從國民黨分裂出去的國民黨革命委員會(民革)以香港為基地,由主席李濟深(國軍一級上將)領導,為博取在中共的「新中國」有一個好的席位,賣命的利用在國民黨黨政軍的關係遊說國民黨軍政人員「陣前起義」,被他們說動的有北平的傅作義、湖南的程潛、雲南的龍雲,所以這三個地區都「和平解放」。

李濟深在1949年10月出任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六位副主席之一,但是1950年年初開始的鎮壓反革命運動,短短四個月就殺了50多萬國民黨基層的軍政人員。即使受他影響而投共的雲南王龍雲、桂系三大巨頭之一的黃紹竑上將不但是1957年被打成右派,文革中還不堪受虐受辱,以剃刀刎頸自殺,留下遺書說:「余投共而罪該萬死,惟國人卻無辜矣,即九泉下亦無面目見萬民。」死前他去見老上司,後來也投共的李宗仁,說了什麼沒人知道。

民革高層吃的就是基層的人血饅頭。最近為了配合中共「以疫謀台」,黑道白狼與退休中將高安國號召國軍「陣前起義」。國民黨與國軍在台灣還要重演這個戲碼嗎?政府還要繼續容忍下去嗎?

更多新頭殼報導
中國羽球選手滿口「操」字 謝志偉:要不要台灣「操」之在我們
美眾院 217 : 212 通過國務院撥款法 拒買含台灣的中國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