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宅血案」時隔40年水落石出!新解密檔案揭:疑似凶嫌電話錄音帶遭銷毀,「當局涉嫌」不容排除

謝孟穎
風傳媒

「這麼重要的錄音帶被沖掉,意義非同小可!」今(17)日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發布1980年黨外人士林義雄家人3死1重傷「林宅血案」之調查報告,促轉委員尤伯祥指出,從檔案明確可見血案發生前後林宅皆有遭到監聽,就連案發當天疑似凶嫌自林宅撥出的一通電話也有被錄音,事後錄音帶卻被銷毀,當局「撥雲專案」甚至不能往「國家涉案」之嫌疑調查,種種證據顯示「威權統治當局涉入本案嫌疑不能排除」,這也證實民間多年來「政治謀殺」的疑慮:林義雄家屬與住宅都受到嚴密監控,怎麼還有歹徒可以侵入、逗留長達80分鐘?

1980年2月28日,時任台灣省議會議員、美麗島事件被告林義雄正在接受軍法大審的同時,人在家裡的母親游阿妹、7歲雙胞胎女兒林亮均、林亭均遭被刺殺身亡,9歲長女林奐均身負重傷。此起凶殺案震撼社會,被稱為「林宅血案」──此案多年來遭民間高度懷疑為「政治謀殺」,而時隔40年,促轉會調查報告終於從過去未能閱覽的檔案證實此嫌疑。

促轉會代主委楊翠指出,雖然當前政府以防疫為主要工作,但林宅血案高度受到社會關注,且今年將案發滿40年,是故選在國家人權博物館景美園區之軍法處第一法庭召開記者會報告進度。楊翠補充,此地即是林義雄等人當年受軍法大審的重要歷史場景,8名被告在這裡慷慨陳詞,已成台灣民主化歷史上重要的歷史場景。

20200217-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17日舉行「林義雄宅血案 」調查報告記者會,代理主委楊翠出席。(盧逸峰攝)
20200217-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17日舉行「林義雄宅血案 」調查報告記者會,代理主委楊翠出席。(盧逸峰攝)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17日舉行「林義雄宅血案 」調查報告記者會,代理主委楊翠出席。(盧逸峰攝)

至於促轉會對「林宅血案」的調查成果,促轉委員尤伯祥報告,林宅血案發生後台灣社會一直質疑這是個「政治謀殺」,畢竟家屬與住宅都受到嚴密監控,民間普遍質疑:「這麼嚴密監控下怎麼可能有歹徒侵入、逗留長達80分鐘,還能殺害3人、重傷1人?」但過往調查對民間質疑並沒有很好的回答,大家仍有很多疑問,這40年本身也是歷史的一部分,因此促轉會調查不限於案件,也包括案件發生後當局對此案的處理,也是歷史真相一部份。

關於「林宅血案」發生脈絡,尤伯祥表示,案發為1980年2月28日中午,當時美麗島大審正在進行,而案發前,當時威權統治者對於《美麗島》雜誌爭取黨外民主運動者即抱有高度敵意,美麗島已踏到威權統治者底線,因此進行大逮捕。大逮捕後,威權統治者對於嫌犯的家屬與朋友也進行嚴密監視,認為其可能與國外異議者批評者有連結、進行進一步擴大國際宣傳,因此列為政治偵防對象。

「監控在案發當時確實存在,而且非常嚴密」

而就本次促轉會爬梳檔案調查發現,雖然過去高檢署、監察院調查時,保有相關檔案的機關皆聲稱「沒有監控」、沒有相關檔案可以參考,但在《政治檔案條例》通過、國安局等機關協力下促成相關檔案解密,終於證實林義雄住宅確實受到高度監控。

就促轉會看到的監控資料,美麗島事件前後對林宅監控包括4個層面:線民、裝設監聽器、電話監聽、情治人員或協力者跟監等等,例如發生於美麗島大逮捕之前、1979年2月份的司法行政部調查報告,即出現林義雄在自家與陳婉真、陳菊等人的交談內容,這些對話都被呈到情治機關去;而在美麗島逮捕後針對施明德展開的「獵明專案」,張俊宏、姚嘉文、林義雄住宅也被列為優先監控對象,在當年12月13日有檔案指示兩日後具體分工、由憲兵司令部去裝設,這也顯示情治單位對林宅內部非常了解,否則無法在住所找到隱密處裝竊聽器。

20190228-義光教會追思禮拜,前民進黨主席林義雄。(甘岱民攝)
20190228-義光教會追思禮拜,前民進黨主席林義雄。(甘岱民攝)

就促轉會看到的監控資料,美麗島事件前後對林宅監控包括4個層面:線民、裝設監聽器、電話監聽、情治人員或協力者跟監等等。圖為前民進黨主席林義雄。(資料照,甘岱民攝)

「電話監聽是當時情治監聽基本款,確實我們也在檔案看到很多對林宅的監聽資料,直到案發當天都還在持續進行」尤伯祥說,就「防治陰謀份子政治暗流滋長計畫」、「1210專案後期治安特別措施」,情治系統也將受審政治犯家屬列為潛在陰謀份子、認為這些人可能與國際串連:「據以上資料,我們認為監控在案發當時確實存在,而且非常嚴密。」

撥雲專案「先射箭再畫靶」 刻意牽連澳洲學者家博

至於林宅血案發生後的調查「撥雲專案」,尤伯祥直言,這更是一個「先射箭再畫靶」的調查──當局雖然認定本案是「政治謀殺」,卻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鎖定黨外人士或所謂「國際陰謀份子」,也因此鎖定澳州學者家博(J. Bruce Jacobs),查案4個多月更限制其出境:「他們完全放棄思考,去思考林宅被監控下能侵入的凶手,與當局有何關聯性……他們認為只有國家的敵人才會犯這種政治謀殺,國家不可能犯行,所以調查方向就把國家排除掉,只有黨外人士或『陰謀份子』、不能往國家查。」

關於不斷喊冤的澳州學者家博,尤伯祥指出,國安局監聽記錄顯示家博案發當天中午12點有打電話到林宅與被害雙胞胎聊了數分鐘,有監聽紀錄可以證明家博的辯解是實在的,至於當天指認家博的兩個林義雄鄰居、一個說11點、一個說12點看到家博按電鈴的,兩人證詞的錯誤性很高。然而,這段監聽紀錄在家博離境前沒被討論過,情治人員明知家博涉嫌不重,卻任由撥雲專案人員往家博身上查。

案發關鍵錄音帶被銷毀 促轉會列3種可能性

而在調查過程更嚴重的是,案發當天的關鍵錄音帶已被銷毀。尤伯祥表示,當天案發後有通從林宅撥打到金琴西餐廳的電話、一名男子以閩南語說要找「王春風先生」,餐廳廣播後沒人接聽,電話就被掛掉了,而這通電話錄下的聲音很可能就是行凶者的聲音,而在1980年2月29日撥雲專案小組成立當天也有被拿出來討論,當時刑事警察局長、警總副參謀長史友梅都認為是重要線索,也認為錄音帶應該保留、希望國安局能提供監聽錄音帶以供參考。

20200217-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17日舉行「林義雄宅血案 」調查報告記者會,委員尤伯祥發言。(盧逸峰攝)
20200217-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17日舉行「林義雄宅血案 」調查報告記者會,委員尤伯祥發言。(盧逸峰攝)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17日舉行「林義雄宅血案 」調查報告記者會,委員尤伯祥發言。(盧逸峰攝)

然而,到了3月10日,國安局內部簽文記載:「28日監控林宅電話之錄音帶已沖掉,可以讓刑事局曹局長、林副局長與國安局負責監聽的同事面談,由同事告知內容,而且要保密。」

尤伯祥表示,由此可見在「林宅血案」發生之2月28日至3月10日這段期間,國安局把這段監聽沖掉了。當時國安局聲稱「不知發生林宅血案」並不可信,因為從當日電話監聽就可知道發生林宅血案、且當時林義雄秘書田秋堇第一時間就打電話求救。至於為何把錄音帶銷毀就非常可疑,有以下3種可能性:一、情治機關就是案件主導者,事先知情而默許案件、煙滅證據;二、案發後知情,但凶手與情治機關有關、對威權統治當局有負面影響,因此銷毀掉錄音;三、可能如同國安局說法,純屬意外。

尤伯祥指出,目前手上沒有足夠資料排除「純屬意外」的可能性,但第一、第二種可能性亦無法排除。整體來說,本次調查發現林義雄自宅受到嚴密監控、案發後錄音帶被銷毀、「撥雲專案」不能往國家涉案方向調查等,種種跡象顯示威權統治當局涉入本案嫌疑不能排除,至於未來,希望當局徹底清查、公開相關檔案,完整還原歷史真相。

「不想提起傷心事」 林義雄及家人婉拒受訪

而關於林義雄家人狀況,促轉會委員葉虹靈表示,雖然本次調查有想約詢林義雄家人,但被以「不想提起傷心往事」婉拒,之後促轉會雖然有把調查結果傳到慈林基金會,但不確定林義雄有無看到、看了有何感想。

20200217-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17日舉行「林義雄宅血案 」調查報告記者會,委員尤伯祥發言。(盧逸峰攝)
20200217-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17日舉行「林義雄宅血案 」調查報告記者會,委員尤伯祥發言。(盧逸峰攝)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17日舉行「林義雄宅血案 」調查報告記者會,委員尤伯祥(右)發言。(盧逸峰攝)

尤伯祥則補充,對林義雄一家人來說親人被殺害已是非常嚴重的傷害了,而當局在調查過程不只沒有好好給真相,過程也有扭曲,指控林義雄不配合調查真相、不願合作、導致事實真相無法揭露、妨礙偵查等等,「這對他們來說是非常嚴重的傷害,他們對政府調查過程不接受、不信任的痛苦,我們是可以理解的。」

儘管本次促轉會調查「林宅血案」確實有威權統治當局高度涉案嫌疑,然而在關鍵錄音帶遺失情況下,真相依然未明,而在記者會最後尤伯祥也強調:「促轉會的這個調查不是終點,我們甚至也不敢講是不是起點,這只是我們在有限的人力、物力與時間壓力下,必須告訴各位我們查到什麼地方、調查報告要出來,我們只能明確跟各位說:這不是終點。」

調查報告全文請見促轉會:https://www.tjc.gov.tw/statistics/7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2個中國人生的小孩只要依親就享健保!」486先生爆:馬英九制定的?
相關報導》 「我做錯了什麼?」血友病童母PO感謝文「獨漏」台灣政府 引眾人圍剿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