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建山專欄:火熱的黃金,寒心的新冠疫情

林建山
風傳媒

越來越讓國際經濟社會普遍大感寒心的新冠疫情之全球性公共衛生安全事件,卻正成為迅速推升國際黃金價格趨於火熱的關鍵驅動力;跨國機構分析評估認為,2020年內國際黃金價格突破每盎司2000美元機率,刻在旗正高揚之中。

黃金價格暴漲8%聲勢無法擋

2020年2月18日國際COMEX黃金價格時隔7年重返1600美元/盎司關口,隨後4個交易日黃金投資者趨之若鶩,黃金價格盤中一度站上1680美元/盎司;2020年2月下旬最近連續五個交易日COMEX黃金價格漲幅,竟然一舉超過6%;由於得到尋求避險的國際投資人資金湧向黃金的激勵,年初來金價已上漲逾8%,2020年2月27日盤中報每盎司1,650.85美元。國際主要投資銀行分析師,近日已普遍將黃金的市場交易目標價格,定在每盎司1800美元。

倘若趨勢繼續往上攀升,跨國智庫機構預測,不排除挑戰7年前1930.2美元的天價;根據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統計,2020年2月12日至18日的五個交易日內,COMEX黃金期貨非商業多頭持倉量暴增51,814張,直抵408,349張,漲幅14.5%;多頭持倉量淨增加353,649張,兩者都同樣創出了歷史新高記錄,聲勢非同凡響,在在顯示所謂創造2000美元新天價的預測,實現機率非常大。

武漢肺炎肆虐,美國股市跌跌不休。(美聯社)
武漢肺炎肆虐,美國股市跌跌不休。(美聯社)

武漢肺炎肆虐,美國股市跌跌不休。(美聯社)

黃金會持續看漲的四大理由

美國彭博資訊中心用市場動能潛力分析估測當前國際黃金走勢,準據四大理由,認為在可預見未來,國際黃金市場肯定還會持續看漲:

第一是,近期黃金ETF持有量繼續激增。

彭博追蹤的黃金ETF已經歷前所未有的連續25日資金流入,現在ETF持有的黃金總價值接近2012年創下的1,440億美元的歷史紀錄。儘管ETF的黃金持有量2020年激增,但黃金ETF在整體ETF資產中所占的比例相對較低,目前國際投資人參與黃金投資者為數依然不多,理論上國際市場投資人應該至少應將5%資產投資於黃金,做為某種保險形式,但當前的現實卻是,祇有不到10%的投資人持有黃金,平均占投資組合的比重則根本還不到2%;這可顯示市場對於黃金的進一步需求,仍有相當不小的發展空間。而且,即使投資組合比重再有進一步增高邁進,但對於「有限市場」投資組合所可能帶來的「規模市場推擠效應」,也應該非常有限。

所謂黃金ETF「指數型證券投資信託基金」Exchange Traded Funds是一種在證券交易所交易,提供投資人參與指數表現的黃金指數基金;ETF將指數證券化,讓投資人得以不用傳統方式直接進行一籃子證券之投資,而是透過持有表彰指數標的證券權益的「受益憑證」來進行「間接投資」,也就是把ETF當股票買,指數漲,ETF就會跟著漲,指數跌,ETF的價格也會跟著下跌,本質上交易模式與股票完全相同,不需要另外開戶,但交易稅僅股票三分之一的一種投資基金。

第二是,黃金已成為世界經濟衰退威脅的高韌性穩壓器。

新冠疫情COVID-19發展成世界性大流行病,牛津經濟研究院最新估計全球經濟將付出1.1兆美元代價,美國和歐元區2020年上半年都將陷入經濟衰退,新興市場經濟國家當然也無法倖免;隨新冠疫情延燒而再次引發人們的「衰退恐懼」,根據最近過去接連三次的全世界經濟衰退,黃金已被證明是一種高韌性穩壓器;可預見這次新回合世界性大流行病情況下,更是黃金展現避險資產地位的機會。

第三是,目前黃金價格比率仍遠低於歷史高峰頂值。

儘管在同屬國際大宗物資的銅或石油相比,黃金當前價格「已經相當昂貴」,但是,若將黃金與其他金融性資產價格相比,黃金距離「價格過高」水準,還有一段相當距離;但若以當前美元現值計算,黃金的名目高峰價位應為2,700美元。倘若現在還有有投資人在等待金價很快回檔,以便買進,則極可能會希望落空。

第四是,黃金漲勢或有停滯但不代表趨勢轉向走空。

黃金的「相對強弱指數」(RSI)在2020年2月下旬短暫性突破70,理論上這通常代表市場上「已經超買,即將轉向下跌」的訊號。不過,仔細檢視一下,世界金融海嘯後十數年當中,發現RSI並非衡量估測國際金價走向趨勢的可靠指標;十數年來曾有幾次甚至RSI突破85大關後,黃金仍繼續上漲或維持在高水準。

然則,就像2008年世界金融海嘯危機時期一般,往往投資人總會在動盪時期,極有可能為了籌資而賣出黃金,以致造成金價回檔下跌。不過,跨國專業機構已經明確指出:「即使黃金漲勢或有停滯,但往往並不代表市場趨勢要轉向走空」;徵諸世界金融海嘯危機期間,雖然見到黃金的RSI指數曾回落到接近50水準,旋即又再度翻升重新繼續向上漲。彭博資訊中心強調,由於今天市場動能和趨勢指標仍然持續看漲,因此國際黃金的長期展望良好,應該是毋庸置疑的。

已升破1525美元的全球黃金價格,是否猶可更進一步盤高頂破2000美元?
已升破1525美元的全球黃金價格,是否猶可更進一步盤高頂破2000美元?

黃金價格暴漲。

市場投資行為策略指標重大轉向

展望未來國際黃金價格倘若持續再往上攀升,也就代表世界金融經濟市場行將出現一次相當結構性的巨大變化。有四個重要市場資金投資行為策略轉向指標,值得予以審視關注:

第一是,審視「油金比例」指標的轉變。目前國際油價在54.95美元、金價1685.5美元,油金比例35.46倍,已經遠超過歐債危機的28.24倍、世界金融海嘯的25.25倍、及亞洲金融風暴的26.91倍水準,僅次於2015年的A股崩盤時的36.46倍水準;油金比例的巨幅走高,正充分代表這一波新冠疫情全世界性延燒擴散風險,對於國際資金投資人恐慌心理的震撼程度,不容小覷。

第二是,注意「金銀比率」走勢。「黃金白銀比率」一直是國際貴金屬市場的重要價格參考指標,其衡量方式的是以一盎司黃金能夠等價轉換多少盎司白銀,用來反映黃金和白銀之間的強弱關係。自1985年全球化運動以來,「金銀比率」通常維持在50-80倍附近波動;一般來說,當金銀比率在(50,80)區間運行時,黃金白銀走勢趨於同步性,若「金銀比率」大於80,白銀相對黃金上升空間大,若金銀比率低於50,則黃金價格通常就會有比較好的往上漲升空間。2020開年之初,「金銀比率」已高達89,已處於歷史高位,也高於過去五年均值的78,意味金銀比率已達必須構築頂部階段;但是,武漢肺炎爆發滿月的2020年2月24日,「金銀比率」大反轉下跌,到2020年2月28日更是遠低於45,意味黃金價格有了比較更好的往上漲升空間。

第三是,「市場情緒」另一指標是目前黃金投機持倉處於歷史高位,顯示黃金存在一定程度的「超買」,相較於目前經社市場實物黃金需求仍處於低迷格局看,近一個月來的黃金價格走勢,在極大程度上是受市場情緒主導,一旦新冠疫情防控得到有效控制,國際投資人對於經濟前景預期心理改善,市場避險情緒扭轉,則黃金價格不免在短期之內就將會面臨較大調整壓力。不過,真正的決定因素,還是取決於新冠疫情在國際社會的擴散延燒態勢變化而定。

第四是,掌握「黃金美元負相關性」變化。過往油價金價會漲,幾乎都建立在「美元趨弱下跌」的金融情境基礎;但這次卻是,為因應新冠風暴的乍現強烈避險需求,使美元指數被拉升至99.91,這是川普當選第一任美國總統不久指數創下103.82高點以來,近三年新高水準;依循既往市場行為經驗法則是:「美元上升、金價就跌」,但是這次新冠疫情延燒擴散的新市場效應是「黃金、美元一起大漲」的新行為模式,代表當今國際投資資金的策略取向,已從風險資產轉向避險商品,肇致國際股市回檔壓力大增。

從理論上講,最近美元指數接近重新上探近100點的歷史高位有助於緩解通貨膨脹壓力,美國聯儲會可能繼續推遲加息,短期內不會很快上調利率。美元走強,在理論上應該可以減輕通貨膨脹壓力,緩解金價升勢,但是美國Fed保持較低利率水準政策的持續,卻一直被視為是對金價中期走勢會有積極影響的重要變數。

跨國智庫認為,2020年第一季末前,美元走強仍將是金融市場的主導性主題,而且祇要人們持續讓「對新冠疫情可能嚴重影響全球供應鏈的擔憂」揮之不去,「美元轉強」就有望更進一步延續漲勢。儘管工廠復工和控制措施已逐步解除,中國經濟情況似乎有所好轉,但是要真正讓國家社會經濟信心在2020年下半年之前切實恢復,恐怕暫時仍有一段路要走。

20161026-SMG0045-001-美金、美元配圖。(Pixabay)
20161026-SMG0045-001-美金、美元配圖。(Pixabay)

美元持續走強。(Pixabay)

抑制黃金走高的負向因素不容忽視

截至目前,新冠疫情在先進經濟國家的蔓延態勢尚未到達頂峰階段,全球經濟下行壓力的持續加大、寬鬆流動性的營商環境條件、仍然有望得以延續,實際利率在一段時期之內仍將繼續處於低位運行;因此,在新冠疫情得到完全控制之前,國際黃金價格在可見短期間內,仍然存在一定的支撐力量,祇是這一支撐力量,是否屬於一種階段性現象,尚未獲確認,不過投資人仍須密切警惕「追高風險」:

其一是、新冠疫情衝擊必會是短期課題。相較於2008年之後的連串重大事件,新冠疫情是屬於一種短期衝擊,對於國際黃金影響,屬於短期市場情緒驅動現象。依過往類似疫情影響之經驗看,祇要疫情得到有效控制,風暴期間受壓抑的消費、投資,都將出現明顯「經濟自行修復功能」效應,對長期市場衝擊,將極為有限。以今天已然是全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武漢新冠疫情防控已取得有效進展,正朝可控方向發展;而且中國政府的公共行政管理也及時採取一系列對沖政策,一方面積極防控新冠疫情擴散,一方面根據國內疫情分佈依照分區域精準防控、穩生產,力圖降低新冠疫情對經濟拖累,已然顯現相當具體成效。可以預見的是,隨著新冠疫情在全世界範圍之擴散,北半球各國也必然會攜手協力動員抗疫。

其二是、全球通貨膨脹仍然處在於「相當受抑制」狀態。就今天全世界格局看,新興經濟體處於經濟結構深度調整階段,歐美經濟體尚未擺脫金融海嘯危機影響,全世界有效需求仍然延續低迷格局,歐美主要央行的非典政策並未有效提振物價,美國核心PCE年率1.6%,歐元區、日本CPI年率分別為1.4%和0.7%,都仍然遠低於經濟復甦所必要的2.0%以上水準之門檻值。這種全球需求成長乏力現象,當然繼續構成對工業部門發展的根本性拖累,以致市場更擔憂全球能源需求低迷,即使這一波新冠疫情祇會是短期性衝擊,但全球貿易局勢不確定、地緣政治風險及金融市場波動等因素,仍將繼續對全球貿易、消費、投資構成抑制,在在顯示,國際黃金價格繼續走高的支撐力量,很可能祇是一種階段性衝刺現象。

黃金價格上漲之「等待驅動力」

不過,跨國投資銀行機構的投資策略分析專家卻肯定指稱,有兩個構面關鍵因素必須予以正視,並因此要求黃金投資人此時應該「避免進行短期技術性拋售」:第一個關鍵因素是,必須正視「利率仍將繼續持低」這一事實;第二個關鍵因素是,類似新冠疫情大擴散之全球性公共衛生事件,仍有很多未知數之另一事實。正由於這兩項因素,已造成人們對全世界經濟可能快速復甦的樂觀情緒開始減弱,其立即結果就是:有力支持作為避險資產的黃金價格之向上走高,在黃金市場上,由於債券殖利率繼續走低,應該看到第二季金價可以直抵每盎司1800美元。

類似這一波新冠疫情的全球性公共衛生安全事件,原本一向就是國際黃金價格上漲前夕之「等待的驅動力」,而且推動的驅力度,比較包括能源在內的大宗物資風暴的推動驅力,毫不遜色。

今天新冠疫情大擴散之世界級公共衛生安全事件,正在加大對經濟金融的衝擊,當疫情從美洲向外蔓延至歐洲、亞洲乃至中近東之後,其效應衝擊性更為如此。應對這一波新冠疫情的公共衛生安全事件的影響效應,正意味全世界主要央行,都必須回到有利黃金價格向上的「大幅度貨幣量寬模式」(QE mode)。至少可以看到亞洲國家已經採取措施控制局勢,但這一波新冠疫情危機已經蔓延到歐洲,義大利GDP領先遭受重創;這種空間經濟學式地擴散延燒,除了騷亂了地緣性政治經濟樣態的扭變,也不啻大大用力推高了世界金價未來走勢。

武漢肺炎:義大利確診病例破千(AP)
武漢肺炎:義大利確診病例破千(AP)

武漢肺炎:義大利確診病例破千(AP)

技術面顯示金價有望直擊2000美元

在利率持低構面上,因為美國經濟已實質感受到新冠疫情公共衛生事件影響,2020年2月21日週五公佈的美國服務業PMI資料顯示,美國服務業景氣六年來首次出現收縮,預計美國聯儲會Fed勢必會因此採取更多「保險性降息措施」;同時,國際經濟社會越來越相信大多數先進國家政府普遍承受了太多公共債務,以致市場呼聲高亢繼續要求央行採取針對市場需求的貨幣量寬政策,以能讓政府更有能力維持債務水準。

美國聯儲會Fed曾在2019年回購利率飆升時,逕向金融體系注入各種流動性;而今天美國政府債務已然高企,卻猶還繼續透過預算赤字,以製造越來越多債務。在這種背景下,其實根本沒有任何一家央行有足夠能力繼續維持較高利率水準,因此,從美國、歐洲到亞洲的中央銀行都必須要繼續印鈔,以維持當前利率水準。此即意味,國際金價勢將大幅走高。

目前黃金市場的人氣非常強勁,預示金價在未來幾個月內有大幅上漲的空間,但不知道漲勢將持續多長時間;從長遠來看,固然有很多基本因素足以支持金價,但是對於「大量恐慌資金湧入」黃金市場,卻是一種「不可能長久永續趨勢」,因此存在短線回檔的莫大壓力。

不過,多數跨國機構投資策略分析師,最近都非常樂觀也非常自信高調地說,技術面支撐金價突破2000美元,走勢圖也顯示,金價最終有望突破2000美元。

*作者為財團法人環球經濟社社長兼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華爾街日報》全球供應鏈能否撐過武漢肺炎考驗?中、美、德疫情將是關鍵
相關報導》 武漢肺炎》市場陷入恐慌!全球股市一週市值蒸發6兆美元、中國PMI創史上新低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