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忠正駁管碧玲 XOO能代表什麼人

·2 分鐘 (閱讀時間)
民進黨創黨主席江鵬堅。(本報資料照片)
民進黨創黨主席江鵬堅。(本報資料照片)

民進黨創黨主席江鵬堅是不是調查員的風波持續延燒,民進黨立委管碧玲在臉書貼出,1964年第二期調查人員特考榜單中沒有江鵬堅,反駁江是調查員的說法。民進黨前副祕書長林忠正對此表示,「調查局錄取名單為XOO的代號,能代表什麼人嗎?」

管碧玲日前提出3點證據,除榜單沒有江鵬堅,還指出「不斷被出示的文件,國史館判斷:應該是施明正給江鵬堅的」及「江鵬堅夫人表示:文件是施明正先生那邊寄放的,當時同時寄放一些油畫。所有裝箱的東西江鵬堅律師和所有人從來沒有開箱過」。

對此,林忠正提出3點駁斥。第一、1964年調查局錄取名單,姓名皆為XOO的代號,所以沒有椪柑(江鵬堅)的名字,「但椪柑的好朋友謝長廷和李勝雄都說他有錄取,並沒就職。這個矛盾怎可能發生?」

他說,XOO可能只是代號,第一字也不代表姓氏。此外,調查局收學員可能有不同管道,對外招收、內部徵選多管道。各國情報人員都有不同管道且保密,不是一張公開的考取名單就可完全證明。

第二、椪柑太太說交還施明正是有油畫等,時間在2010年,也就是椪柑死後10年才通知施明正女兒後交還,但椪柑交給施明德的文件是椪柑死前。兩者時間差了10年,不能混淆。

第三、國史館某人員推測施明德手中的資料,是施明德兄長施明正請椪柑保管再交施明德。當時國史館館長是陳儀深,也是管碧玲夫婦的密友。「推測」怎麼能變成「事實」?

施明德妻子陳嘉君也表示,同樣一件事情那麼多人把故事微調,編造出無數個版本,這多麼可怕;單就建立在情感上的猜測,做一些沒有證據力的辯駁。這一切就是轉型正義面對的最危險敵人。

她說,民進黨若要串供就認真一點,開會討論得到結論再出來行騙。對一個研究白色恐怖歷史的研究者來說,是絕對不會僅憑「榜上有名」就斷定特務的身分,榜單上沒有,也只是沒有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