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秉樞激動哭喊「高嘉瑜拿我400萬」遭加告誹謗 獄友:好像快要打我

·3 分鐘 (閱讀時間)
有獄友稱林秉樞大聲對他說:「高嘉瑜收了我400萬元還有一個勞力士」。   圖:翻攝臉書(資料照)
有獄友稱林秉樞大聲對他說:「高嘉瑜收了我400萬元還有一個勞力士」。 圖:翻攝臉書(資料照)

[新頭殼newtalk] 民進黨立委高嘉瑜遭前男友林秉樞施暴震驚社會,新北地檢署25日偵結起訴林秉樞8項罪名,而林秉樞去年12月在羈押期間,被媒體報導在律見時大聲指控:「高嘉瑜收了我400萬元還有一個勞力士」,高嘉瑜不滿加告誹謗罪,但檢方調查認定,除林秉樞提及「我已經是世界上最慘的人」聲量較大外,其它言論並沒有被在場眾人清楚聽到,因此處分不起訴。

林秉樞在偵查時還原當時狀況,他供稱自己當時在跟陳姓律師講話,聽到右後方的律師一直提到他的名字,他回頭看那名律師在笑,一時氣不過就對這名律師及郭姓獄友喊出:「我已經是全世界最慘的人,不必這樣消費我吧!」陳姓律師則要他別理他們,接著他就繼續跟陳姓律師談話,他當時心情低落哭了出來,陳姓律師還有拿衛生紙給他擦拭眼淚。

郭姓男子則說,當時在律見,因當天早報有看到林秉樞的名字,加上2人涉犯罪嫌類似,都涉及私密影像,擔心自己的具保聲請會受到影響,才跟律師討論,卻被林秉樞聽到,林秉樞隨即轉頭嗆他:「我就是林秉樞,怎麼樣,高嘉瑜收了我400萬元」,並大吼:「我已經是全世界最慘的人」,後面講了一大堆但講很快他沒聽清楚,但只針對他講,不是對著所有人。

郭姓男子回憶:「而且我覺得他好像要打我的感覺,我就慢慢的把頭轉回我的律師那邊」。他敘述當時林秉樞是很激動流眼淚的狀態,他提到:「好像是對著我講的,不是對著所有的人講,只針對我,而且好像快要打我,很激動」,而其他當時律見的人犯則證稱,只聽到「我就是林秉樞」,雖然林秉樞情緒激動,但其他的都聽不見。

台北看守所管理員也作證表示,只有聽到「我就是林秉樞,我已經是全世界最慘的人」,沒聽到林秉樞說出「高嘉瑜收了我400萬元還有一個勞力士」,檢方勘驗看守所監視器畫面認為與郭姓男子、管理員供詞相符,認為林秉樞當下情緒失控而向對方辯駁,加上僅有「我就是林秉樞,我已經是全世界最慘的人」這句話聲量較大,不能證明他有誹謗之意,因此處分不起訴。

更多新頭殼報導
立陶宛轉彎了? 傳立國外長提議將我駐處改名為「台灣人民代表處」
「捐壹億現金給媽祖否則送慶記」恐嚇總太建設 顏清標:意圖影響選舉

高嘉瑜男友施暴
林秉樞挾私密影片逼2名「女助理」匿名恐嚇高嘉瑜
未查網軍產業鏈 檢:因無人提告
林秉樞哭吼「高嘉瑜拿我400萬」挨告不起訴
雲端硬碟藏13女親密照 首長女祕書、大學教授都受害
親筆揭兒施暴原因 林秉樞父稱「長期知覺失調沒強制就醫」

相關新聞影音